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七十八章 国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禹僖皇帝自祈雨那天归来,心下大喜,看着台下老百姓一个个叩谢天恩,那感觉仿佛自己就是救世主,自己就是天朝圣君。
  情趣高昂之下,所有求雨的仙人都得到了封赏,自己一高兴,回到养心殿就把柳婷儿临幸了,大汗淋漓。
  只是姚广业说自己还剩下一年的寿命,心理不由得惴惴不安,看这黑衣瞎眼和尚的手段,好像真是个世外高人。
  此时宣姚广业进宫,自是要问个清楚,嘴里咬着南越国进贡的月饼,思绪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听见暖阁长廊里的脚步声,急忙把咬了一嘴的月饼扣在龙书案的暗格子里。
  片刻了之后,黑衣僧人姚广业觐见,依然是鞠了一个躬,竟不对皇帝下拜。
  禹僖皇帝初时不喜,但渐渐也习惯了他方外之人的说法,看着众臣跪倒的身影之中一个黑衣高大的身影孤零零立在大殿之上,也别有一番意境。
  禹僖皇帝开口道:“国师那日曾言朕寿数不过一年,但朕自近些时候己感觉身轻体健,国师是否勿算?抑或还有延寿之法?”
  姚广业不卑不亢:“老僧每日三卦,无有不中,那是天意,并非老僧能够擅改。
  至于说到延寿之法,都是些饮鸩止渴的法子,皇帝还是不要采纳,早早做了后事了断为好。”
  这几句话若是别人说出,那绝对是砍头的大罪,但禹僖皇帝亲眼见此和尚的本领,知道刀斧之刑恐怕无益,反而伤了君臣情分。
  只好悻悻道:“国师既然对阴阳易理如此自负,请猜朕桌案之下是何物?”
  说罢一脸戏谑看着姚广业。
  黑衣和尚一叹:“每日三卦,无有不中,只是今日只剩下这最后一卦,陛下真要猜测此等小事?”
  禹僖皇帝心里有了几分把握,今日定要拿捏到这和尚的短处,日后好为自己所用。
  于是开口道;“国师,天下无小事,治大国如烹小鲜,就请猜来。”
  姚广业瞪着一双黑窟窿的盲眼看了龙书案一阵:“陛下请赐一字,老僧勉励一试。”
  禹僖皇帝拿起御笔,在宣纸之上随便写了个“明”字,叫白圭太监递给黑衣和尚。
  姚广业看过之后,一笑:“陛下,儿戏了,这个字只需拆开左右,猜测必中。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圆形美食,入口即化,是个月饼。”
  禹僖皇帝颇为遗憾,拿出暗格子里的月饼,笑道:“既如此,此物就赏赐国师了,真神人也,明日再来为朕算卦,好多国事未了,朕还需借助国师之力。”
  姚广业一摆:“晚了陛下,老僧现下就要辞官,天下英雄魁首已然出世,老和尚要去扶保明主,建功立业去了。”
  禹僖皇帝听后不喜,大声道:“朕乃天子,富有四海,国师竟然要舍美玉而顾顽石耶?”
  姚广业双掌合十:“阿弥陀佛,树大中空,月满则亏,陛下自以为天下共主,实则风雨飘摇,一个浪头过来,只怕大禹天朝就要支离破碎。
  如同陛下现下身体看似无恙,实则气虚强刚,印堂已见黑气,非吉祥之照,陛下当好自为之。”
  禹僖皇帝大怒:“你真要走,不怕朕将你立拘锁带吗?”
  姚广业哈哈笑道:“僧者,方外之人,尘世锁链岂能锁拿?违了天意,反而对陛下江山不美。老僧劝陛下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后事吧。”
  禹僖皇帝此刻仿佛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在龙椅之上,无力摆了摆手:“是朕失之急躁了。国师既然要走,容朕明日设宴,为国师饯行。”
  姚广业摇了摇头:“不妥,不妥,方外之人如何能受尘世间俗礼,当下就走,了无牵挂。”
  禹僖皇帝已经后悔刚才让和尚随便测算一个小字,此刻急忙拉住姚广业的袍袖:“就请国师破例,为朕测算一下大禹江山前程如何?”
  这已经是帝王至尊做到的最大极限了,帝王何曾求人。
  姚广业一挑雪白的长眉,望了望窗外的星辰,叹了一口气:“罢了,老僧当初先天演卦学自天门,虽说青出于蓝,但立下重誓,一日三卦,绝不过多泄露天机。
  祈雨当日要了陛下一年的真龙血脉,现下恐怕是要还了,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来的好快,来的好快。
  也罢,就当还了陛下昔日的情分,你我君臣自此两清。”
  姚广业当下盘膝坐地,黑油滋的手此刻突然变得白皙晶莹起来,就仿佛一只玉石雕刻的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紫色竹筒,对禹僖皇帝言道:“请陛下拿三枚御制铜钱来。”
  御制铜钱乃每朝新建之时皇帝下令打造的一百枚母钱,为其他铜钱的模本。
  禹僖皇帝龙书案上就有三枚,正好递给和尚。
  姚广业将铜钱放入竹筒,黑洞洞的盲眼顿时露出精光,两道雪白的长眉竟然飞舞起来,双臂快速摇动,禹僖皇帝竟然眼花,仿佛看到千手观音一般。
  “哗唥唥”的声音激荡在大殿正中,三刻过后,声音骤停,和尚拿出八卦图纸,放在地上。
  猛地一开紫色竹筒的盖子,三枚铜钱滚落在八卦图纸之上,老和尚看罢多时,沉吟不语。
  禹僖皇帝取过一柄烛台,急切跑到近前:“国师如何,如何?大禹天朝日后前程如何?”
  姚广业双眉回落,瞪着一对空洞的瞎眼睛,紧紧盯着禹僖皇帝:“陛下,此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老僧只能给你一首佛偈,却不能做解释,如何自处,陛下自行斟酌。”
  禹僖皇帝急不可耐:“快说,快说,朕只听不问,自行决断。”
  姚广业双目一闭,声音断断续续,时大时小:“云台破,幼当国,三雄并立惹兵祸;黄十五,六月中,金鹏降龙归一统;剑儒灭,僧道绝,女子秽乱朝堂阁;士寒争,酷吏贵,殃及子孙功臣泪。”
  说到“功臣泪”三个字,老和尚“哇”的一口鲜血,再也忍耐不住,喷在了禹僖皇帝龙袍前心之上。
  映着烛火,老和尚的脸色变得像冥钱纸一样惨白。
  口里不停念叨:“波罗蜜心经,无上大光明者,但辞罪孽,无病无苦,南无上师东来,渡我一切厄,诸般皆苦,为渡一切世人,金刚般若波罗蜜。”
  宣政殿外,天空之中突然阴云密布,一道道声音传来:“泄露天机者当受雷霆火刑,泄露天机者当受雷霆火刑。”
  紧接着“咔嚓”一个雷霆,粗如几棵大树的主干,直挺挺打向姚广业。
  姚广业身上黑布袈裟陡然崩裂,瘦长的身躯突然暴涨,肌肉隆起,仿佛一个雄壮的天神猛将,高大了不止一圈。
  金光闪闪的身躯之上,出现一个金色的佛陀身影,飘然上了半空,摊开手一双佛掌,硬挺挺接住天雷火罚。
  过了半个时辰,雷霆渐渐熄灭,老和尚气脉悠长,此刻方慢慢缓解过来,一团火气盘踞在眉心之内。
  开口苦笑:“此乃今后百年大禹中州国运。洞察国运果然非同小可,老僧这十年寿命,就这样折损了,可惜呀,可惜。”
  禹僖皇帝乍见此神仙打架,早已吓得瘫坐在地上,手里强撑着火烛,冷汗直流。
  想起老和尚刚才的佛偈,竟是没有一句吉祥之言,心中烦躁,胡思乱想之时,外面打更的声音已经响了三次:“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梆梆梆。”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