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七十九章 做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万遍”薛太岁心里默念。
  五兽桩已经打出了一万遍,一股真气在血脉中鼓鼓当当。
  随手出了一拳,拳罡乍现。
  对面的一棵大榕树中心“啪”的一声脆响,榕树的树干之上深陷了一个拳印,整个树干被穿了个透膛。
  树干之间的树脉被虎、鹿、熊、猿、鸟五种不同的劲气拧成不同的碎裂,一棵树内部不停受这五种劲气摧残,眼见枯萎死去。
  一万遍小有所成,这是百错拳的入门根基,日后就可以日渐精进,练拳不已。
  最近的朝局变得愈发不明朗,赵家军解散了,李家军消亡了。
  薛太岁这位赵家军的押粮官和李家军的千总同时没了职位。
  朝廷的典农都尉已经被废止,据说是淮河道行军大总管燕须陀上的表奏。
  言明当今南北两朝罢兵,虽未正式签署协议,但两家皇帝都有此意。
  典粮都尉空吃朝廷俸禄,全无用处。
  以后各军粮草自行供给,朝廷再不需耗费金钱给典粮都尉分发俸禄。
  此本一上,立刻得到屠彬大将军和丞相赵无咎的认可,禹僖皇帝立刻下旨执行。李家军本就走在背字上,自己这个两面不讨好的角色,自然无人给说情。
  于是乎稀里糊涂竟变得全无官职。
  于是乎,薛太岁沉下心来,专注练拳。
  不管刮风下雨,他都在日夜打磨,他怕一停下来,就要想李崇信大都督现下的处境。
  他怕面对李家军三万将士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睛。
  忘了哪个名人说过,唯有让身体受苦,才能忘却心中的苦。
  只是这身体已经苦熬百倍,唯有心中之苦却怎么也是刹不住了。
  这些时日,薛太岁无处可去,就住在渝州守备王保保家里栖身。
  护卫的十八骑如今只剩下十骑,都加入了渝州府兵,桑小牛和钱驼子如今都是千总,论职衔反而在废员薛太岁之上。
  总算是对蜀山采石场的兄弟有个交待。
  最悠闲的倒是六耳,这个葱白大叫驴到处游山玩水,据说修炼的功法就是逍遥道。
  一身逍遥,说只要薛太岁一声口哨,立马出现在面前,临走还带着镇妖塔三鬼,一起历练去了。
  薛太岁每日除了练拳,就是揣摩冯异的刀法,单刀、双刀、马上大刀被他蹂躏了好几十杆兵刃,总觉分量太轻,使用不顺手。
  那颗左眼的极光,早已经把几百个刀招套路一一复刻,他每日都去找渝州最有名的刀师请教。
  奈何即便是用刀最威猛的王千斤老守备,此刻也不是他的对手,每每只用四成功力,老爷子的大刀就被自己磕飞,弄得老头只喊他怪胎,以后再也不肯用刀对练。
  春秋冬来,将近一年,薛太岁的拳法、刀法、箭法已经提高了很大的层次。
  打遍天下无对手不敢夸口,至少整个渝州城,薛太岁相信绝对可以横着走。
  然而,此刻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自己武艺再精良又有何用处呢?
  每每想到此处,也觉自怨自艾,索性一直打煞筋骨,沉浸在练拳的痛快之中,思绪慢慢也淡了。
  这一日,薛太岁正在渝州守备府一人独挑十八骑,那是最近新组建的人马,由老人钱驼子和桑小牛带队,敖吉公主指挥,组了小型的三才阵。
  薛太岁手持木刀冲锋,尽量不使用鲲鹏之力,不到二十回合,已经把这三才阵冲垮。
  众人七歪八斜,倒在地上,兵器撒手,气的高台上的敖吉公主扔了指挥旗撂了挑子。
  薛太岁汗不长出,手持木刀大喝:“再来!”
  桑小牛弯着腰,喘着粗气,连连摆手:“不来了,不来了,你一身蛮力,刀法又快又急,专找我们的动作破绽下手,再来我们明天就别想执勤出操了。”
  薛太岁刚想奚落几句,忽然后面王保保的声音大起:“大哥,大哥,朝廷有恩旨了。”
  薛太岁回身望去,王保保还是那么胖,此刻施展灵云鹤法,竟是足不沾尘,轻飘飘来在近前。
  “大哥,皇帝念你苦战白犀关,建立四座储粮高坡有功,特地封你为蜀山观使,即日起上任。大哥,你可以衣锦还乡了,哈哈。”
  小胖子王保保说不出的高兴,因为要说出身,薛太岁还是蜀山弟子,尽管一天修行也无。
  大禹天朝有惯例,对于退役的武将总是要找个什么寺庙或者道观给武将养老,香火钱就是退役武将的开支来源。
  薛太岁喜忧参半,按说蜀山道观也是大观,每日香火旺盛,若能从中抽头也是大利,可见皇帝还是念着自己的功劳;
  若说忧愁,自己被封了蜀山观使,那便是再也无缘行伍职务了,已经按照退役武将待遇,似乎可以颐养天年。
  但是他今年也才二十四岁。
  想罢多时,毕竟不敢抗旨不遵,拜别了王保保和一干人等,独自步行去蜀山上任。
  他也不要坐骑,六耳任由其修炼去吧,自己一个人无人叨扰,倒也清净。
  以他的脚力,若是展开猿纵鸟浮之法,半日光景也就到了蜀山,奈何惆怅不已,心事重重,索性一步一步走向蜀中,反正圣旨也没有下日期。
  不一日,走的口渴,前面一个大镇店,薛太岁进去喝茶,才看见“茶树岗”三个大字,正是那日他用计杀害赵挺和白天缺的地方。
  此刻回想当年,物是人非,自己无意间又走向当年那个小棚院,坐下来要了碗茶。
  正自饮茶期间,忽然感觉背后一阵猩风,似有猛兽,薛太岁却动也不动,如同磐石一般。
  背后忽然一个声音大笑:“危难面前,稳如泰山,小小年纪却也难得。”
  薛太岁回头望去,但见一只黑虎张牙舞爪,背上骑乘一个黑衣消瘦的僧人,脸上长眉可过下颚。
  那黑衣僧人指了指薛太岁坐的位子:“此乃老僧每日占卜算卦之所,年轻人,你僭越了。”
  薛太岁此时心境已然于往年不同,打手势做了个请的姿势:“老和尚,你孤身一人,只有猛虎为伴,想来他人不敢靠近,必是个孤独之辈,不妨我两个孤独之人,一同坐下,也好有个伴儿,何必非要赶我走。”
  那和尚仰天大笑:“好大的口气,普天之下敢和老僧同坐之人不超过三个,你是第四个。
  就是当今大禹中州禹僖皇帝也不敢跟老僧对坐,你这年轻人上来就占了先机。”
  薛太岁腹诽一句,到底是谁的口气大。
  他端起一旁干净的杯子,给老和尚斟了一杯茶,双手举过头顶:“既然敢口出大言,必是高人,薛太岁敬高人。”
  那老和尚端坐受礼,将茶水接过,仰脖子喝了下去,叹了一口气:“此礼不虚,就算是你拜过老僧了。敢问壮士何处去?”
  薛太岁往西方一指:“薛某要去蜀山。”
  老和尚瞪着一对黑窟窿般的瞎眼看了看蜀山的气象,又望了望薛太岁:“不可去,你命中五行颠倒错乱,又兼妖修的根基,并无命主,蜀山乃是封妖剑仙所在之地,你这一去,定然害了你的性命。”
  薛太岁暗道难道这个老和尚却是来提点我的?抑或是朝廷派来的细作?
  胡思乱想之极,不由得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暗道薛太岁呀薛太岁,你往日冲杀敌阵,自付智计良多,怎么一个野和尚的几句话就把你吓倒了。
  想到此处,胆气又壮,并不以为意,只是频频敬茶。
  和尚喝了三杯茶,起身道:“壮士,老僧饮了你三杯茶,也不能无以为报,现下赠你一卦如何?”
  薛太岁摇摇头:“我并不信这些,路在我脚下,只管大步去踏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和尚捻了捻一对长眉,点头道:“果然是万劫煞星,身无命主,率性而为。也罢,老僧送你一字,危难之时可解燃眉之急,你且摊开手掌。”
  薛太岁本欲不理睬和尚,但又想知道他写的是什么字,只好伸出大手,和尚在他手中写了一个“缄”字。
  薛太岁饶是平日机灵百倍,此刻却不知道此字是何用意。
  待要再问,那老和尚已然跨上虎背,大声笑道:“找到了,找到了,煞星既然出世,天下可破而后立矣。”骑着黑虎慢哟哟走了。
  薛太岁摇摇头,真是怪人。
  薛太岁经过老和尚提点,心下已经有了些防备,此刻定然要去蜀山看个虚实。
  他一提气,猿纵鸟浮,一道雄伟的身影急奔蜀山而去。
  迎接他的竟然是一道倩影,水蓝色的头花,一脸笑意盎然,薛太岁再仔细看,竟然是小怜无疑。
  自从渝州分别,薛太岁每每脑海中也曾出现小怜的身影,只是那夜她和封玉书的对话,久久不能让他忘怀。
  此刻又见佳人,如何不喜,急忙上前见礼:“小怜妹子,怎的是你迎接我?”
  小怜一努嘴儿:“怎么,当了观使大人,就不认人了,好心好意给你做了几个爱吃的菜,爱来不来。”
  一跺脚,竟然赌气往采石场走去。
  薛太岁急忙追上:“小怜妹子,你我都是故交了,还在乎这点虚礼吗?我是问怎么不见其他蜀山真人?”
  小怜用手比划着脸:“羞羞羞,自己多大的人物,蜀山的观使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哪个不是朝廷的功勋宿将,怎就偏偏得来迎接你?不知高低。”
  说话间小女儿心态跃然而出,看的薛太岁心里痒痒的,挠着头傻笑起来。
  小怜上去一拉薛太岁的手:“太岁哥,我爹还没找到,你又不在,我一个人感到好无助。”说完,眼睛竟然湿润了。
  薛太岁从没哄过女孩,此刻也不知该如何,抓耳挠腮站立无状,只是大声叫唤:“竟有此事,竟有此事!”
  小怜一跺脚:“行了吧,就知道这一句话,一点也不会哄女孩子,赶紧吃饭去吧。”
  一双柔夷,拉着薛太岁的手暖暖的,一起进了草棚。
  餐桌之上,红烧鱼、蘑菇鸡块、醋溜丸子、还有一大盆野菜汤。
  这都是薛太岁当年采石之时爱吃的菜肴,此刻路也走得累了,肚中饥渴无比,大口吃了起来。
  小怜一打他的手:“还都尉大人呢,这么不知道轻重,还有酒呢,你慢点吃。”
  说着又拿出两坛子陈年佳酿,薛太岁看过去,正是草头翁酿造的烧刀子,不由得大喜,“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大口。
  酒过三巡,薛太岁竟然觉得脑袋飘忽忽的,暗平日里自觉得自己酒量很大,怎的今日一喝便醉呢。
  小怜却不饮酒,只是给他频频斟满,薛太岁上了酒劲,问道:“小怜妹子,我且问你,你和封玉书真人是不是很熟?”
  小怜脸上一愣,随即开口道:“有什么熟不熟的,这些高高在上的大真人,还不是把我们当奴仆使,仗着地位高绝,肆意欺负我们,我们这些蜀山门外人,不过靠着他们捞些活命的本钱罢了,都是逢场作戏。”
  说着,竟然又哭泣起来。
  薛太岁暗道,原来那日小怜是逢场作戏,受封玉书威逼罢了。
  此刻,紧紧拉住小怜的手:“妹子别怕,如今哥哥功夫可厉害了,再说又是官身,那封玉书再来扰你,我定然不与他干休。”
  小怜破涕为笑,赶忙又给薛太岁斟了一杯酒:“大哥,你且听妹子一句言语,这里终究是蜀山地盘,何必与他们挣个是非短长,有理也不在你的。
  咱们只要井水不犯河水,自然也没人找咱们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后就过安生日子不好吗?”
  她这几句话贴心贴肺,说的薛太岁心里痒痒的,酒力上头,仿佛看见了和小怜一起隐居蜀山,过着放马牧羊,田野采摘的生活。
  心下不由幽幽一叹:“罢了,争什么争,天下还不就是这个天下,当个退役将官也没什么不好。”
  正自胡思乱想,草棚的大门突然开了,一袭绿衫闯了进来,正是上官小扇。
  薛太岁头突然清醒了一下,结结巴巴:“师姐,你怎么来了?”
  上官小扇看了一眼小怜,随即道:“师弟,你如今是蜀山观使,应该早早去掌门那里点卯,怎么到这里喝起酒来了。”
  薛太岁尴尬道:“师姐,都是自家人了,闹那些幺蛾子作甚,一起吃喝岂不痛快?”
  小怜似乎对上官小扇突然造访不满,挑衅道:“上官师姐,这里可还是我们采石场的草棚,薛大哥是去是留,当然自己做主,你却也不能强人所难吧。”
  说着竟然拉起薛太岁的胳膊,耳鬓厮磨起来。
  这一下,大大出乎薛太岁的意料,在他印象里,小怜不是这样的姑娘,急忙想撇开拉扯,却酒后无力,拿捏不准了。
  上官小扇上前抓起薛太岁的耳朵:“清醒一些,赶紧跟我走,此乃是非之地。”
  薛太岁却愣了,暗想这怎么又变成了是非之地,还没想清楚,眼看小怜竟然和上官小扇吵了起来,至于吵得什么,自己迷迷糊糊却是没有听清楚,不一会儿,浑然倒地入睡,鼾声四起。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