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八十二章 亲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半个月后,相府冬暖阁,雷打不动的铁三角,赵无咎、李十朋和赵思喜。
  赵无咎捏了捏额头,靠在象牙床上发问:“你是说裴槐老儿也插手了?”
  李十朋答道:“裴家的免死铁牌,定然不假。”
  赵无咎叹了一口气:“圣心难测,党争不止呀。罢了,小鱼一条,放他去吧。反正还有更大的鱼。”
  低头看了看捏腿的赵四喜:“你不是上次给魏冉送过信吗?他怎么个意思?”
  赵四喜慌忙答道:“我那亲家,着实是个死心眼儿,收了丞相的信,居然还长吁短叹说什么李督待我不薄,竟然连续几日都闭门谢客,现在连我不见了。”
  李十朋一笑:“吞下鱼钩还想脱逃,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我这里有一道参奏魏冉私吞军饷,纵容兵丁破城掳掠的御史折子。
  你再拿去给魏魏冉看。问他是想当从一品抚州节度使,还是想在诏狱里过年。”
  赵思喜嘿嘿笑道:“还是李大人高明,这就好办了,好办了。”
  魏冉这几日称病不朝,闭门谢客。
  他是真病了,心病。
  白犀关大战,援救夹石峰的李崇信之时,并非是他畏战不前。
  那是兵部发来的敕令,自己不敢不遵从。
  只是自从收下了丞相赵无咎的亲笔信,自己的官儿是越做越大,胆子却是越来越小。
  跟当下李崇信境遇形成强烈的反差,让他如芒在背。
  好似这一切都是他从不救援关外李家军开始的。
  既然上了赵丞相的船,就应该一心一意,毕竟升官发财了。
  但是想起自己十七岁起就跟随李崇信从军,一直拼杀到现在,李崇信对自己平日的言谈就在眼前。
  酒,唯有喝酒能让自己睡过去,忘记这眼前血淋淋的朝廷争斗。
  “大人,赵员外郎来了,在门外说有事关老爷生死荣辱的大事相商。”
  魏冉本想说不见,可是毕竟心里有鬼,只得更衣相见。
  赵四喜没有穿官服,手里提着一篓子臭豆腐,上面还放着一个信封,大老远的一股子臭味扑鼻。
  魏冉勉强笑道:“亲家,送礼上门有送臭豆腐的吗?”
  赵四喜却一脸严肃:“魏大都督,你东窗事发了,竟似在梦中,可笑呀,可笑。”
  魏冉一惊,强作镇定:“亲家说的哪里话来,魏某一向奉公守法,爱护兵丁,何来东窗之事一说。”
  赵四喜也不多说,将御史言官的折子往魏冉面前一放:“自己看吧。”
  魏冉慌忙打开信封,拿出奏折一看,顿时痴呆半晌,急忙拉住赵四喜的手:“亲家,你和赵丞相以及李大人走得近,给我说说情,这定然是诽谤无疑呀。”
  赵四喜一笑:“慌什么,如今战乱频繁,哪个将军还不吃个空饷,敲诈个民财什么的,不喝点兵血,当的什么将军,那是没出息的蠢物。”
  魏冉见他站在自己的立场之上,心下稍微放宽了一些。
  赵四喜声音又起:“你放心,怎么着咱们也是儿女亲家,你贵为当朝二品武将,几个御史还能把你给淹了?放心,赵丞相那里我自会去说情,只是这人情你可该还了。”
  魏冉心下咯噔一下子,强笑道:“不知亲家要什么?我这里家存五万两白银,要不先送于亲家去打点一下?”
  赵四喜嗤笑一声,摇了摇头:“你是要做从一品抚州节度使的人,还这么抠门小气,没劲,没劲。”
  魏冉此刻心乱如麻,哪里有心情说笑:“亲家,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年前却是有此志,也好为国家戍边守疆嘛,但是让兵部给驳回来了,说年岁已大,不好违了先朝的规矩。”
  赵四喜一笑:“兵部?那还不是赵相国笔尖一逛荡的事情,兵部也得归尚书台管呀。”
  魏冉嘻嘻笑道:“知道,知道,亲家你神通广大嘛,若是亲家弄成此事,我奉上纹银十万两相谢。”
  赵四喜摇头品茶,不再言语。
  魏冉急忙道:“亲家是嫌少?敢问丞相府运作到底需要多少银钱?”
  赵四喜嘿嘿笑道:“户部都是丞相的手下,你钱能够有国库多?丞相要你办这件事。”
  说罢用手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李”字。
  魏冉吓得手中茶杯“当啷”落地摔了个粉碎,连连摆手:“不不,这官我不当了,不要了,请丞相收回成命。”
  赵四喜把御史参揍的奏折往他面前一推:“按照我朝惯例,私吞兵饷那可是牢狱七年的罪过,令兵士劫掠民财,那是十年,两者加在一起,你可是要住一辈子牢房的。”
  魏冉此刻脸红脖子粗,额角青筋隆起,不停用拳头捶打:“该死,该死,李督对我可是有救命之恩呀,战场上就救过我七次,不然我早就埋骨他乡了,如何能背叛于他。”
  赵四喜一阵冷笑:“官场之中,何来信义二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面是从一品的大官,一面是十七年的囚禁,我想魏大都督不会分不清轻重吧?”
  说完把盛满臭豆腐的篮子往前一推:“这臭豆腐虽说闻起来臭,吃起来可是蛮香的,先苦后甜,人生自古如此,不吃苦,哪里来的甜?”
  魏冉瞪着一对牛眼,望向天空,突然恶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大口大口吞吃其臭豆腐来。
  一边吃,一边掉眼泪,口里已经被臭豆腐填的满满当当,唾液和眼泪直直流进嘴里,哽咽着:“香,真特么香,太香了!”
  第二日,一本“兵部副主事魏冉,参前李家军镇北都督李崇信勾连外敌,背主叛逆”的折子,放在了禹僖皇帝的御案之上。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