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九十章 雨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马诚当上了北门卫军校尉,这是一个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高官职位。
  虽说只有六品,但是这里是京城,京城六品武职比之野战军五品的游击将军还要威风。
  人升了官,自然孝敬的人就多,整日里喝酒、耍钱、逛窑子,真是人生得意马蹄疾,一夜看尽京城花。
  马家老店抓李崇信的事情,他也就慢慢淡忘了。
  这个月初五,马诚又带着一身酒气,手里拿着属下送的两包酱牛肉,一只蒸鹅,还有一篮子鸡蛋,踉踉跄跄回到自己的马家老店。
  三楼里间屋子就是自己的住处,夫人吴氏和女儿小草正自屋内猜灯谜。
  “爸爸,爸爸”一见爹爹回来,小草真是欢喜无限。
  吴氏夫人放下手中的针线:“又喝酒了?唉,平日里劝你总也不听,你这官越做越大,不要总让属下请吃酒,有些闲散银子你也请一回。”
  马诚大次咧咧往床上一躺,哼着小曲:“娘们家家的,知道个什么,如今这六品京官岂是人人能做的。
  那帮子丘八孝敬我还来不及,哪里就敢让我请客了,你真请了人家,人家就要变着法子十倍来还礼,你这不是客套,乃是让人家破费。”
  吴氏抿嘴一笑:“行了,六品大老爷,你说的都有理,你说的对,行了吧。
  你平日里也该多积攒些银钱,当年给我接生,咱们欠李大都督的银子还是要尽快还上的好。”
  马诚此刻正在跟自己的女儿小草玩骑大马,听见“李大都督”四个字,脸色刷拉就变了,竟然把小草一下子撂倒在床上。
  “呜呜呜”小女孩被摔疼了,哭了起来。
  马诚没好气灌了一缸子茶水:“好没来由的,提他做什么,扫兴。”
  吴氏赶紧哄着小草:
  “乖女儿不哭,爸爸失手了,不哭,拿着木马外屋去玩吧。”
  小草哽咽着嗓子,拿着木马出去了。
  吴氏关上门:“我说当家的,咱做人可不能忘本呀,那李大都督对咱们多大的恩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当了官可得报恩呐。人若不报恩,那不是要天打雷劈嘛。”
  马诚此刻酒还未醒,大着舌头:
  “报什么恩,那李崇信如今是朝廷的钦犯,早给锁拿下狱了,现今这天下是赵丞相的,跟不对人你如何能当六品官。”
  “什么?李大都督下狱了?啥时候的事情呀,你能给帮上忙吗?
  前些日子不是还住在咱们马家老店,怎么这说下大狱就给下大狱了,这都怎么回事?”
  “你呀,净瞎操心,这是丞相府的口谕,我才多大官,我不想活了,瞎打听什么,没事赶紧叫回小草,洗洗睡了。呵欠。”
  没料想这时候天空真的打了个雷,“咔嚓”一声,整个院子里下起了暴雨。
  人影晃动,小草居然又跑了回来:“爹爹,你的朋友在院子里等你呢。”
  马诚心下烦躁,暗想下着大雨来的什么朋友,背不住又是北门卫军的属下,本想让吴氏说一声睡了。
  但又想想伸手不打送礼人,只得耐着性子,找出油布伞,打着呵欠走下楼去。
  瓢泼大雨哗啦啦下着,刘知节一个人并未打伞,怀里揣着一把锋芒利刃的匕首,闪电将他白皙的脸庞映的狰狞。
  他本是读书人,从未想过要干杀人的买卖,只是这大恩必报却是他的人生准则。
  除了自己这一身性命,他想不到还有何资本可以利用起来回报当日李崇信对自己的谆谆教导。
  人,有时候总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他在书上读到的,也是他今生要践行的。
  铁链声音“哗唥唥”一响,一个大手按住了他的肩头:“刘兄弟,你倒是比我来的还早,但是你这读书人天生可不是屠夫的料子。”
  刘知节回头看去,正是薛太岁不知何时站在他身旁,后面竟然还跟着裴邵。
  刘知节脸一红:“我没想通知你们,这事儿我一个人承担。”
  薛太岁摇了摇头:“刺杀六品京官,这么大的案子你一个人承担不了。”
  裴邵一身浅灰色锦袍,手里却打着伞,悄声道:“我到外面给你们警戒,你们手脚麻利点。”
  说罢转身出了马家老店的院落。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