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九十七章 敌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春去秋来,薛太岁一身蛮横的肌肉已经日渐发达,且可以收放自如,行走攻击已然无碍。
  奈何肩头铁链终究是褪不去,只可使用强横肉体作战,一身真气全然提不起来。
  他不知道这样的修行之法到底对也不对,只知道自己的鲲鲸之力就发挥不起来,等于大打折扣一半之多。
  这日,又走进大喇嘛的禅房,鸠摩罗候眼睛好像一直都没好,气息也比以往虚弱了很多。
  薛太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眼前之人比以前似乎弱了。
  他将疑惑说给大喇嘛听,鸠摩罗候一笑:
  “那是自然,所谓习武难,习武难,真气一口莫等闲;莫修仙,莫修仙,神仙难躲一溜烟。
  你琵琶骨被锁,真气血脉毫无作为,自然是大碍。
  当日洒家说能救你,那是要看你能否坚持修炼我金刚门无上功法金钟罩,此功法如今可传与你了。
  但是金钟罩分为十三层,你修炼到第七层就可以尝试解你琵琶骨之刑。”
  薛太岁眨眨眼睛,仿佛看到了漫漫黑夜之中的星光,随即心情大畅:
  “敢问大喇嘛,你这一身硬似钢铁的身躯,是修炼了金钟罩第几层呢?”
  大喇嘛仰头自傲一笑:
  “洒家位居金钟罩十三层之上,佛家所言不灭金身是也。”
  薛太岁一吐舌头,暗道难怪这个肥秃如此厉害,什么不灭金身,想来是任谁也打不动的法门。
  忽然,大喇嘛耳朵一动,口中喃喃道:
  “阎王未至,小鬼先行,竟然偷窥我金刚门师徒密谈,着实该死。”
  一个垫步,飞身上了屋顶,顺手擒回一个年轻道士。
  那个道士眼见风影一过,已被擒到了屋内,口里结巴道:
  “大师傅,我家观主说年底比武在即,特遣在下问大师傅何时.....”
  话还没说完,脖子已经被大喇嘛直接拧断,扔了出去。
  黑影之中顿时窜出几道,将尸首抢走了。
  薛太岁刚要制止,已然是来不及了,口中叹息:
  “大喇嘛,你这直接暴起杀人,却是显得心虚了,此人背后的主人定然知你状况。”大喇嘛仰头大笑:
  “佛讲随缘,我金刚门传至十八代,料想佛祖慈悲,定然不绝于我。
  倒是你这个小子,功夫没练几成,竟然敢胡乱讲话,看来是又是皮痒,来接招吧。”
  薛太岁知道根本躲不过去,顺手拉了个金刚撞钟式,大喇嘛与他一模一样,拳风硬扛之声在院落中此起彼伏,两人如同打铁一般,竟然斗了十回合。
  大喇嘛依然不动如山,薛太岁却是嘘嘘带喘,一身骨肉酸麻,大喇嘛点点头:
  “你这开脉的稀烂纸糊已经给我锻造的差不多了,从即日起修行金钟罩吧。
  我不想迫你,但是刚才已经看到,仇家找上门来了,到时候我能不能顶得住还在两可之间,你要自己鞭策自己了。”
  薛太岁心下嘀咕,您老这么生猛,还有谁是你的对手。
  大喇嘛却不管薛太岁作何感想,附耳低声道:
  “金钟罩乃是我金刚门不传之秘,没有拳经剑谱让你观摩,听我口诀,降龙伏虎两脉开,双鹰齐飞入心来,霸王敬酒分左右,青龙摆尾见胸怀,野马抖,罗汉御,老君登位全无力,一字真言血脉续,自此金身无缝隙。”
  一边说,一面用一双大手在薛太岁周身筋肉骨骼游走,紧要之处便用重手,轻微之处徐徐缓缓,不一时薛太岁了解了七七八八。
  如此教授过了一个时辰,已经是红日西斜,大喇嘛仿佛从澡堂子里刚出来,浑身大汗淋漓,声音稍显低沉:
  “金钟罩贵在至刚至阳之气,你此后每日正午,在金阁寺大殿屋顶之上,沐浴阳光修炼,我要诵经度过罪业障,无事莫来烦我。”
  说罢起身走向禅房,薛太岁眼望他身影远去,竟然有些萧索之意。
  每日中午,太阳正毒,薛太岁盘坐在金阁寺屋顶,身下黄金瓦片聚热聚光,把周身烤的生疼。
  薛太岁强咬牙关,领悟金钟罩的真意。
  这么高深的功法,饶是薛太岁武学悟性惊人,一时间也有颇多疑难之处,想要去询问大喇嘛,又怕自讨没趣被对方小看,免不得一阵群打脚踢。
  第十二日,黄金瓦片的热量似乎不是那么高涨,他心中一阵汹涌澎湃,仿佛阵阵金光反射如体内,一身古铜色肌肤变得金灿灿的,心头一阵浊气大呼三声,散于体外。
  他再也忍不住心内的欢愉,扬天大啸了一声,感觉周身骨头节都格吧格吧爆响如脆珠,金钟罩终于是入门了。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薛太岁忽然看到金黄瓦片反光之处有一个人影,慢慢向自己走来,心知有人偷袭,暗想莫不是那大喇嘛又来寻我晦气,定要让他大吃一惊。
  薛太岁仍旧默不作声,好似假寐,斜眼看去,那影子愈来愈近,他捕捉时机,手上锁链向后一甩,正把来人脚腕锁了个结实。
  一招得手,再不犹豫,一个鸟翔翻身倒飞空中,然后黄鹰掐勃,“咔吱”一声将对方锁了个严严实实。
  来人功夫本来不弱,但是打定了偷袭的主意,未料想被对方发觉,此刻被抓方有些后悔大意。
  薛太岁定睛瞧看,却不是大喇嘛,而是一个手持宝剑的道人,与那日被大喇嘛打飞脑袋的家伙一个装扮,料定也不是什么好鸟,双手一用力,金刚拔山式,“咔嚓”一声,竟然将道人活生生撕为两半。
  若是在一年前,他还无此本领,金钟罩入门之后,方觉功力大进。
  薛太岁害怕有贼人袭击寺庙,一个纵身跳在当院,直奔后堂而去,锁链拖了一地,凌凌作响。
  待钻进庙门一看,大喇嘛正和一个须发皆白的道士对掌,两人都似石碑一样不动分毫,那道士头顶已然氤氲一团白气,大喇嘛周身金光四射,显然已经是到了紧关节要的地步。
  薛太岁想也未想,一记金刚撞钟,双拳直奔老道后心。
  老道已然发觉身后有人偷袭,若是平时,自是随便举手便可解救,奈何此时正自危机关头,稍微一分心,便觉大喇嘛一阵大力袭来,手脚血脉顿时崩裂,殷红的鲜血狂喷不止。
  大喇嘛一咧嘴:
  “跟洒家比拼内力还敢分心,当真是找死无疑。”
  劲力一吐,白发道人身躯四分五裂,眼见是不能活了。
  薛太岁忙问道:
  “大喇嘛,这些道人是什么人?怎么跟苍蝇一样,死了一批又来一批?”
  大喇嘛咧嘴笑笑:“没本事想拿宝贝,想捡个便宜以多为胜,多半是这个下场,一群太白宗的垃圾,莫要理睬他们。”
  回头瞥了薛太岁一眼:
  “哎呦,你小子进境好快,居然金钟罩入门了,果然悟性不错,来来,让洒家给你舒舒筋骨,免得境界不瓷实。”
  薛太岁脑门子上竟是冷汗,暗叫就知道没有好事。
  此时两人对招,都是金刚门的手法,只是这一次竟然打斗了二十回合。
  大喇嘛稍显气短,薛太岁已经是大汗淋漓,胳膊险些被折断,不停摆手:
  “罢了,罢了,不是你的对手,让我喘口气。”
  大喇嘛神色平淡:
  “你金钟罩已成,洒家今后恐怕打不动你了,但是你小子血脉霸道,骨架却是稀烂平凡,注定无法再进一步,可惜,可惜了。”
  薛太岁一笑:
  “知足吧,两年前我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个废物呢,现下已然能跟你样蒸不熟煮不烂的怪物打斗,还不知足。”
  大喇嘛摸了摸光油油的头顶:
  “拿摩阿弥达巴亚,佛曰缘法,果不欺人,今晚你来掌勺,让洒家好好吃一顿,然后传你破除琵琶钩之法。”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