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行 第八章 战斗(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然侧身翻滚,听见空中传来某种像是鞭子挥动一样的“呼呼”风声,在翻滚之余眼睛斜斜瞅了一眼半空中的花豹猛兽,只见花豹猛兽扑击在半空中的身躯,身形一抖,来了一个神龙摆尾,只见花豹猛兽两米长的尾巴如同鞭子一样,朝着在地面上翻滚躲避猛兽花豹的扑击的阿然身形甩来!
  阿然见花豹猛兽的尾巴扫击之势非常迅猛,几乎在眨眼间那携带着恐惧巨力的尾巴便来到了阿然的身前!
  由于事发突然,翻滚中的阿然身形并不能采取什么有效的防御措施,只能将自己的胳膊勉强抬起,护在了花豹猛兽尾巴击打的背部之上,不指望自己的臂膀能够完全的接下这一尾击,只要能够达到减轻一些攻击到后背的力度就好!
  “啪”的一声巨响,
  阿然背部,手部都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尤其是手肘的部位,疼痛感尤为的强烈,待阿然站定身形,伸出由泥土构成的手臂已经出现了深深的裂痕,阿然轻微的攥了一下拳头,强烈的疼痛感险些让阿然晕厥过去,阿然现在看不到自己背部的伤痕有多重,但是其痛感丝毫不下于手肘处的疼痛,怕是自己的背部跟手肘的情况相比怕是也相差不了多少。
  在阿然受伤的时候,由心口处流出一种让人觉得暖洋洋的能量向着阿然的受伤的地方流去,此时阿然的手肘处与背部受伤的部位,都亮起了昨晚那种微弱的土黄色光芒,深深的伤口处开始以一种缓慢的速度逐渐愈合着!
  只是看此等的愈合速度想要将这么深的伤口,完全的愈合怕是得需要一些不短的时间,阿然想也没想就将吸附在自己身上的偶之心开始吸收,偶之心有加快伤口愈合、快速回复体力的效果,这种效果还是源于在昨天与人形泥偶战斗中所得来的经验!
  将泥丸子的能量化开,在阿然有意的控制下,大部分的能量都开始开始朝着受伤的部位散去,当泥丸子化开的能量接触缓慢恢复的伤口的时候,只见手肘处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阿然估计这样的修复速度,自己的伤口应该很快就能修复完成。
  只不过是能不能再花豹猛兽下一次攻击到来之前,将伤口修复好,就看自己的拖延的时间怎么样了!
  没想到一次判断失误,就已经让自己落入此等境地,甩了甩受伤的手,另一只手将棍子横在胸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匍匐在地上伺机而动的花豹猛兽!
  阿然的心思急转,自己的实力与猛兽花豹本来就是不相等的,此时更是背部手肘处受到攻击而产生了深深的裂痕,就算是有泥丸子加快修复的效果在,怕是自己接下来的战斗也不会太轻松!
  另外自己偶之心只有这一个了,如果在短时间内杀不死、或者避不开这个花豹猛兽的缠斗,在偶之心效力用完之后,那么形式将会对自己非常的不利,恐怕战斗到最后的结果就是这具泥巴做成的身躯会变成一堆普通的黄土了。
  也不知是花豹猛兽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总是不让然离开湖面太远的位置,以湖面做阻隔,形成一种花豹猛兽与湖面包围阿然的形式!
  此时的阿然与湖面距离非常近,在花豹猛兽匍匐身躯准备寻找下次攻击时机的时候,阿然摆开防御的姿势不紧要防着花豹猛兽,还要需要尽量的看着下一次能够翻滚躲避的方向!
  或许是花豹猛兽察觉到了阿然的想法,也许是花豹猛兽感觉攻击的时机到了,后腿猛然的发力。
  花豹猛兽的身躯爆发出骇人的力量朝着阿然的方向猛然的扑击而出,同样的攻击方式,阿然只能侧身翻滚及时的躲避,翻滚中将手中的棍子横在自己的身后,以防花豹猛兽的鞭击。
  果然扑击在半空中的花豹猛兽身形一抖,尾巴便朝着翻滚中的阿然横扫而来,“啪”的一声,携带者恐怖力量的尾巴狠狠的击打在了棍子上面,但是长约两米的猛兽尾巴击打在棍子之上,尾巴末端依然的扫在了阿然的背部!
  阿然背部受到花豹猛兽尾部的攻击,刚刚用泥丸子的能量修复好的一些地方继续开裂起来,连续的躲闪让阿然的身体逐渐的出现一些体力不支的现象,翻滚起来后的阿然身形微微晃动,脚步横移,才堪堪的稳住了身形,站定身形,阿然能够感觉到身后的背部传来“哗啦啦”的声响,一些“碎土渣子”从自己受伤的背部哗啦啦的掉落在地面之上!
  阿然感受着后背的伤势,以自己用泥丸子能量加快恢复的背部怕是也撑不了这猛兽花烈的尾击几次,阿然用眼角余光观察自己与湖面的距离,估计还有五米左右,这个花豹一直不让自己离开湖面太远,也就相当于封死了自己所有可以逃生的方向!
  花豹猛兽继续的扑击,阿然依然翻滚躲避,“啪”的一声,身体的背部又是硬生生的挨了一击,还没等恢复过来的伤口继续加深,阿然眼睛一眯,将偶之心吸收的速度加快一些,然后将能量全部的灌入受伤的部位,受伤的部位在原本恢复速度上,再次增加了一些!
  距离湖面又近了三米,花豹猛兽继续的扑击,“啪”的一声继续的击打在背部,整个由泥土构成的身躯已经出现一个深约三分之二的巨大的伤痕,这样的恐怖伤痕,如果是放在上一世的话,估计人连正常的站立都无法做到,但是阿然由泥土构成的身躯,却还是十分坚挺的站着,其背部伤口处正泛着微弱的土黄色的光芒快速的修复着!
  在阿然背部伤口修复的地方仔细看去,就能后看到阿然的身上有一条十分细小由沙土构成的水线悬挂在阿然的身上,由沙土构成的水线来源于阿然的脚下,就像是这条十分弱小的由沙土构成的水线完全来源于地上!
  此时的阿然仿佛与整个大地都已融为一体,仿佛大地都在为他受伤的部位提供着微弱的能量,只是这股能量十分的弱小,弱小到专注战斗的阿然都没有关注到它的存在!
  猛兽花豹每一次的攻击都是准确的落在阿然背部同一个位置,频繁的扑击,让阿然快速修复的速度完全跟不上花豹猛兽的破坏,一次扑击完成,落地后迅速转身,俯身,弹起,扑咬,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完全不给阿然任何的喘息的机会!
  阿然摸了摸背部那巨大的伤口,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棍子紧紧的握住,自己不能再躲下去了,再躲下去,阿然只能成为这个花豹的盘中餐。
  待花豹再次扑击的时候,阿然将紧握在手里的棍子用尽全身力气向着花豹的头颅打去,花豹见到阿然突然不躲避,反而直接朝着自己头颅打来,慌乱之中,只好将前爪护在头颅之上,尾巴朝着阿然的身体抽来,期望阿然能够围魏救赵,放弃击打头部的想法!
  但是花豹确是低估了阿然的决心,
  “噗”“啪”两声响起!
  阿然的棍子狠狠的击打在花豹猛兽的前爪之上,发出“噗”的一声。
  花豹猛兽的尾巴也是用力的抽在阿然的腰上,也发出“啪”的一声,花豹猛兽扑击在空中的身体撞击在阿然的身体之上,巨大的惯性力量带着阿然迅速的朝着湖面落去!
  “噗通”“噗通”一声,一人一兽落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