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行 第九章 幸福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噗嗵”“噗嗵”传来两声物体落水的声音,
  第一声便是由泥土构成身躯的阿然,第二声自然是一直追着阿然不放的猛兽花豹了!
  落水的第一时间,阿然睁开眼看了一下四周,只见那花豹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刚刚落水,有些站立不稳,阿然握着手里的棍子,朝着花豹头颅就是一顿猛敲!
  花豹刚一落水,还没来及搞清楚状况,脑袋上便来了沉痛的一击,好在头颅够硬,只是稍微的有些晕眩的感觉,待看清打自己的人时,前爪猛烈的一挥,便将阿然拍倒在了水里。
  阿然被花豹猛兽拍在水里,水里的世界清澈见底,几尾黑色的小鱼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快速的向着远处游去!
  倒在水里的阿然感觉自己泥塑身躯正在以缓慢的速度消融在水里,如果自己长时间的呆着水里的话,自己这具泥身怕是会成为这个湖底淤泥的一部分了!
  阿然倒在水里略微的想了一下,透过水面看着的花豹位置,便拄着棍子向着另一边游了一段距离!然后努力的让自己站起身来!
  落水的花豹猛兽身高约两米,而这处落水点最深的地方也就一点五米的样子,当阿然站起身的时候,水面刚到胸腹之间!
  阿然选择的这处落水点,平均水深的地方也达到两米深,刚好符合阿然的要求!
  落水的花豹猛兽站稳身形,在水中昂首环顾落在水下的阿然,随后快速的迈动步子,靠近阿然的身躯后,抬起那巨大的爪子,猛然向着阿然的身躯拍击而来,巨大力量将阻碍的水拍的飞起,溅起一道飘亮的水花落在了水面不远处!
  阿然看着靠近的猛兽花豹也不慌张,双眼一闭,仔细感受着身体每一个部位的变化,就在阿然脚接触到湖底淤泥的时候,阿然的身体出现了一种神奇的状态!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就是淤泥的一部分,淤泥又是自己一部分的感觉!
  在这种砖台下,阿然发现自己对于这一具身体有着完全的掌控性,心思一动,原本因为背部受伤导致抖落在岸边不远处那属于阿然身上的沙土,在阿然的控制下,霎时间开始汇聚,直接形成一个圆滚滚的球体,圆滚滚的球体仿佛收到了什么神秘力量的推动,快速的向着湖面滚去,落在湖水之中的沙土球体一瞬间散开成为一粒一粒的微尘向着不远处阿然与猛兽花豹所在地飘去!
  花豹猛兽前爪猛烈的拍击,“嘭”的一声拍在了已经成为泥一样的阿然的身躯之上,阿然的泥土身躯经过湖水的浸泡,已经完全成为了泥身躯,泥身躯经过花豹猛兽猛烈的拍打迅速的缩小,变成一个个细小的颗粒状态存在,浑浊的泥水迅速的向着四周扩散!
  猛兽花豹的拍击一次接着一次,誓要将眼前这个泥堆彻底的拍散!直到水中只剩下浑浊的泥水外,再也没有阿然那具土身的存在!
  花白猛兽拍击完,昂首怒啸,炫耀着自己的胜利的成果,炫耀完开始迈动着胜利的步伐缓慢的向着岸边走去!
  阿然的土身在水中经过一次又次一次的拍打,已然在水中变成一个个颗粒状态的存在,这种状态很微妙,虽然没有成为有形有相的存在,但是一个个那些细小的颗粒阿然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们就
  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完全服从于自己指挥!
  变成一个个细小微粒存在的阿然,一个心思闪动,一个个细小的微粒开始携带着湖水缓慢飘向水中的花豹猛兽!
  花豹猛兽没走几步,便觉得身上仿佛越来越重,鼻息只见存在着很多的泥水,花豹猛兽甩了甩头,试图将吸附在自己鼻尖处的泥水甩掉,但是不论花豹猛兽怎么甩动自己那颗硕大的兽头,吸附于鼻尖的泥水确是怎么甩都甩不掉,还有一种钻入自己鼻子之中趋势!
  花豹猛兽双眼圆争,仿佛知道如果这些泥水钻入自己鼻子之中,后果非常严重。开始用爪子猛烈的拍打自己的鼻子之上,试图通过自己的爪子来拍打出已钻入鼻子之中的泥沙!但是,效果却并不明显!
  想把泥水拍打出来是不可能的,在阿然的操控下,越来越多的泥沙开始钻入花豹的鼻子之中,阻塞了花豹猛兽的呼吸,阿然想让这个小豹子溺死在这湖水之中!
  随着泥沙进入花豹鼻子之中越来越多,花豹挣扎的浮动越来越小,花豹在水中逐渐的开始抽搐起来,最终变成一动不动的一具尸体!
  待时间过去良久,阿然确认了花豹猛兽彻底的死去后,阿然一个念头,水中的那些泥土开始从花豹猛兽的身躯上漂浮起来,在其尸体不远处的水中开始汇聚,逐渐的变成了一个臃肿的阿然,阿然缓慢的靠近花豹猛兽的躯体,怕这个猛兽在复活,用棍子在水里使劲的狠狠的抽打一阵,才拉着花豹猛兽的尸体,缓慢的走上岸边!
  托着疲惫的身躯,阿然来到湖水岸边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不要问一个泥人为什么还要大口大口的喘息,阿然只是保留着上一世做人的各种习惯!
  休息良久,阿然将那巨型的花豹拉上了岸,不知道为什么,阿然现在虽然是泥身的状态,但是还是非常想念以前大块吃肉感觉,特别是像这种野兽的兽肉,那可是非常的鲜美的,只是现在的阿然有一个明显的点还没有办到,就是阿然现在可没有任何的调剂品,也不知道现在处于泥身状态的阿然还能不能尝出味道来!
  阿然用自己的手掌化成一把刀的样子,开始尝试切割花豹猛兽的肉,但是随着切割,阿然发现,这个花豹的身躯居然也是泥土构成的身躯,只是这具花豹的身躯更加的鲜活,让阿然战斗良久都以为这是一只真正的花豹猛兽!
  随后阿然在土豹子心脏的位置取出了偶之心,之后将土豹子的躯体回收!
  做好一切后,阿然四仰八叉的躺了下来,这一场战斗实在是太惊险,如果不是自己进入了那种奇怪的状态,自己怕是就要交代这里了!
  看了看已经生得高高日头,阿然顿时感觉自己这半天的时间算是白白的浪费过去了,伸出脚来狠狠的踢了一下原本花豹尸体的位置,心里想道:都怪你,害的老子白白的浪费了半天,你说咱俩和平相处不好嘛?自己不仅没有搞到几个泥丸子不说,还把手里的唯一的存货全部都用了进去!好在你这个货还知道“回报”一下,不然老子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
  阿然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力量,恢复的差不多了,连背部受伤的地方刚刚在水里的时候,就已经完全的修复好了,看来自己在
  水里还有快速修复的效果,只是不在那种奇怪的状态下成不成!阿然想了想,看了看湖水,又看了看手里的偶之心,刚才的那种状态可是很耗费精力的,自己现在就这一颗偶之心,还是打消了实验神奇状态的想法!
  休息的差不多了,阿然开始顺着湖泊绕行,湖泊的面积不算是特别的大,阿然绕开了湖泊,来到了湖泊的另一面,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广袤的平原,阿然看去,平原上存在几个山丘,山丘在平原之上就像是阶梯一样,一个比一个高,离阿然最近也是最矮的一座!在平原的远处的山丘则高大很多,阿然发现里的越远,山丘的高度便会越高!
  阿然慢慢的靠近离自己最近的山丘边缘,只见稀稀疏疏的植株分布在这低矮的土丘之上,增添了一丝别样的风采!
  除了稀疏的植株外,低矮的土丘上大部分地域都是光秃秃的土黄色土壤裸露在外,还有很多幽深的洞穴像是眼睛一样镶嵌在山丘之上,幽深的洞穴口处,有一只只如同老鼠一样兽形泥偶来回的爬进爬出!
  通过观察,土丘越是往下的鼠形泥偶颜色越是浅一些,就是那种浅浅的土黄色,而越是处于土丘上面的,颜色越是深一些,而处于顶端的唯一的一个泥偶的颜色更是到了那种鲜红色,身体上还泛着红色的光芒,
  处于土丘中下的部分,又很多的鼠形泥偶晃动,几乎每个兽形泥偶都是在幽深的洞穴内低头进入似是在寻找着什么,时而有一个兽形泥偶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抬头嚎叫了一声。
  只见那嚎叫的鼠形泥偶嚎叫完,就像是发动了什么信号一般,其身两边的鼠形泥偶快速的分立两旁,让出出一条通往山丘顶层的道路,鼠形泥偶双臂高举的人形泥偶顺着泥偶散开的道路直接来到了山丘的顶端!
  处于山丘顶端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鼠形泥偶,除了那个唯一红色鼠形泥偶外,还有十几个深黄色的泥偶,十几个深黄色的鼠形泥偶是卫兵一般将红色鼠形泥偶拱卫在中间,似有一种保护的意味!
  而山丘外围的平原之上,时不时的就会有一些颜色更浅的泥偶冒出来,只不过有一些是大部分都是鼠形泥偶,其他形态的泥偶则是很少出现!刚刚冒出来的泥偶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孩一样,走起路来都是那种一步三倒的状态!
  但是刚出生的泥偶中大部分都会在学会走路的第一时间向着山丘走去,仿佛山丘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们,也有一小部分的泥偶像是散兵游勇一样游荡在平原之上!
  那些赶往山丘的泥偶之中只有一小部分能够赶到山丘的范围,其中大部分都是在途中就被别的泥偶干掉了!变成一堆尘土!
  而那些最终走到了山丘的泥偶,也并不是就能够顺利的加入山丘“寻宝”大部队中去!更多的都是成为了山丘中泥偶的口粮!
  阿然你没有过多的去关注被拍碎的泥偶,更多的是看到了山丘上那些忙碌的鼠形泥偶,这么小的山丘恐怕鼠形泥偶的数量不下于几百个啊,这让阿然突然有点小小的激动,这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了吧!只是那道红色的身影,阿然那满心欢喜的心情就落下去不少!
  (本章完)
  还在找"狂战之路"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易"很简单!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