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行 第三十七章 暴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然蹲伏在石头的后面,探头探脑的看着不远处那个激烈的战斗场面,白头撞山雕,王者与王者的对抗,凶岩食猿雕明显占据着上风,此时的白头撞山雕一只翅膀已经受伤,在空中站斗,只能以躲避为主,还击的次数随着战斗持续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虽然时不时的有一些成年的白头撞山雕帮衬一下自己族中的王者,但是收效甚微,基本上王者之间的战斗,他们参与进来,只能是个炮灰!估计如果白头撞山雕一族中的王者没有什么特别底牌的话,那么落败便是迟早的事情!
  那八道头部泛着红芒的白头撞山雕,其中三个以牺牲自己的性命为代价,将那个比较年轻的沙偶级别凶岩食猿雕得以重创,只见那个凶岩食猿雕的身下一足已经不知道飞到了那里去了,此时正在狼狈的躲避着剩下的五只白头撞山雕的攻击,只是剩下的五只白头撞山雕的攻击也有些虚浮之感,不知道是因为战斗时间过久,还是因为使用天赋所造成的后果!
  整场的战斗虽然白头撞山雕的数量更多,但是确是完全的处于劣势,照着这个形式发展下去的话,白头撞山雕一族落败怕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罢了!
  两个族群中的王者战斗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凶岩食猿雕一族的王者,攻击形式越来越猛,一种恨不得立马将其拿下,因为自己一族中的另外一个初入砂偶级别砂雕,已经在其八只使用天赋的围战中受了重伤,现在只是在勉强支撑而已!
  凶岩食猿雕的王者也曾试着支援一下自己的这个后辈,但是每次支援,都会被眼前这个老家伙给纠缠住,导致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个后辈一步步的向着战败走去!弄不好可能还有丢掉的性命危险!
  凶岩食猿雕一族的王者,在快而猛烈的攻势中,终于看见那个老家伙漏出一丝破绽,心中不由的一喜,看准时间,一声高亢的鹰唳响彻苍穹!展开了那巨大的双翼,便凌厉的扑向白头撞山雕一族的王者!
  看到凶岩食猿雕的王者,果真向着自己故意露出的破绽扑击而来,嘴角不由的微微翘起,表情很是微弱,就连猛烈扑击而来的凶岩食猿雕都没有察觉到!
  眼看着凶岩食猿雕那锋利的爪子,抓到白头撞山雕一族王者的身躯之上,只见一瞬间,白头撞山雕一族的王者头颅之上,就像是着了火一样,“腾”的一下,绽放出了一簇像是火焰一样的光芒,在其脑顶升腾着!
  当白头撞山雕一族中的王者头颅上升腾起火焰一样的光芒的时候,其身上也透出一种极其强大的气息!这种气息比凶岩食猿雕一族中的王者的气息都要强上很多!
  在凶岩食猿雕知道形式不妙,立马的想收抓撤离,但是自己的抓子就像是被什么怪力紧紧的拽住了一样,不论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从其身体中拽出!
  白头撞山雕一族中的王者,看着扑腾的凶岩食猿雕,看准时机,照个凶岩食猿雕的头部便狠狠的琢击而去!
  见到此景的凶岩食猿雕,开始稍稍稳定身形,立马的转头,向着白头撞山雕的脖颈啄去!期望自己这一击能够使得白头撞山雕撤回防守!
  但是自己的想法确是落空了,只见那白头撞山雕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守想法,仿佛自己攻击的目标就好像不是他一样!
  白头撞山雕一族王者的深知自己的状态,以自己的状态迟早是要落败的,不如拼着以命换命的打法,争取给自己的族群儿郎们在多添一些生存机会!
  当天空中的站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时候,石头后面的阿然确是被人拍了拍肩膀!
  “别闹,没看见前面有热闹看嘛!”说完的阿然心里一突,我擦,我这身边不应该是没有人的吗,特么的是谁在拍老子的肩膀啊!
  阿然一脸戒备的转身,看向身后!
  “喳”
  一声尖锐的叫声响彻九霄!
  一声尖叫把阿然吓了一跳,“我擦你是个什么玩意,秃毛鸡吗,毛还没长齐,就出来晃荡,你妈没叫你回家吃饭啊,再说打搅别人看戏可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你这样做,我可是很生气的!”阿然一掐腰说道1
  阿然眼前的家伙就是白头撞山雕后山队伍中那个偷跑回来的家伙,只是从来没有离开过老巢的小家伙,在回来的路上竟然迷失了方向,稀里糊涂的便转到了这里,看到阿然后,很是惊奇,于是充满好奇的小家伙,便走上前来,拍了拍阿然的肩膀,只是当阿然回头的时候,小家伙没想到阿然这个家伙居然长得这么丑啊,以白头撞山雕一族的审美来看,这个家伙完全可以用“奇丑无比”来形容了!于是小家伙便喊了出来!
  喊声停止了后,看到阿然那奇丑无比的面容,心中不由得又有一股深深的同情心开始泛滥,伸了伸自己的翅膀,想要去抚摸一下阿然!
  阿然看着这个家伙居然向着自己伸着翅膀,心里惊讶道:“你这是要干嘛,我可告诉你,我是人,你是鸟,不是同类,咱两是不可能的!”阿然说完摆出一副宁死不从的表情!
  小家伙的翅膀还没有接触到阿然的时候,石头的另一边便出现了两个高大的身影!
  ~~~
  战场中两个族群的战斗计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只是不远处传来一声尖锐又很稚嫩的叫声,从声音上来判断,应该是白头撞山雕一族的未能年的幼鸟!于是凶岩食猿雕中的两个成年鸟便脱离战场,飞向了那个发出声音石头的方向!
  很快两个凶岩食猿雕便来到了石头后面,但是却发现这里不只有一个未成年的白头撞山雕,居然还有一个人偶,什么时候,白头撞山雕跟人偶扯上了关系呢?
  两个强壮的身形,也没有太去深究人偶与白头撞山雕幼鸟的关系,只要是两个家伙在一起,那么关系指定是不错,便张开翅膀,欲要将眼前这个人偶与白头撞山雕幼鸟一起拿下!
  我擦,我就擦了个擦,看着两个身形高大的鸟类居然也开始向着自己走来,看那摩拳擦掌的架势,怎么滴,你们现在鸟族都这么凶悍了吗,刚才这个小家伙是这个样子,没想到你们这么大的鸟居然也是这个样子,难道你们一族都是这个样子吗,居然连一个土偶都不放过?你们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你们不要再过来了,你们要是再过来,再过来,我可就···我可就···
  只听见“嘭,嘭,”两声,两个高大的凶岩食猿雕便飞了出去!
  阿然一脸装逼道:“早就让你们不要过来了,你看你非得过来,这不是逼着我出手嘛!”
  一旁的小家伙原本在凶岩食猿雕出现的时候,一副极为害怕的样子,没想到眼前这个奇丑无比的家伙,居然这么轻松的就解决了两个已经成年的凶岩食猿雕,哇哦,这实力是多么的强悍啊,两个眼睛立马就像是两个小星星一样,朝着阿然就是一顿眨巴眨巴的,眼睛里透着无限的崇拜!
  阿然看到,眼前这个小家伙,居然还冲着自己放电,尼玛,要不是老子看你未成年,老子连你一块揍!想到这个小家伙还未成年,居然被自己的家长就这样的带歪了,自己心里也是一阵阵的不忍,任谁摊上刚才那样的家长,估计原本是一个直直溜溜的好树,也被那些家伙养跑偏了!
  两道身形被阿然轻松的收拾掉,飞向了石头的另一侧!
  另一侧,两个族群的王者已经分出了胜负,最终还是没能让白头撞山雕一族的王者如愿,自己重伤濒死却只是换来凶岩食猿雕一族的王者的轻伤,现在的凶岩食猿雕的王者,正抬着高傲的头颅看着向着地面落去的白头撞山雕一族的王者,随即眼神中透露出轻蔑的眼神,但是凶岩食猿雕确是没有去追击,因为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白头撞山雕王者的第二次“演戏”!
  当王者之间的战斗出现结果后,两个战在一起的族群开始迅速的分开!形成泾渭分明的两个势力!
  站在一边的凶岩食猿雕一族,看着两个成年鸟从石头的后面飞了出来,立马有十余个成年鸟向着石头飞去!
  还没等到石头的时候,只见石头的后面有一个人偶带着一只白头撞山雕的幼鸟走了出来!
  ~~~
  阿然将两只成年的凶岩食猿雕打飞以后,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就一直跟自己套近乎,总是一种想要靠近自己的想法,阿然果断的拒绝了,我可是个正经人,对鸟没兴趣,请不要跟我扯这一套!
  阿然向着两只凶岩食猿雕落摔得方向走去,既然躲是躲不掉了,那就摊牌吧,也让我看看这个世界上大鸟的实力是怎么样的!
  说完这句话的阿然,仔细一回味,他么地,怎么感觉老子是个受,怎么还特么的看看大鸟的实力,我特么地想吐!呸!
  呸了几口之后来到石头的另一面,便看到十多个体型硕大的鸟类向着这边飞来,一股股巨大的风力吹在阿然的脸上,呈现出一种不规则的凹坑状!
  十几个凶岩食猿雕向着阿然扑来,在石头后面可是看过这群沙雕的战斗,别看一个个的体型那么大,但是都是黄泥土偶级别的,顶多也就是十级左右,再厉害也不能厉害到哪里去,特别是刚才一出手,便已经实验出了成年的凶岩食猿雕实力!
  两相一比较,对于自己现在的实力,可是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
  只见十余个凶岩食猿雕在空中扑向阿然,阿然双手翻飞,一手一个,便将这些个沙雕全部打飞了出去!
  一旁的一旁的秃毛鸡则是一副五体投地的样子,恨不得立马人阿然为大哥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