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行 第四十五章 试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然悄无声息的找了一块还算安全地方,粗略的查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后,将一个体型接近四米的凶岩食猿雕的尸体取了出来,随后开始动用初级的地元力,将身体逐渐的软化,变成一坨软泥状态存在,化身软泥的阿然朝着那凶雕的尸体而去!
  整个过程不算太漫长,很快由阿然化成的一坨软泥便将接近四米高大凶雕尸体全部的包裹起来,将凶雕尸体包裹起来并不是为了吞噬,而是阿然新想到的一个实验方法!
  在身体之中运用地元力可以改变自身的形状,阿然试过,但是改变的并没有那么彻底,曾经阿然试图变成一只雕的样子,但是却变成一个与雕大概有六成形似的东西,对,就是东西!
  看着那身材与翅膀明显失调,估计在山上飞下来的时候不把屎摔出来,那算你拉的干净!在看那羽毛,那是羽毛吗,那分明就是一个个长方形的泥条,子!结果证明,系统说的一点都不差,变成不熟悉的东西的话,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阿然变成的一坨软泥包裹住凶雕的尸体,仔细的感受着凶雕尸体每一个地方,感受着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节!
  很快一坨软泥状态的阿然结束了感受凶雕身体每一个细节的过程!
  站起身来,脑海中仔细的回想着刚刚感受凶雕的每一个点!逐渐阿然的身体跟着开始出现变化,双臂慢慢的化成一对翅膀,身体之上逐渐出现羽毛,双腿也开始变成凶雕那锋利爪子的样子!
  只是一会的功夫,土偶状态的阿然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两米高的未成年凶岩食猿雕!
  阿然结束了脑海中的回想,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哦哇,这就是成功了吗!
  看着那羽毛仿佛就是真的一样,阿然尝试着用手拔一根羽毛,一只长满羽毛的羽翼在自己想拔的羽毛哗啦着,唉!阿然忘记自己现在是一只雕的状态了!
  阿然想了想,先试试能不能飞行,毕竟不能飞行的话,自己变成一只雕的话,就完全没什么用了!
  找了一块不算太高的岩石,看着下面的高度,阿然感觉,就算是掉下去也就是摔一下的事,并不会将自己摔伤!伸展了一下变成翅膀的双臂!脑海里回想着雕类飞翔的姿势!纵身一跃!
  阿然用力的煽动翅膀!
  “啪”
  有一只两米高的未成年雕成大字型摔在了岩石之下!
  “咳,咳”
  “好痛啊!”
  变成一只雕的阿然,呲牙咧嘴的呻吟着!
  摔在地上的阿然稍微的缓了缓,随即便露出一副坚定表情!
  嘴里嘟囔道:“嘿,万事开头难,第一次一般都会受挫!没事,再来一次便是!”阿然自己给自己打气道!
  再次的登上那高高的岩石,继续的伸展翅膀,然后纵身一跃!紧接着“啪”
  的一声,又是失败告终!不过这回落地的地点比刚才远了一点,嗯,这就是进步!继续!阿然看了看想到!
  伸展翅膀,纵身一跃!“啪”失败,看看落脚点有远了一些!有进步!
  伸展翅膀,纵身一跃!“啪”失败,看看落脚点有远了一些!有进步!
  伸展翅膀,纵身一跃!“啪”失败,看看落脚点有远了一些!有进步!
  也不知道实验了几次,摔了几次,阿然的身体有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出现的肿块的地方!话说这个泥土之身怎么会起肿块呢?
  阿然总结着上次的经验,刚才没有掌控好身形,上一回没有控制好羽翼,在上一次是纵身一跃的时候,脚下踩空了……总结完经验的阿然,开始伸展开翅膀,然后用力的拍打着双翼,然后微微蹲身,纵身一跃!
  只见阿然化成的雕拍打一下双翼,在空中缓慢的上升,心中稍稍有些得意,但是一想到上上上上次就是因为高兴过头没有控制好身形摔下去,立马收拢心中得意之情,努力的控制着身形,掌握好双翼,感觉身形上升到了顶峰的时候,开始有下降的趋势的时候,阿然再次用力的拍打一下双翼,稳定着身形再次上升!
  “呼”终于学会了飞行!阿然感慨道!
  在空中翱翔了一阵,阿然感觉很是新奇,看到远处那三处领地内的山峰,山峰的高度不算是太高,但各有有千秋!
  炎雀峰,占地广,峰顶稍矮一些,整座山峰布满了一种长有红色树皮,红色树叶的特别树种!整座山峰给阿然的感觉就像是前世的某一个地方的红叶景观,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红彤彤的颜色!
  中间的双蛇岭,从某一个特定的角度上看去,确实像是被某种利器劈开一样,俩座山峰中间大约只有三丈左右的缝隙!时不时偶尔会有一只,俩只的荒蛇在俩座山峰中来回穿行!
  俩座山峰中间布满了一个个大大小小得洞穴,一个个荒蛇在其中来回穿梭,甚是忙碌!
  俩座山峰表面树木少有,更多的是一种黄色的草类,偶尔有荒蛇穿行其上!那些被压弯的黄草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回复原状,并没有在留下任何的痕迹!
  而最靠边的凶雕领地内,矗立着三座陡峭的山峰,峰身光秃秃的,几乎与地面形成绝对垂直的角度,没有飞行能力的土偶,几乎是很难上去!
  观察完三个领地的情况后,阿然到了那块岩石上,准备落下!
  一个落地不稳!“啪”“啊”一个落地声,与惨嚎声几乎同时响起!
  “看来落地也需要练习啊”阿然痛苦的说道!
  坐在岩石上的阿然,心里想着俩个问题!
  一是凶岩食猿雕一族的实力这么强,为何不全部出动攻打白雕岭!
  二是白雕岭知道凶雕崖实力这么强,为什么在凶雕看来崖攻击完后,居然没有搬走,反而还继续的留下呢?
  关于第一个问题,阿然猜想过,分析其中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一就是,凶雕崖领地内应该并不是那么团结的!
  二就是,那个凶雕中的王者认为自己带领凶雕完全可以拿下白雕岭!
  三就是,那个凶雕王者在没有通知全体族群,独自行动,想要独吞那个所谓的“紫霄冥土”!
  不管以上那种情况来看,以最后失败,还丢掉了一个红砂土偶级别的强者,怕是这个凶雕一族的王者怕都不会好过!
  至于白雕岭受到凶雕崖袭击后,并没有立马逃走,而是先去修复驻地,那这个驻地可是有什么宝物?还是因为有驻地的存在,白雕岭感觉能够守住再来一波那同样实力的凶雕一族的袭击?
  开始的时候阿然还以为白雕一族没有想到,所以曾经旁敲侧击过白雕一族的王者,但却是直接被无视了,阿然觉得白雕一族王者肯定是有什么倚仗才会这样!至于是什么倚仗,阿然就不知道了!
  有点耗费脑子,不去想了,先想想办法过去才是正道,不过阿然可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主,既然凶雕一族王者走的时候,对自己流露出杀意,那就不能让凶雕一族太安生!如果让他太安生了,自己这摔岂不是白摔了!阿然沉浸在自己的奇怪逻辑中!
  在阿然想事情的时候,一个飞在空中的成年凶雕看见了由阿然变化的未成年雕,“喳”的一声!落在了阿然的身后!
  当成年凶雕发现阿然的时候,阿然已经知道,只是没有去躲避,一是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完全不惧怕一个成年的凶雕,另一个也是想检验一下自己所变成凶雕的样子后,有没有破绽,正好让这个成年凶雕检验一下,不然自己贸贸然的就去了凶雕的领地,万一被人家发现是个假冒的,自己那可就得面对一个最少拥有三个红砂级别的凶雕族群!那样的话,就算是阿然有三头六臂,也只有挨打的份啊!
  成年凶雕落定身形后,胸腔微微鼓动,随后对着阿然发出“咕咕”的声音!
  这咕咕的声音在阿然耳中确不在是单纯的“咕咕”声音,而是一段话语!
  “是在问阿然为何会在此处?”
  难道自己变成凶雕的样子后,还能够听得懂雕语不成?
  随后阿然想着怎么发出雕语的时候,胸腔也微微鼓动,一阵“咕咕”的声音!表达的意思是,“我迷路了!”
  凶雕的智慧程度低下,虽然能够进行简单得交流,但好像并没有发现阿然蹩脚得理由的漏洞之处!
  转过身来发出。“咕咕”声响,让阿然跟着他走!
  阿然看着背对着自己,完全没有防备的成年凶雕!不像是耍着什么计谋的样子,便跟在了其身后!
  当成年凶雕起飞的时候,阿然顺便的近身的观察了一下,凶雕一族的飞行技巧!看着那优雅的身形,几乎不怎么用力,便能飞得又高又快,比自己这个半路出道的家伙强了不知多少倍!
  要是有一个这样飞行的前辈,教自己的话,估计也能少挨摔一点,看着那还没消退的肿块!阿然心里一阵难过!
  跟着成年凶雕飞行的时候,一边学习着飞行技巧,一边的心疼自己!
  突然想到,自己回收空间不是有一个白头食猿雕吗,那不就是最好的老师吗?我擦我这是骑驴找驴吗?怎么感觉自己摔那么的冤啊!阿然心中痛苦的哀嚎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