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毕业纪念册 No.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出了停车场是一条大上坡路,路边绿树成荫,树与树之间挂满了欢迎老同学的标语。
  初秋早晨的阳光暖暖的,我很享受走在这条路上的感觉。
  记得每到深秋路上总是会落满黄叶,冬天校工把积雪扫到路边堆成一座座小山,春天又恢复生机盎然,夏天的时候,逛街回来的我们总是要躲在树荫底下休息片刻再继续爬坡……对于学校百年的历史来说,七年只不过是弹指一瞬间,而当年懵懂的我们却都变了样,对我们来说,七年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旅程,就好像这条路,七年前的我们站在路口,仰视着坡顶那座高大华丽的建筑,七年后的我们在路上,有人走得快,有人走得慢,成的成,败的败。同是一条寻找幸福的路,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各自攀登,足下延展出自己精彩的人生。
  突然有些想念以前那些老同学,和室友相处不好不代表没有和我要好的同学,大学时代和我最好的同学名叫许小山。许小山的专业比较特殊,是学校第一届招收的“模特班”,据说入学以前是经过了层层选拔的。许小山身高195,长相不算帅气,但相当有型,导致我和他走在一起经常引起围观。
  许小山从大二就开始接街头秀表演,偶尔也做平面广告模特,虽然他拥有鹤立鸡群的身高,可惜他败给了他那一口极富个性的东北腔。许小山一开口说话就脸红,以前我总是安慰他:没关系,做模特又不需要你说话,以你的体形做世界名模没问题!我在传播公司工作以后,接触了不少娱乐圈的人和事,才知道许小山害羞内向的个性是他的致命伤。
  可惜我没有机会告诉他……
  许小山……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主动承认过我有错,唯一的一次是对许小山。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遗憾的是始终没有等到他对我说那一句“没关系,我原谅你……”
  我继续朝前走,在行政楼前的接待处得到一本“毕业纪念册”,除了介绍百年来学校的发展历程以外,上面还排列了很多老毕业生的名字——我的学校果然人才济济,不说那些参加革命为国争光赫赫有名的,光就我认识的那些同学中,有从政的,有从商的,还有做学问的,后面跟着长长一串研究成果!
  我没有找到我的名字,也没有看到许小山的,不过邵玮璇的名字倒是印在最醒目的位置!她名字前面的称谓是“薛氏财团总裁夫人”。我知道这次校庆赞助最多的是薛氏财团总裁薛璟天,把他夫人的名字写在最显眼的位子也不为过,可为什么会是邵玮璇呢?
  我盯着“总裁夫人”那四个字看了许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邵玮璇这个家伙不简单,明明是和弟弟谈恋爱,最后却嫁给了比较有前途的哥哥!起码比我有一手,我要是能坚持到底的话,现在不也是胜利在望了吗?
  说起来祁少遥当上祁氏总裁后,我也是总裁夫人了——这不,婚还没离呢,我依然是他祁少遥的太太!这么一想才平衡了,很快便对“总裁夫人”那四个字释怀,偏偏没多久我又看到了让我更加不能平衡的东西——
  书册里夹着一张活动程序表,校长发言,校友发言,学生代表发言……可恨的是在一大堆发言人员名单上居然有邵玮璇的名字!她凭什么代表我们上台讲话?就因为她老公有钱么?那些钱是她赚的么?除了嫁了个有钱人,她对社会到底有什么贡献?难道学校提倡的就是像她一样当寄生虫么?难道学校鼓励的就是学生们都像她一样去傍大款么?这个世界价值观已经完全颠倒了,学校居然以她为荣!
  不公平!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辛辛苦苦工作多年,好不容易有了点出人投地的眉目,学校把我忘了就算了,毕竟我不是最优秀的。可她邵玮璇算什么,凭什么我就被她代表了呀?学校有问过我的意见么?早知道闲闲呆在家里叫老公来砸点钱就能这么风光,我当初就应该果断的离了祁少遥另谋高处才是上上之选,干嘛傻乎乎惨兮兮的自己跑去打拼个什么劲呀!
  由于心里愤愤不平,脚下的步伐难免过重,踩得高跟鞋“嘚嘚”的响!周围投来异样的目光,我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收敛了一点,这时——
  “高鶱霨——”人群中传来一声尖叫!
  谁在叫我?我下意识的回头,远远跑过来一个小女生,手里抱着一叠笔记本在我面前气喘嘘嘘的站定:“高鶱霨!不……高……高学姐,帮我签个名吧!”她手忙脚乱的翻出一本还算比较新的本子翻到扉页,连带中性笔拔下笔帽准备得妥妥帖贴递到我面前!
  我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指着自己的鼻子:“我?签名?”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明星!
  “恩!恩!”她点头如捣蒜,看我一脸迷惑的样子,又说:“你是高鶱霨吧?”
  我纳闷的看着她:“我是。”
  “GTY的那个高鶱霨?”
  “对。”看来她说的是我没错。
  “学姐!我叫黎璐!”小女生不顾我的迷惘开始滔滔不绝自我介绍起来:“我是文学院的,今年大四了,我看了你在《JUJU》的专访,太棒了!你就是我的偶像啊!我一定要向你学习!我的理想是做一个像你一样好的娱乐策划人,我的目标是毕业后到你们GTY工作,虽然我资历还不够,就算从打杂小妹做起也没有关系,我相信在GTY跟着学姐你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我要……”
  眼看她马上就要发誓赌咒说她以后要多么多么努力工作为公司多做贡献这类陈词滥调,我赶紧抢下她手里的纸笔龙飞凤舞写下我的名字,微笑的邀请道:“欢迎你来我们公司应聘!”
  她或许是被我的“热情”打动了,一路跟着我来到教学楼。虽然她在我身后神神叨叨说个不停有点烦,不过我还是挺受用的,很快又把被邵玮璇无故“代表了”的怨气给忘记了,换上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骄傲自满的小宇宙迅速膨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