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岳圆圆剽窃事件 No.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忙忙碌碌又是一天过去,见完了今天安排的所有模特儿,我站起来舒展舒展胫骨。祁少遥和高腾跃正嘀嘀咕咕的讨论今天的模特儿,岳圆圆在一边听着。这几天她很“老实”,除了面试的时候偶尔发表意见,一般情况她是不吭声的,尤其我和祁少遥意见相左的时候,她就事不关己一样,不像高腾跃站出来劝架,也不会加油添醋。
  我出门去洗手间补妆,因为中午和祁少遥为“吃饭”问题大吵一架,晚上高腾跃在餐厅订了位子慰劳我们三日来的辛苦。本来祁少遥是不想去的,看在高腾跃的面上才不得不勉强答应。
  他这三天的行为有点怪异,上班的时候一丝不苟,下班了就回家,连岳圆圆都冷落了。想起那天在祁氏他对岳圆圆的保护程度,我心里难免还有些不痛快,不过看在他这几天表现良好的份上,再加上中午他没有再为难许小山,当下我便决定晚饭的时候给他留点颜面,还是不与他计较好了!
  又拢了拢头发,我走出洗手间,想不到一抬头就看到祁少遥!
  他幽灵一般从对面的男厕所走出来,瞥了我一眼,嘴角慢慢浮现淡淡的笑容。
  明明想好了今晚要和他“和平共处”的,可惜看到他,我还是不能让自己变得和颜悦色。白他一眼,我直接走出去。
  “站住!”他在后面冷冷开口!
  我本来完全可以对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忽略他说的任何一句话,然而他一开口,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这好像是一种惯性,习惯了对他惟命是从,习惯了他说一我不说二,于是时隔多年之后,在没有预先进行心理建设的情况下,我还是改不了这种“怪毛病”!
  我背对着他不开口,走也不是,留又不想。
  “就是他?”祁少遥打破了沉默。
  真是很高深莫测的一个问题!
  “他是谁?”我忍不住问,还是没有回头。
  “许小山。”他说。
  “原来就长成这样啊……”口吻里有掩饰不住的轻蔑,“没我帅嘛!”
  臭美!
  我想反驳,话冲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刚才说许小山?
  他知道许小山?
  他居然知道许小山!
  心里咯噔一下,好像被一块大石头精准无比的从天而降,捅了一个大窟窿!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回头装傻:“许小山?你在说谁呀?我怎么不认识?”
  “哦?原来你不认识?”他慢慢走过来,在我面前站定,“我还以为你们旧情复燃了呢!”
  他什么都知道!
  原来一直以来自作聪明的那个人是我!我在和许小山交往的同时又和祁少遥谈情说爱,自以为掩饰的天衣无缝,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其实许小山早就知道,而祁少遥竟然也是一清二楚的!只不过,他们都很有默契的选择不揭穿我,看我一个人演戏,在他们两个之间像个**一样团团转!
  我深深的吸气。
  他勾着唇角,做出嘲笑我的样子:“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那个男人就是许小山,许岩是他的艺名!”
  “好吧,既然你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耸耸肩,他现在才想起来问我这个问题不嫌太晚吗?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介意了,而现在早已过了追诉期,我们都要离婚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还没签字呢!
  手一摊,不要命的挑衅:“你不是说把协议书带来我签字?都三天了,协议呢?”
  他咬咬牙:“你就这么想离婚?”
  该死的家伙!摆出那张臭脸就像是被我逼着离婚一样!他忘了他六年前是怎么逼我的?我现在只不过是突然善心大发成全他而已!
  “离了婚好让你一身轻松的和许小山结婚去?”他突然嬉皮笑脸的一手搭上我的肩:“我好像又不想离婚了吔,老婆……”
  祁少遥,耍我是不是?执意要离婚的是他,以为说一句突然不想了,就可以不离了?还不要脸的揽着我的肩膀做出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来,他以为叫我一句老婆,我就还是他老婆?做给谁看,说给谁听呀?
  我没有甩开他在我肩上“揩油”的咸猪手,反而转身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慢慢的把脸靠近他,笑得一脸虚伪:“祁先生……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就是个无赖……”
  他笑得比我还虚伪,一双手扣住我的腰,把我往里一带,狠狠撞上他坚硬的胸膛:“没有哎……老婆……”
  我反而着了慌,一双手抵在他胸前,懊恼得红了脸!我以为他会不屑的推开我的呀,就像那天晚上一样,然后我就可以给他一拳,或者踢他一脚……谁知倒弄巧成拙!
  我在他怀里变扭的转了转身子,哑声警告:“无赖!放开我!”
  他竟然假装没有听到,更用力搂紧我,甚至把下巴搁在我肩上,嘴唇几乎就要贴到我的耳垂!我耳根不争气的烧红,心里打着小鼓!
  祁少遥……你别抱着我,你知道你多久没有抱过我?突然的热情会让我不知所措!
  他轻轻叹气,状似满足:“老婆……你有好久都不让我这样抱着你了……”
  哼!是我不让你抱我,还是你对我太冷淡?
  “滚!”
  我不客气的抬脚对准他的脚趾一剁!
  “啊——”下一秒他抱着膝盖原地打转!
  怕了吧,我的鞋跟足足有13个厘米!当时的心情岂止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的?怕就怕他伤得不够重!
  “哼哼!”得意的甩头打道回府!
  一转身又看到了另外一张目瞪口呆的脸——
  “哟!圆圆呀……”电视里,老鸨叫如花用的就是这种音调!
  岳圆圆看看我又看看祁少遥:“你们……”好像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一时无法接受!她的表情好奇怪,貌似她觉得她现在是来捉奸的吗?有奸情的应该是他们两个才对吧?
  我好整以暇的往边上挪了一步,恩,我要留下来看好戏——人有时候会忍不住犯贱,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明明心里忐忑得要死,前几天祁少遥任凭岳圆圆爬到我头上去造成的伤口还历历在目,今天居然还敢以一副“我就是不服输,你奈我何”的姿态站在这里,倔强得认为当缩头乌龟不是我高鶱霨的风格!
  只听祁少遥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双手插在口袋里,四平八稳的站着,明明脚尖痛得要死,脸上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严肃!
  我分明看到他被我狠狠踩过的左脚在地面上来回搓了两下,忍不住笑出声来!然而祁少遥没有看我,他盯着岳圆圆:“你拿着我的手机做什么?”
  听他这么问我才注意到岳圆圆手里握着一台手机——祁少遥的手机?她该不会是接了他的电话吧?祁少遥向来不喜欢别人帮他接电话,连我都不行!她惨了!
  果然岳圆圆说道:“刚才你的手机一直响……是家里打来的,所以我就接了……”
  我有点幸灾乐祸,只等着祁少遥发火。
  谁知他竟然快步走到岳圆圆面前,口气急切:“他们怎么说?”
  搞什么!好戏没看成,又碰了自己一鼻子灰!凭什么岳圆圆可以接他电话,我就不可以?刚才还叫我老婆呢,我这个“老婆”算个P啊!
  “哼!”没好气的一跺脚,推开祁少遥,从他们两人之间穿过去!
  岳圆圆细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们说送医院了……好像是肺炎……医生还在做检查……”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谁得了肺炎?祁家谁生病了会让祁少遥这么紧张?祁大夫人?祁大少奶奶?不可能!祁少逸死了他都不紧张,怎么还会紧张他老妈和老婆?
  那么就是——只有唯一一个可能!
  我又跑回去:“祁歆对不对?我的祁歆生病了?!”
  我的话终于引起了祁少遥的注意,他的视线从岳圆圆脸上慢慢转到我脸上,变脸就像翻书,估计就是说的他。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内,他已经由一个死不要脸占人便宜的痞子变成一个关心孩子的父亲,然后又一瞬间变成一个板着脸全身戒备的“圣斗士”!
  “关你什么事?”他说!
  我毫不犹豫的顶回去:“怎么不管我的事?我是她妈妈!”岳圆圆站在我旁边,我说完这句话故意瞪了她一眼,这话不止说给祁少遥一个人听,还有岳圆圆!我要告诉她,即使你能抢走我的丈夫,你也抢不了我在祁家的地位,我是祁家小公主的母亲,以前是,现在是,永远都是!血缘关系她永远也夺不走!
  岳圆圆没反应,祁少遥倒笑了,一边笑一边从齿缝里憋出8个字:“女儿是我一个人的!”
  他居然到现在还说这种话!我愣了一下,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一把推开我,抬脚从我和岳圆圆之间造成的缝隙中踏过去!
  “祁少遥,你给我站住!”我朝他的背影大喊,他已经走到拐角,我的话对他来说就是一阵耳边风,他停都没停直接消失!
  我女儿生病了凭什么不让我管?我拔腿追上去!
  “哪家医院?我也要去?”我跟在祁少遥后面,他越走越快,我就开始小跑步!
  见他久久不回答,我忍不住扯他一把:“祁少遥!你给我说话!”
  他当然没有说话,身子一避躲开我的手,不过西装外套还是被我从肩膀上拉了下来!他耸耸肩膀把衣服抚平,停下来等电梯!
  “你什么意思?你要是不让我去看祁歆,我就不签字不离婚了!”我不依不饶,甚至采取了威胁手段!因为在我的意识里,他是十分迫切想要和我离婚的!
  他终于转头看我了,冷冷一笑!
  “随你!”威胁不管用!
  电梯来了,他跨进去,抬手关门!好在我机敏,趁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钻了进去!
  “咦?他们去哪?”高腾跃听到吵闹的声音,从办公室追出来,正好看见我冲进电梯的背影。与此同时岳圆圆赶了过来,耸耸肩:“我想他们没时间吃饭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