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岳圆圆剽窃事件 No.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电梯里——
  “我女儿到底怎么样了?我有权利知道!”我追问。
  他淡淡瞥我一眼:“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到?”
  我当然听到了,他说祁歆是他一个人的!想起这个我就一肚子气!
  “你凭什么说祁歆是你一个人的?她是我生的!”我踮起脚尖来瞪他,他当作没有看到!我继续朝他吼:“你说是你一个人的,请问没有我你能生吗?你生一个我看看!”
  他不说话,电梯停了他走出去,我也追出去。是地下停车场,他快步走向他的车,我跟在他后面絮絮叨叨:“你一个人生不出来了吧?所以祁歆也是我的!你充其量不过贡献了一颗小小的精子,没有你换作别人也一样!只要一颗精子……”
  他的脸黑了一片。
  我咽咽口水,还是转移话题好了——
  “你说你怎么当人家爸爸的?孩子交给你居然生病了,肺炎哎!你以为是感冒发烧?你会不会当照顾人?真难想象我女儿这几年跟着你这个不称职的父亲是怎么过的!”
  他的脸更黑,脚步更快,迫不及待想甩开我!我是这么容易被甩的吗?紧紧跟着他继续唠叨:“你就知道顾你自己,对我是这样,对女儿也是这样!是,我们两个非亲非故,你懒得理我就算了,女儿你有份吧?你也懒得理她?”
  “亏她张口闭口说爸爸怎么怎么样好,我还信以为真呢,算我高估你了,还以为你会自我检讨,会幡然醒悟,会……”
  他掏出车钥匙,打开中控锁,自顾自朝前走,貌似我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滴——”车锁打开!发声的那辆车我很熟悉,就是他最珍爱的保时捷!我干脆闭嘴,猫着腰从他身边一溜烟冲过去,拉开车门自己坐上,再将车门一关!端端正正坐好,系上安全带!动作一气呵成!
  他愣了一下,想不到我竟然这么厚脸皮的爬上了他的车!他蹭蹭蹭几步冲过来,气急败坏的一把拉开车门:“下车!”
  “不下!”我拉住车门又关上!
  他再次把车门拉开:“给我下车!”
  我再次把车门关上:“就不下!”
  “你下不下?”他从车窗外斜眼瞪着我!
  我摇头:“不下不下!说不下就不下!”我赖定了!
  他拿我没有办法,在外面犹豫了几秒,又把车门拉开,弓下腰来扯我:“叫你下去别烦我!”
  “谁烦谁?你把我女儿弄生病了,我还没骂你呢!”
  他好像忘记我系了安全带吧,是这么容易就被拖下去的吗?我反身抱住方向盘:“我不下车我不下车!我、不、下、车!”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果然不能拿我怎么样!“砰!”大力关上车门,从另一边绕了上来!
  “说好不下车?”
  “不下!”我把方向盘让给他,自觉坐回原位:“我也要去看祁歆!”
  他懒得理我,车子突然发动——
  “啊——”我惊叫一声:“你找死啊开那么快!”怎么可以不打招呼就开车,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幸好系着安全带,不然我岂不是要飞出去,粉身碎骨死无全尸都有可能!
  祁少遥,你够狠的!我咬牙切齿!
  他冷冷一笑:“谁让你不下车的?我开车快你今天才知道?”
  哼!这回轮到我无话可说了,气鼓鼓嘟着腮帮子。
  “吱——”他又把车停了下来,我朝前一倾,反弹跌回椅背!
  “祁少遥!你是故意的!”你想撞死了我连离婚手续都不用办了是不是?
  他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搭上我的椅背:“你要是怕了现在就可以下车!”
  还想赶我下车?没门儿!把头撇过去,当他放屁!
  他用手指点了点我的肩膀,口气变得温和:“不是不让你去医院,你可以开你自己的车跟着我,不然呆会还要我送你回家?”
  “哈哈!”我干笑两声:“你唬我?你的保时捷,我的小奥拓,我跟得上你?你想甩了我才是真的!废话少说,开车!”
  “啊——”汽车以箭一般的速度射了出去!
  半小时后,医院。
  一群小护士抬头古怪的看着大门口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默不吭声的男人,以及他身后跟着的啰啰嗦嗦的女人!
  男人长手长脚,长了翅膀一样“飞”进电梯,路过之处带起一阵劲风!他一点也不体谅自己身后那个明显比他短了一截,并且穿着超高跟皮鞋的女人!女人紧跟着他,生怕落下一步他就会消失了似的,两片嘴唇不停的一开一合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她走过的地方只留下一排整齐排列的“省略号”。
  小护士抹了一把脸——有几滴标点溅到了她们脸上……
  “遥哥!”电梯门打开,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站在门口迎接。他恭敬的弯着腰,目不斜视!
  “小小姐呢?”祁少遥问,趾高气扬的样子,连看都不看那帅哥一眼!
  他以为人家叫他一声“遥哥”,他就是老大了?我瘪瘪嘴,最关心的还是帅哥的回答——我女儿在哪里?
  帅哥依然低着头,“在VIP病房,医生确诊是肺炎,还好不算很严重……”
  “恩。”祁少遥冷冷应了一声,抬腿就走!
  帅哥继续低着头,转身面对他走的方向!有没有搞错?好像祁少遥这个皇帝不说“平身”,他这个太监就要一直跪着似的!
  我翻个白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喂!”
  他怔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到我嘴角突然一弯:“少夫人!”
  他那么高兴做什么?我挑挑眉,仔细打量他,这个人浓眉大眼,很是面熟!
  “啊!”想起来了!
  “是元谨啊!”抬手习惯性的拨乱他的头发,这家伙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被我一揉就成了鸟窝!还呵呵的傻笑着,挠挠后脑勺!
  “几年不见长这么高了!”以至于我看着他的时候要仰着脖子,揉他的头发还要踮起脚尖!
  元谨是个孤儿,从小在街上游荡,打架斗殴,混吃骗喝,16岁那年的某一天深夜,他不知中了什么邪,打劫了同样中了邪,一个人三更半夜跑到江边漫步的祁少遥。这场拦路抢劫的结果是,劫匪被“受害人”抢走了身上仅有的五块钱,并被“受害人”推进冰冷的江水中冬泳!半小时之后,元谨哆哆嗦嗦打着冷战爬上岸,看到的是祁少遥坐在岸边,手里拿着花他那五块钱买来的两厅啤酒!从此他们结拜做了兄弟,祁少遥还大发善心资助元谨去念书,元谨也因此告别了他的混混生涯!
  那么出现刚才那一幕“皇上与太监”就不奇怪了,这是祁少遥和元谨一贯的相处模式!明明号称兄弟,元谨看待祁少遥反而更像是“再生父母”!
  元谨憨不拉叽的笑着,跟刚才谨慎的样子判若两人!
  “少夫人你可回来了!”
  我张口刚要回答,前方的祁少遥突然停下——
  “元谨!”带着严重警告意味的两个字!
  元谨吐吐舌头挤眉弄眼,在我面前他还是比较可爱的,不像面对祁少遥时那么拘束。
  他把我带到了祁歆的病房,祁少遥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却也没有阻拦。
  祁歆躺在床上,厚厚的大被子裹着她细小的身躯,脸色苍白!
  “高阿姨!”看见我,她绽开一抹笑,抬起手来招呼我过去。小小的手背上插着点滴的针管,透明的塑胶线蜿蜿蜒蜒连着床头铁架上的药瓶,药水一滴一滴落下……
  那药水的滋味一定很苦……苦涩的味道弥漫在病房中,刺激着我的嗅觉……
  “歆歆……”我怎么忍心看你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坐在床边顺着她柔软的发丝,真恨不得现在生病的那个人是我,让我来替她承受所有的苦!
  “阿姨,歆歆不难受!”明明说话的气息那么轻,却要努力的睁大眼睛,强装出神采奕奕的样子!
  歆歆不难受……歆歆不难受……
  我可怜的女儿,疾病折磨着你瘦弱的身子,你怎么可能不难受?
  “乖……”我强忍着眼泪。歆歆那么坚强,我怎么可以在她面前哭?我看到祁少遥背过身去,挺拔的背影竟隐约有些弯曲……
  即使爱情不再,至少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牵挂。可是为什么,你不再是六年前不知进取的祁少遥,我不再是六年前金钱至上的高鶱霨,我们却依然连一个六岁的孩子都照顾不好?
  医生把房门推开一条缝隙,朝祁少遥点了点头,祁少遥跟出去——
  “怎么会复发?”我隐约听到他的声音。
  复发!?
  祁歆居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感染肺炎!
  “元谨,你帮我照顾歆歆!”我交代元谨,自己起身跑出去!
  祁少遥和医生面对面站着,医生的眉头深锁,“不是告诉过你,孩子很虚弱,不能受一点风寒?”
  听到医生责备的语气,祁少遥就像一个低头认错的小孩,轻叹着:“我一直很注意……”增强抵抗力的补品一样也没少吃,天冷了加衣,天热了连凉水也不敢给她喝,怎么还会感染了肺炎?
  “这次是感冒引起的。”医生说:“孩子感冒了,你都不知道吗?”
  祁少遥脸一红:“对不起……孩子平时都有保姆照顾……加上我最近比较忙,所以……”
  “忙?”医生轻轻一笑:“工作忙可以当作忽略孩子的借口吗?别跟我说对不起,孩子是你的,交给谁照顾是你自己的事……我只是尽我医生的职责!”
  医生转过身去,不一会又回过头来:“孩子不懂事,看到好吃的当然会嘴馋……容我多嘴说一句,换作我,绝对不放心把这样一个随时有可能复发肺炎的孩子交给保姆照顾!”
  嘴馋?祁少遥忽而抬起头来,他已经交代家里所有人,任何冰的凉的都不能给祁歆吃!怎么还有人敢?
  医生竖起两根手指:“冰激凌……两个!”
  “咚!”心被猛的撞了一下!我站在祁少遥身后手足无措……歆歆以前就感染过肺炎……歆歆不能着凉……歆歆不可以吃冰激凌……而我给她吃了两个!
  “K!”祁少遥一听冰激凌三个字整个人都震怒了!掏出手机一接通就开骂:“你们活腻了?居然给我女儿吃冰激凌!?”
  他阴沉沉的脸色,吓得我情不自禁后退一步,战战兢兢开口:“别骂了……冰激凌……是……我……给她吃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