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涩果 No.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腾跃报了警,随即果断下达命令:“小高你出去安排记者照常进场,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钟倾封锁后台所有通道,记住记者除了大厅哪里也不准去,里面的人未经允许也不准出来!黎璐去外面等警察,从后门带进来,千万别走漏风声!”说完抬眼看着祁少遥,等他的反应。
  祁少遥蹙眉望着地上小杨口吐白沫的尸体,伸手揽过花容失色的岳圆圆,沉声到:“我们会照常出席记者会,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然后才转眼看岳圆圆,她的身子抖的不像话!
  连高腾跃都看不下去,像岳圆圆这样娇弱的女子,看见此等可怕场面一定吓坏了!“圆圆,别害怕,我们会处理好的……”他出声安慰,然后抬头看我,以为我会和她一样惊慌失措,也想安慰几句,想不到我竟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祁少遥也跟着叹了口气,一边牵着岳圆圆出去,一边柔声交代:“呆会你什么也别说,要是记者问你,你就说你身体不舒服,剩下的我来帮你说……”
  “切!”我白他一眼。
  高腾跃在一旁急道:“还不快去做事!愣着干嘛!”
  “知道啦!”没好气的也送他一个白眼,转身出去招待记者。
  记者会开得还算顺利,后台死人的消息并没有传出来,我一直在现场看着,也不知道警察来了之后,后台的情况怎么样。
  直到岳圆圆把她的两件新作品展示出来,祁少遥代表她做产品推介。
  他指着礼服严肃的表情,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一颗大石,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认真的他,他在我面前从来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调调,而今看到他在所有人面前完美的表现,我才惊觉,自己对他的了解真是太少了!他到底还藏着几个假面,是我从来没有看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的?
  我低着头,耳边飘过他沉稳有力的声音,脑海里竟一幕幕放映着我们的过去,刚认识他,他宣布我成为他女人的时候……在医院里他当着何少澜向我求婚的时候……听说我怀孕把我抱起来转圈的时候……他彻夜不归的时候……冷漠的提出离婚的时候……
  脑袋突然晕晕的,胸口也跟着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一敲!“咚……”狂跳了一下,才慢慢平复下来!
  是怎么回事?我轻轻抚着胸口,这时钟倾悄悄走到我背后,轻声耳语:“高总让你进去一下……”
  也许是后台的杀人案有了眉目,我朝下面微微点头,退出会场。
  “你就是高鶱霨?”一个警察拦住我,不让我进入案发现场。我点点头,抬眼看了看后台所有人,他们都站在警察后面,好像刻意要和我拉开距离一样,有的眼睛里写着不可置信,有的则状似惋惜的摇头!
  “你们怎么了?”我失笑!
  “废话少说!”警察口气真凶!“你认识死者吗?”
  “认识!”我实话实说。
  “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就刚才,在会场,他拿了主席台上的水……”
  “是放在主席台上的水,还是你手上的水?”
  “是我手上的,不过我也是从主席台上拿的……等等!”我终于了解刚才那些人看我的怪异眼神是什么了!
  “警察先生,你该不是怀疑我杀了他吧?”
  警察冷冷一笑:“我没有说他的死因,你怎么知道是他杀?”
  “喝!”我甩甩头,“这不是明摆着嘛!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而我很确定我的员工没有羊癫疯!不是中毒是什么?”
  “你连中毒都知道?”警察冷笑!
  原来他设了个圈套让我往里钻!我两手一摊:“我怎么会知道?”
  警察合上记录本,“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们都会调查得清清楚楚!”
  我冷声,“那就麻烦你们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调查!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证明我没有杀他!”
  “是吗?”警察讪笑着回头,所有人竟然同时后退一步!只有高腾跃和黎璐傻愣愣的站在原地,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生怕惹祸上身的摸样!
  “你们……”我心里突然凉了一截!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临头各自飞么?
  “你看——”警察一脸自信:“他们谁都无法替你作证!”
  我深吸一口气,“就算这样,那我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我和他无冤无仇——”
  警察很快打断我!“人都死了,你一个人说无冤无仇谁知道?还是麻烦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说着伸手拉住我的胳膊!
  我一挥手甩开他,后退一步,有点慌了:“我没有杀人!”
  警察冷笑,从背后掏出手铐:“如果你不配合,我们一样有办法带你走!”
  我再次看向高腾跃,如果连他都不肯为我说话,还有谁能帮我?然而他一直垂着头,我们之间好像慢慢裂开一条鸿沟,我一个人独自站在鸿沟彼端,显得那么孤立无援!
  “好……”我缓缓叹气,“我跟你们走……”
  警察满意的点头,做了个请的姿式——
  “等一下……”高腾跃终于开口了,声音懦懦的:“我可不可以保释她……”
  我停下来,心里升起小小的希望,就算刚才他不愿为我作证,现在他能够出面保释我,我也可以原谅他——
  然而警察果断的拒绝打破了我小小的希冀:“不行!在尸检报告出来之前,谁都不能保释嫌疑犯!”
  嫌疑犯!我高鶱霨从小爱国爱民,遵纪守法,连红灯都没有闯过一次,我还支持社会公益事业,主动捐款给希望工程……居然眨眼间就变成了杀人嫌犯!
  我无可奈何的扯了扯嘴角,看着高腾跃:“什么都别说了,清者自清,我跟他们走一趟就是!”
  找不到证据,最多24个小时,他们就该把我放出来了吧!
  然而糟糕的是,他们找到了证据。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想找更多的证据,于是现在已经是我在警察局呆着的第25个小时了!
  我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面前是一张三角形的审讯桌,房间的左上角有一台摄影机时刻监视着我。墙壁上的时钟滴答滴答,时针和分针重叠指在12上,外面的太阳应该暖洋洋的吧,可惜这间小房子没有窗户,只有桌上一盏昏黄的台灯,射出刺眼的强光,划破的黑暗空间显得更加阴冷绝望!
  25个小时之内,审讯室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警察叔叔不厌其烦的轮流对我进行疲劳轰炸。
  把我带回警局的那个人姓方,是他们这队的大队长。方队长好像已经认定了我就是杀人凶手,据他所说,法医的报告证明小杨死于一种重金属中毒——“铊”,在小杨喝过的那瓶水中也确实找到了这种物质,这瓶水原本是我给祁少遥的,被小杨误打误撞喝了,我还对他说“抢什么抢,这是祁少遥的水,喝死你!”,更可怕的是,在祁少遥换下来的那件衣服上咖啡的污渍中也找到了“铊”,而咖啡是我泡的!更有人证证明我几天前在医院里大声叫嚣要用“铊”毒死祁少遥!
  种种证据表明,我真正想杀的人是祁少遥,小杨只不过是倒霉做了替死鬼!
  “呵呵……”我忍不住笑起来,早就被他们问得失去了斗志,懒懒的回一句:“我为什么要杀他?”别说我不可能杀人,即使我是个变态杀人狂,我也不会杀祁少遥!杀了他,我女儿岂不是没了爸爸。我自己从小没有爸爸,我很清楚没爸爸的孩子多可怜!
  方队长抽出一张单子开始念:“祁氏现在的资产,包括动产不动产,以及祁少遥的私有财产,总计五十八亿七千三百七十万,旗下11个服饰品牌每年不断增值,你想要吗?”
  我不屑的撇撇嘴,他把单子放在我面前,我看都懒得看一眼,“谢谢你告诉我他有多少钱,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不回答我的问题,继续说他自己的:“他只有一个六岁的女儿,如果他死了,你想这些钱是谁的呢?”
  “够了!”我低吼,轻轻一拍桌子!不要跟我提祁少遥会死的问题,我不想听!一年之内,祁父死了,祁二夫人死了,祁少逸死了,就连祁少遥也受到威胁,祁家就像被诅咒一样,谁来当家谁就是下一个离开的人!
  “58亿……”我喃喃的重复着,我离开祁家才短短六年,祁少逸已经把家产扩充到58亿!我从来没有想过继承了祁氏的祁少遥竟然这么有钱!偌大一笔财产,难免不遭人觊觎,那个幕后推手是谁?
  “是啊……58亿,谁看了不会心动呢?”方队长冷笑,“何况是你……如果他死了,你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祁太太!”
  我一怔!“你怎么会知道……”随即又笑了起来,他是警察啊!警察想要查一个人,祖宗十八代都可以查出来,何况是几年前的一桩婚姻!
  他冷冷看着我,“我说得对吗?祁太太?”
  “不!不对!”我大声否认,“既然是夫妻,我怎么可能谋杀自己的丈夫!”
  “丈夫?”他站起来,居高临下咄咄相逼:“你爱他吗?或者你更爱他的钱!”
  “不……不是的……”
  我恍惚的摇头。昨天以前或许我还会笃定的说我嫁给祁少遥就是因为他有钱,可是昨天,许小山要打他的那一刻,当我冲上去挡在他前面的那一刻,我就动摇了……如果他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男人,一个和许小山一样一文不名的男人,当他出现在我面前,强势而霸道的说——“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不是依然还会选择他?
  方队长轻蔑的看着他面前这个“谋杀亲夫”的女人,“那么我说对了,你恨他!恨他逼你离婚,所以你干脆趁离婚之前杀了他,至少还能得到一大笔遗产!”
  “没有!”我再次焦急否认!“我不恨他……我……”我只是有些讨厌他……不是,我也不讨厌他……我是不甘心,不甘心他婚前和婚后的变化竟然这么大……
  婚前,祁少遥是一个很有理想的人,他总是神采奕奕眉飞色舞的为我们描绘未来的图景,他说父亲对他期望很高,希望他能继承家族事业,可是同时他也知道,同父异母的哥哥祁少逸也很想继承这份家业。就像他母亲说的,祁家的这份家业是祁少遥的爸爸和祁少逸的妈妈一起辛苦打拼出来的,他们母子三人坐享其成那么多年,已经欠下祁少逸母子很多,所以他绝对不会和祁少逸争夺什么,为了不带走祁家的一分一毫,他很努力上进,他想在三十岁之后创办自己的投资公司,我们搬出祁家大宅,和何少澜住在一起,如果妈妈愿意,他还想把她接来,一家人和和美美共享天伦,再也不用寄人篱下……可是婚后,具体的说是在何少澜死后,一切都变了,他再也不提那些理想和目标,那个信誓旦旦说要大展宏图的人消失了,他每一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碌碌无为……
  是什么让他改变?还是他之前对我说的那些承诺,都是在哄我,为了把我哄进祁家……
  如果他不爱我,为什么要让我进祁家的大门?如果他爱我,为什么等我进门后又冷落我,甚至不到一年就想离开我?
  “哈哈哈……”我想我现在的笑比哭还难看,心里凄楚冰凉的滋味一点点侵蚀。是我太自私了,只看到自己的委屈,每天等他盼他,终于看见他就只会问,你去哪里了?你怎么不回家?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家里的日子很难熬?你知不知道你们家的人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全部很冷漠,很讨厌!我从来没有在意过他的变化,从来没有关心过他为什么会这样。从来没有!一次都没有!
  我只会不停的怪他,一次又一次责备他!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然后我在他的衬衫上发现了女人的口红印,最后他对我说,“高鶱霨,我们离婚吧!”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一切的原因都是我,而不仅仅是他祁少遥犯了错!
  错的最离谱的人是我,而我居然还执迷不悟!
  “没话说了?”见我久久不做声,方队长又坐了回去,抬手指着我背后的墙壁:“招了吧,高鶱霨,看看你后面那行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虚弱的摇头,“我没什么好招的,我也有权利保持缄默,不是吗?”
  “好啊!”方队长默然的坐在对面,“我看你能缄默多久!”
  我们面面相对,审讯室里突然安静下来,连空气都好像停止了流动。
  我很累了,真的累了,呼吸都是一件耗费体力的事。缓缓趴向桌面,脑子里不断闪过祁少遥的脸,如果给我一次机会走出这个牢笼,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回到他身边,问出我一直欠他的那句话——你心里藏着什么秘密,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让我陪你分担——不管他是不是还想把我留下来!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我以为我会被闷死在这个地方。审讯室的大门又被推开,方队长被叫了出去,几乎同一时间,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洪亮的嗓音叫醒我——
  “高鶱霨!你被保释了!”
  我愣愣的站起来,看着那位威严的局长。他朝我点头微笑,“出来吧,保释你的人是你的丈夫,祁少遥——”
  “祁……少……遥……”我木然重复他的名字……居然是他!他居然会来保释我这个被怀疑谋害他的人!
  “仙仙!你在里面吗?”我听到了祁少遥焦急的呼唤,隔着那道薄薄的门板仰头张望!
  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他的声音那么近,那么亲切……
  就算几十年之后,我老得什么都记不清,也还会记住这个声音,在我最困难无依的时候,在所有人都离开我,躲着我,视我如毒,极力与我撇清关系的时候,他出现在我面前。
  我低着头不敢上前,我怕是我的幻觉。我不敢相信,在我骂过他,打过他,恶毒的诅咒过他之后,他还会不计前嫌,一肩揽下我这个莫名其妙的麻烦!
  李局长侧了侧身子,隔着大门,祁少遥看到了我。
  “仙仙!”他冲进来,一把将我搂紧怀里!
  “还好……还好……你还好好的……”
  我靠在他胸前,他的胸膛剧烈起伏,双臂紧紧抱着我,生怕我会突然不见一样。他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告诉我他是真的来了,不是我在幻想。
  双手慢慢抬起,放在他的腰际:“遥……遥遥……”声音沙哑,泪水更加汹涌!
  “我以为你不会管我了……”我以为他最讨厌的人就是我。
  “你是我老婆,我不管你还有谁管你!”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凶,而我却在他怀里笑了。
  那一瞬间的心情,没有人可以用语言形容,也许他看到我的脸,就会知道,从这一秒开始,他在我生命中扮演的角色,再也没有人可以轻易取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