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涩果 No.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家里果然如祁少遥所说空无一人,元谨也很自觉地选择了“回避”。
  我们手牵手上楼,拐弯,前进十二步,出现在右手边的红漆木门,走廊墙壁上挂着风景画,脚下铺着暗色织花的厚地毯,最尽头的那个古董花瓶……一切的一切都和六年前我走的那一刻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身边的这个男人,牵着我的手,带我回来,而不是冷冷地背靠着门框,目送我离开……
  抬头微笑,心有灵犀。推开门,我们的卧室,也和六年前一模一样,祁少遥没动过这里的一草一木,我不知道,这六年来,他是一天也没在这里住过,还是真的对它们爱护有加。
  浴室的门微敞。
  “洗个澡去去晦气……”在警局呆了一天不洗不行,他笑着拢拢我的头发:“我去拿换洗衣服,再弄些吃的……你一定也饿了……”
  他温柔的体贴已经消失了太久,如今失而复得,哪有不享受的道理!我温顺的放开他的手,转进浴室,这间浴室和我记忆中有点不太一样,马桶和花洒似乎换了方位。不过也许是我太久没回来,弄错了吧!至少我还记得,装修的时候工人马虎,把冷水管和热水管对调了,所以左边才是热水。
  站在花洒下,拔光了身上的衣服。
  外面传来祁少遥的声音:“仙仙,我把换洗衣服放在门口了!”
  “哦!”随口应道,拧开水管——
  “啊——”冰冷的水!
  “仙仙,怎么了,怎么回事?”祁少遥一头冲了进来!
  我正抱着身子往外跑,两个人撞在一起!
  “水!水好冰!”我指着花洒语无伦次!
  他搓了搓我冰凉的臂膀,走过去把水管打到右边:“右边才是热水。”
  “不是左边么?”我跟在他后面。
  他突然笑起来,“你忘了,这里曾经大堵塞,我重新装修过了!”
  大堵塞?我完全没有印象!
  “还不是你!”他微眯着眼,“走的时候把金银首饰全部冲进下水道,能不堵么?”
  啊!我俏皮的吐吐舌头,他不提我倒真忘了,我还干过这么一件蠢事!
  “仙仙……”他的眸光突然变深!
  “恩?”我抬起头来看他,在想起那件愚蠢往事的同时,又忘记了我还全身**!
  他长臂一伸,将我拉近怀里,翻身按在墙上!
  “啊……”脚下一滑,被他腾空抱起,坚硬的突起抵在腿间,火热的吻封住我的**!
  热水浸润他倔强的发丝,温顺的贴在额头,水珠沿着挺直的鼻梁滑下,一滴一滴凝聚在方正的下巴,再继续下落,打湿雪白的衬衫。
  他的眼睛轻轻闭上,鼻尖贴着我,浴室里蒸腾的热气包裹着我们,白朦朦的水雾浓得就像他此刻驱不散的柔情。
  “仙仙……”他呢喃着我的名字,“六年了……你走了六年……”
  六年了么……转眼已经六年了……
  “你走的时候也是冬天……圣诞节……外面下着雪……”
  是啊……圣诞节……我等你买圣诞树回来……结果只等到一纸离婚协议……
  “……你,想过我么……”
  他的大掌扣住我的后脑,紧张得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孩子。
  手指抚上他的脸庞,皮肤的触感和早已刻画在记忆深处的线条一点点重叠……我每天都在骗自己,骗自己一点也不想你……我也像一个任性的小孩子,把你当作我最珍爱的玩具,一旦不顺心,就远远把你踢开。
  我是个不诚实的孩子,告诉自己,也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即便,我也一点都不喜欢和你吵架的感觉,即便,每次骂完你我都会后悔……可是不惹得你来大吵一架,我又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你多看我一眼……因为你见到我的时候总是那么冷漠。
  “仙仙……”他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近:“我好想你……每天每天……都在想你……”
  呵呵……原来你也是个不诚实的孩子……
  “遥……”我的手滑下,抱住他的肩膀。你和我一样蠢啊……如果我们肯早一点诚实面对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迷失,不会越走越远?
  “遥……我也想你……”手指一点点拉开他的衣领,就让我们从这一刻开始,学会诚实的面对彼此。
  大腿主动攀上他紧致的腰线,他的指尖沿着身体曲线,抬高我的腿,让我更贴近一点。欲望的焦点强烈的呐喊着需要释放,可他只是在我的边缘轻轻磨蹭。
  仰头细细抽气,眼睛睁开一条缝,他微红的脸庞就在眼前,额头上一粒一粒闪着光的,不知是水珠还是他极力隐忍而来的汗珠!
  “可以么?仙仙?”
  我突然笑了,在他唇上啄一下:“你话好多……遥遥……”
  他低笑,腰一沉!空虚的时间也被他填满了,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件极其珍贵的宝贝,被他捧在胸口,心脏呯砰跳动的不规则旋律,相反的让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安定。
  “仙仙……我不准你走了……无论如何都不准你走了……”
  究竟是他要我走,还是我自己要走,这个问题看起来已经没有再争论下去的必要,总之,我不会走了,就算他赶也赶不走!
  战场从浴室转移到床上,祁少遥的床——不对,是我们的床,怎么躺着都比我自己小公寓的那张床暖和——因为耳畔有他的呼吸,他的手搁在我的腰上,很重,但很甜蜜。
  “喂……问你个问题……”我用手肘推推他,他哼哼两声,好像很困的样子,翻身把我搂得更紧一些:“问!”言简意赅。
  当我说话的时候,我很怀疑他有没有在听,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你来救我的时候,就不怕我会不领情?”照我之前的态度,他很有理由这么认为,何况我之前那样整他,他居然没有报复我,让我在警察局里自讨苦吃!
  他突然捏住我的鼻子,直到我皱眉抗议才松开,忍俊不禁:“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幼稚?”说实话,我真的是这么以为的,以前的祁少遥,我整了他,他才不管我是女人,一定是要整回来的!
  他嘟着嘴:“哼!换了你的座位,就拿咖啡泼我!”
  吐吐舌头,原来我的小伎俩早就被他识穿了!
  “你说你无聊不无聊?”
  还好我无聊,不然现在我还能躺在你身边,满足的抱着你吗?
  “遥……”我心疼的抚过他的脸颊:“他们说,咖啡里面有毒……”还好他没喝,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祁少遥好像完全没有听到我的话,径自说着自己的:“恩,你确实无聊,两个破牌子也值得你换来换去!”他指的是发布会上我把我和岳圆圆名牌对调的幼稚行为……
  “如果不是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管我了?”
  他缓缓摇头:“不是不管……”眼珠转了转,有点愁绪的表情突然明朗起来:“不过本少爷估计就不会亲自出马咯!”
  “臭美吧你!”拍他的头一下,他很配合的偏向一边,搂着我哈哈大笑起来!
  谢天谢地,我还会嫉妒……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嫉妒心解救了我们痴缠多年的爱情,不然,我和你可能永远都走不到这一天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