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涩果 No.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睡了有生以来最香甜的一觉,等我醒来,太阳已经落山。闭着眼,伸手划了划,祁少遥不在身边。
  “遥遥?”我睁开眼来,他站在窗口。夕阳的余晖洒满全身,背影却有些模糊。
  “遥遥……”悄悄走过去,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撒娇的贴上他宽厚的背脊:“你在看什么?”他一直望着窗外通向大门的那条路。
  轻轻笑了,把我拉到身前:“我在等歆歆……”
  “她快放学了……”靠在他怀里,我也看着楼下那条路。短短一天之内,我们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时候最想看到的就是我们的女儿……
  “不行!我得赶紧换衣服!”我突然挣脱他,万一被女儿看到我衣裳不整的样子,我还怎么见人?
  “还早呢!”他又把我拉回去,脸颊轻轻蹭着我:“再抱一会儿……元谨去接她,刚刚才出门……”
  “不要!”我又跑开,我得提前做好准备!打开衣橱,里面只有一件女装——六年前我没有带走的,祁少遥唯一送给我的一件小洋装!还好衣服的体积大,不然也被我冲进下水道,现在我就没衣服穿了!
  一边把衣服套上身,一边开口道:“我要回去小公寓拿衣服——”
  “不可以!”祁少遥果断拒绝!
  我瞪着他,“干嘛?还怕我跑了不回来?”说了不走就不会走,我向来说话算话!
  “不是!”看着我认真的摸样,他好笑的摇摇头:“只不过你现在还不方便出去,你也知道外面那些记者……”
  “哦……”低下头,差点忘了,我现在还是杀人嫌犯呢!
  “你要拿什么,呆会元谨回来叫他去!”他在床沿坐下,拉我坐在他腿上,亲密了碰了碰我的脸,看我一脸不高兴,便问:“怎么了?”
  我摇摇头:“遥……你不怕我……”连警察都怀疑我想杀他,为什么祁少遥一点戒心都没有?
  “胡说!”他敲了我一记:“怎么可能是你!我心里有数!”
  你心里有数,是清楚我不会害你,还是你早就知道谁要害你?有短短一秒钟,我反而希望那个害他的人真的是我,这样就不会有不可预知的危险隐藏在看不见的黑暗里!
  “别胡思乱想了!”他不在意的吻吻我的头发:“没人害我,是他们大惊小怪!”
  真的吗?我心里有隐隐的不安,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简单!如果按他说的只是巧合,那么矿泉水和咖啡里的毒从何而来,我知道“铊”这种物质不是轻易可以得到的!
  “遥……”我转过身去,认真的看着他:“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我猜想他心里可能有一个大秘密藏了很多很多年,他不告诉我是不想让我担心,事到如今,他不说我反而更担心。
  他一怔,脸色暗了暗,随即叹口气:“仙仙……我们说好,你不能生气,我才说……”
  “好!”我点点头:“保证不生气!”他的那个惊天大秘密就算把我吓一跳,我也绝对不逃避,和他一起面对……
  他沉默了一阵,终于开始说:“你怀孕的那个时候啊……”小心翼翼看着我,措辞谨慎:“你还记得吧……脾气稍微有一点点转变……”
  想说什么就直接一点嘛!拐弯抹角!
  “我知道,不止一点点,是很差很差!经常莫名其妙乱发火!”我干脆坦白,怎么样?怀孕的人本来就有小脾气!
  “这很正常吧!”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是是是!”他频频点头:“我非常理解!”
  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明明睁着眼说瞎话!他要是能理解,当初还会为了避开我彻夜不归吗?
  “然后嘞?”我问,这个和害他的人有什么关系?我的烂脾气都是冲我老公一个人发的,无名火从来没有烧到第三个人身上去,貌似他要报复的是我?怎么可能!
  “然后啊……”他低下头去,声音越来越小:“然后有一天我一个人在酒吧……我就不敢回家啊,怕你又说我浑身酒气……我就想你真好啊……又温柔又体贴……我说什么你都很崇拜我的样子……”
  有吗?我好笑的看着他……就算有吧!
  “说重点!”少拍我马屁!
  “后来,你就来了!”
  我来了?我从来没去酒吧找过他吧?
  他的声音更低了:“其实是我以为你来了……醒来我才发现不是你……”
  好嘛!另外一个女人!
  “是谁?”我恶狠狠提起他的衣领,我要先拔了他的皮,再拔那女人的皮!
  “就是那个……你也知道嘛……”他开始在床铺上画圈圈……
  我眯起眼,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岳、圆、圆?”
  他不点头承认,也不摇头否认。不用说,我已经知道了!
  再次提起他的衣领:“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秘密?恩?”很明显,他的目的是转移我的视线,不过他很成功,抛出这颗**,如他意料之中炸得我忘记了我问他那个问题的初衷是什么!
  他举起三根手指:“我发誓,我那时是真的不知道原来你们认识!”
  “恩!”我咬着牙:“还是很好、很好的,好、朋友呢!”
  “对啊……”他摆出一副懊恼的样子:“难怪你们这么像……”
  “哪里像?”真诚善良的高鶱霨怎么会和岳圆圆那个奸诈狡猾的女人相像!
  “就是一些小习惯啊……还有说话的语气、态度、动作……遇事的反应……”我的脸色已经非常不好看,他也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老实的闭嘴。
  这也难怪,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难免培养出一些相似之处。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以后的经历不同,有些深入骨子里的东西,还是一辈子也改不掉!
  “所以说……这就是多年来你一直和岳圆圆藕断丝连的原因?”我的语气稍有缓和,他也终于有勇气点头承认了。
  好吧!看在你一直把岳圆圆当成我的替身的份上,我可以考虑给你一次机会!
  “那么——”我眯着眼:“你以后还见她不见?”
  “不见了!”头摇得真快!
  满意的拍拍他的肩:“那炒了她吧!”在公司难免见面,炒了她才能彻底断绝往来!
  “啊?”他居然犹豫了!
  不是舍不得吧?我生气了,起身要走,手被他紧紧拉住,但他不说话,头越来越低,好像在思考着不解雇她的理由!
  房间很静。
  突然一阵音乐,把我吓得抖了一下!他顺势圈住我的腰:“先接个电话!”好像电话是救星一样,迅速拿起手机:“喂?”
  哼!再次起身想走,他强硬的抱住我,不准我离开!
  “你说谁?被谁接走了?”他的声音突然大起来!
  我一惊!“被谁接走了”?他说的该不会是我女儿歆歆吧?元谨去学校没接到人吗?
  乖乖坐回他腿上,“歆歆?”小声问他。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你先去他家要人!我马上就来!”
  “是不是歆歆?她被谁带走了?”祁少遥一挂电话,我马上就问!岳圆圆的事情抛在一边,谁都没有我女儿重要!
  祁少遥依然不回答,挂了电话马上又拨通另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劈头就问:“谁允许你去接我女儿的?”
  “我现在就过来!你最好给我好好照顾她,少了一根汗毛我为你是问!”
  “到底是谁?”他挂断电话,我又问!
  我去学校接过歆歆,我知道如果不是很熟悉的人,不可能轻易带走她!
  祁少遥叹了口气,“是岳圆圆……”
  岳圆圆!她想干嘛?
  紧张地扯紧他的衣服!祁少遥安抚的拍怕我的背:“没事……她以为我还在警局,所以自作主张帮我去接人……”
  “是吗?”我眯起眼,她会这么好心?
  祁少遥点点头站起来,“别想太多,我现在就去带歆歆回来……”
  我能不想吗?据祁少遥刚才的描述,我已经能拼凑出个大概!祁少遥认识岳圆圆的时候,正好是我怀孕的时候,也就是岳圆圆和她以前那个混混男友分手来投靠我的时候。我早想到,我嫁了个好老公这件事会让岳圆圆眼红得不行,所以故意不介绍祁少遥和她认识!想不到她居然有本事偷偷摸摸勾搭上祁少遥,现在又擅自带走我女儿,威逼我老公上门见她!她有什么不轨企图我会看不出来?她当我是死的!?
  我一路跟在祁少遥身后下楼:“我也要去!”
  祁少遥风风火火往外跑,一边穿衣服,一边嘱咐:“你千万别出门,外面有很多记者!”
  “我不管!”我跺脚!就是铁了心,非去不可!
  “仙仙!”他无奈的返回来:“我只是去接女儿,很快就回来,你不相信我吗?”
  “我……”我能说我不相信吗?刚刚和好,还很脆弱的感情,说出这一句恐怕又要裂开一条缝了吧?而我也不想看到祁少遥受伤失望的样子。
  祁少遥弯下腰,轻轻在我额头一吻:“我答应你,明天就炒了她!”
  “真的?”我抬起头来,坚持要去的决心开始摇摆……
  “恩!”他郑重的点头。
  “不过——在这之前,你总应该把厨房里的菜先炒了吧?不然我们歆歆回来要饿肚子了!”
  我慢慢绽开一抹笑,得到他的保证还有什么好拗的?我知道他不会骗我——只不过还有一些事情他不想说,瞒着我而已……望着他的背影,深深叹气。那个秘密到底是关于什么?他为什么一点都不肯向我透露?难道,我真的什么忙也帮不上吗?
  我不会再逼他做任何事情,我期待,总有一天,他会心甘情愿告诉我……
  饭菜上桌的时候,祁少遥果真带着女儿回来了。
  从餐厅的落地窗看到外面前后驶进来的两辆车,一辆是祁少遥的“新宠”宾士,另一辆是“旧爱”保时捷。
  宾士直接开进车库,保时捷在门前停下,祁歆从里面跳下来,循着菜香找到了我。
  “妈妈……”她冲上来,一把抱住我的大腿!
  我一愣!
  “妈妈——”甜糯的嗓音再一次呼唤!
  “歆歆……”抓在手上的一把筷子慢慢掉在地上,“歆歆……你刚才……叫我什么?”
  “妈妈!”歆歆抬起头来,眨着天真的大眼睛。
  “爸爸说,你是我妈妈!亲妈妈!”
  祁少遥告诉她了!
  我抬头看见祁少遥站在门口,一脸温柔的笑意。
  歆歆抱着我的大腿摇晃,一张小嘴喋喋不休:“妈妈,元谨叔叔是个坏人,上次在医院我听到你和爸爸说话,我问他你是不是我妈妈,他还骗我!哼!大坏蛋!妈妈,等下我们不给他饭吃,让他饿肚子!”
  祁少遥还在笑着,眉眼弯弯,嘴角微翘,露出整齐的白牙。夕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月亮升起来之前,淡淡的银光打在他脸上,和着水晶灯柔和的光芒,他的笑容也柔和得像要融进漫天月色里。
  心里最柔软的一角,被什么东西轻轻挠了一下,翻卷起涟漪,泪水像打落水面的雨滴,涟漪一圈又一圈扩散……
  “歆歆……”我慢慢蹲下,用自己的脸贴近她的脸蛋,泪水从我的脸上划过她因奔跑而呈现淡淡粉红的面颊。
  祁少遥也走过来,蹲下身张开双手,结实的臂膀像是雄鹰抗拒风雨的巨大双翅,把我们拥入怀中。
  “好了……一家团圆……我保证,我一定会让我们变成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一家人……”
  “遥……”我已哽咽不成声,只能静静看着他。
  谢谢你……谢谢你把我遗失的温馨还给我……
  他靠近我耳边,低语:“这下总该放心了吧……你是歆歆的母亲,我的妻子……永远,永远,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你祁家女主人的地位……”
  我不要什么祁家女主人的地位,我只想当你的妻子,歆歆的母亲,哪怕有一天你散尽了万贯家财,头上也不再顶着祁氏总裁的光环,我们只是走在大街上一对平凡无奇的夫妻,“祁太太”这个称谓,我依然视若珍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