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涩果 No.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早上7点整,我开始叫歆歆起床。小家伙遗传了她爹爱赖床的坏毛病,“再睡5分钟……”她把小脑袋缩进被窝。
  “再不起床要迟到了……”我在床边坐下来,柔声哄她。这已经是我往返她房间的第三次,也就是说,她已经再睡了3个5分钟!
  我把被子掀开一角,露出她睡得红扑扑的俏脸,她眼睛紧紧闭着。明明早就醒了,却还在眷恋温暖的被窝,不肯起来。
  “妈妈,外面好冷……”她撒娇。
  “乖……穿好衣服就不冷了……”我伸手要拉起她的胳膊,她死死拽住被角。
  没辄了,我叹口气。开始计算时间,8点上课,现在是7点15,再给她睡5分钟,7点20,刷牙洗脸10分钟,吃饭10分钟,还剩20分钟,不知道能不能赶到学校?
  “还不起?”祁少遥出现在门口,他已经整装待发了。
  我点点头站起来,“再给她睡5分钟,来不及就把早点带到车上吃吧……”
  “不行!”祁少遥显然对我的溺爱方式十分不认同,“看我的!”他搓了搓手,走向床边:“祁歆!不听话的小孩会怎样?”
  歆歆在被窝里缩了缩,“大灰狼不要来……”
  大灰狼?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好整以暇地靠在门边,祁少遥蹑手蹑脚爬上床,看来他对付爱赖床的女儿自有一套办法。
  “大灰狼来咯——”他往歆歆身上一扑,开始搔她的痒!
  “啊!哈哈……”祁歆在他怀里拼命扭了扭,找到机会就跳出来:“我醒了,我醒了!”
  祁少遥长臂一揽,把她抱在怀里,抓起旁边早就准备好的毛衣往她头上套:“大灰狼要吃掉懒小孩!”
  “恩~不要,不要……”歆歆挣扎的过程中,衣服已经穿好了。我拧了条热毛巾,抓紧时间帮她擦脸,两个人的配合天衣无缝!
  歆歆被祁少遥抱到镜子前,准备梳头。“爸爸,我今天要扎两个辫子!我们班女生都扎两个!”
  “好啊……”祁少遥把梳子倒过来分发线。
  “爸爸笨死了,每次都扎一边高一边低!我要妈妈!”祁歆朝我招手:“妈妈!妈妈!”
  我接过梳子,看了眼祁歆头上歪歪扭扭的发线。这个爸爸果然笨得很!
  祁少遥装作吃醋的样子:“坏小孩,有了妈妈就不要爸爸了!”
  祁歆居然朝他做了个鬼脸!懒懒的不理他,转过头来看着镜子里的我:“妈妈,今天要把歆歆打扮得漂漂的!”
  很好,爱漂亮,有乃母风范!
  “歆歆,妈妈今天给你扎麻花辫好不好?”
  “好啊好啊!”歆歆举起小手来鼓掌!
  祁少遥退了出去,在走廊碰到元谨。
  “元谨,你开宾士先去警局,我们送了歆歆上学就过来!”他抛去一串钥匙给元谨。有钱人就是麻烦,尤其是祁少遥这种爱车成痴的人,车太多,所以每天早上都要分配一下,今天开那辆车上班比较好!
  关于那辆宾士的故事,我已经听过。三个月前,有四个人一起去买车,他们分别是祁少遥,薛璟天,江晨和任悠然。任悠然这个连学开车都不敢的胆小鬼,看见其他三人一人一辆,于是也吵着买了一部,放在家里自我陶醉。那款车全市只有四辆,车牌号是自选的,我们家这辆前面有个英文字母“Q”。
  所以,要是你在路上看见这款车,想分辨它是属于谁的,其实很简单,看看那俗到家的车牌就知道了。
  不久前的一天,我曾经在我公司楼下目睹过这么一辆车送钟倾上班,可惜我没能记住车牌,不然就知道她吊上的金龟婿是谁了!
  不是任悠然的车,任悠然是个大小姐,而且她的车自买回来就没有离开过她们家的车库。
  也不是江晨,外面盛传江晨是个同性恋,他的最爱就是我们家祁少遥!自从祁少遥和我结婚,他的心就彻底粉碎,他对我的敌意,延伸到所有女性同胞身上,所以他的车从来不载女人。
  那么是薛璟天?据说他怕老婆怕得要死,如果他有外遇,邵玮璇早就剥了他一层皮,还能让他活到今天?
  不会是我们家祁少遥吧?
  我的心一下悬起来!昨天以前,祁少遥做了些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何况我曾经派钟倾和他接触过,以他的****,搭上钟倾也不是不可能!
  “妈妈,你怎么不梳了?”歆歆的催促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快速把皮筋套上:“梳好了,小公主今天真漂亮!”我一边赞美,一边压下心里的疑问,盘算着呆会要好好试他祁少遥一试!
  祁少遥和元谨分别开着保时捷和宾士出门,在山下分道扬镳。我回头看着宾士车绝尘而去,貌似不经意的开口问:“遥,这辆车一直是给元谨开的吗?”
  祁少遥笑笑,一脸小气吧啦的样子:“我才不给他,只是暂时借他开一开,过两天我就逼他去自己买一部,我又不是没付他薪水!”
  “小气鬼!”
  “怎么小气了?这是原则问题,有两样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出让的!”
  “哪两样?”我问。
  “老婆和车!”他答的理所当然!
  “得了吧!”我白他一眼,心里其实在暗爽。祁少遥果然不一样了,以前生怕被我发现他的在乎,现在则是逮着机会就对我表白心意!
  不过这还不够,我要让他从行为到思想全部对我忠贞不二!
  “对了,你还记得钟倾吧!”我突然转移话题,神秘兮兮搭上他握方向盘的手,他没有反应,车子照样稳稳向前:“助理的助理,我知道,还帮我们拍了个广告,提她干嘛?”
  我很自然把重点听在前面那句“助理的助理”,他似乎在抱怨我这个“助理”当初小看他这个“总裁”,只派了个“助理的助理”去和他谈合约!
  “谁跟你说这个!”即小气又小心眼的男人!
  “那你说什么?”他问得不经意。我松开他的手,从他脸上看不出一点端倪。难道是我想太多?我把头偏过去,不想让他发现我正在怀疑他。
  “我就是随便一问!”
  他倒也没再说话,表现出对钟倾兴趣缺缺的样子。
  与此同时,一辆宾士超过了我们,还“滴滴”按了两声喇叭!
  为了表示回应,祁少遥也按了喇叭。我直觉的去看车牌,前面是个“X”。
  “薛璟天?”
  “聪明!”
  “他来这里做什么?”这是去学校的路!
  “送儿子上学啊!”
  “他儿子不是才4岁?”记得开学时我和高腾跃送熠熠来学校,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说服了校长,熠熠5岁,学校都不情不愿,薛璟天儿子才4岁,学校能收吗?
  “学校一开始不收,连我们家歆歆都不收呢!”歆歆6岁,也不到上学年龄。
  “后来怎么又收了?”难道是用钱砸的?
  “交了一笔赞助费……”果然!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薛夫人厉害!”邵玮璇?她做了什么?
  “她指挥她儿子畅畅和我们家歆歆又背唐诗又做算术,最后来了一段流利的英文自我介绍,以证明他们两个是天才!”
  想起几个月前的事,祁少遥开始笑,可怜的校长被薛夫人搞得头都大了!
  邵玮璇果然是邵玮璇,不过,她为什么要做和我一样的事?
  要是祁少遥知道,我送熠熠来学校的时候,也同样在校长面前演了这么一出,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子!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
  我们和高腾跃约在学校门口碰面。
  歆歆和畅畅、熠熠三个人手牵手进学校,我才知道,他们原来是很好的朋友。
  薛璟天有礼的和我们打过招呼就离开,只剩下高腾跃和我们夫妻二人。
  他转身从车上拿出我们要的人事资料,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把资料交到祁少遥手上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你们夫妻俩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祁少遥笑笑:“这事说来话长,以后再解释吧!”
  高腾跃也一笑:“没关系,不解释也不要紧!”
  祁少遥愣了一下,当他是在损自己,慷慨地拍拍他的肩:“好了,算我对不起你,欠你的,等这件事结束了,叫仙仙在家做顿好的,请你来!”
  高腾跃哈哈大笑:“一顿饭可还不起!”他好像在和祁少遥说话,眼睛却斜斜看向我。
  我只能尴尬得陪着笑,站在祁少遥后面。这种时候还是不说话比较好,祁少遥不可能不知道高腾跃当初求婚的对象就是我,他可能以为被我拒绝以后就再也没有下文,绝对想不到后来我又答应了高腾跃什么。
  我叫出那一声“腾跃”的时候,心情其实遭得很,只是想着用什么方式报复一下祁少遥,既然他可以和岳圆圆你侬我侬,毫不在意我的感受,我又为什么不可以给自己找个依靠?只是当时恰巧在我身边的人是高腾跃,如果换成许小山,或者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接受他吧!
  心很虚,我觉得我可以理解高腾跃现在的感受,如果他是真心想要和我共度一生,那么现在他看见我躲在祁少遥背后,心情应该和那天我看见祁少遥把岳圆圆护在身后时没什么不同吧?
  只是他比我有涵养多了,没有当场劈头盖脸就骂过来,甚至刚才熠熠开口想叫我“小高妈妈”,他还及时捂住他的嘴,催促他快点进教室。
  我越过祁少遥的肩膀偷偷看他,他已把目光转向了别处,刚才他说“一顿饭还不起”的,应该是我对他的亏欠吧?这份亏欠我永远也没办法偿还,我和祁少遥之间连着一根长长的线,从他自告奋勇充当高腾跃的“爱情导师”,出主意把我从Z城调回G城,又指使他向我求婚开始,这根线就在祁少遥手中越收越短,最终还是把我扯回了他身边。就算回避,就算争吵,还是无意识中将我们牢牢捆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