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涩果 No.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再次回到警局,方队长对我的态度有了质的变化,俨然我已不是昨天那个嫌疑犯,而是一个无辜被牵连的受害者。我又再一次体验到了钱、权、势这三样东西的好处。
  什么都不用说,一切由元谨代劳,叽里呱啦谈了半天,我们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阳光明媚,就像我此刻扫去乌云的心情。
  没有充分证据起诉,案子没有结,我已是自由之身。
  开心是短暂的,很快我又被阴霾笼罩。案子不结,祁少遥仍然在危险之中。凶手是预谋已久的,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好像时时刻刻都跟在我们背后,算计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就拿“铊”来说,如果不是祁少遥自己提起,我这个数理化白痴,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东西是可以拿来要人性命,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祁少遥为什么无缘无故提到“铊”?他建议我毒死他,可以说逍遥三笑散,七虫七花膏,豹胎易胫丸这类通俗易懂的东西,为什么偏偏是“铊”?为什么他说完之后没几天“铊”就真的出现了?
  “铊好找吗?”我问祁少遥。
  “谁?”他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脸上还挂着笑。
  “没有谁,我说铊。”
  他愣了愣,笑容渐渐消失,“我也是说他啊,他是谁?”他明明听懂了,我说的是“铊”不是“他”,却还要装傻。
  “祁少遥!”我唤出他全名的时候,就是我不耐烦的表现!我已经等不及了,我不想一直被蒙在鼓里,现在有人在威胁我丈夫的生命,就算我一点忙也帮不上,至少我可以预防!
  他叹了口气,“可能要到实验室去找吧!”
  市面上没有的东西——
  “那个人是实验员?科学家?还是化工厂老板?”
  祁少遥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我也不知道。”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我看出来了,刚才警察问话的时候,他也很不配合。这么做只有两种解释,要么他真的一无所知,要么他就是什么都知道,他想自己把那个人找出来,私下里解决!私下里解决又只有唯一的一个解释,这个人关系到他心里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担心啊,怎么不担心?”他的表情根本不像在担心的样子!他敷衍我,宁愿冒生命危险,也不愿把那个秘密公开,包括告诉我!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他是否能明白那种被所爱的人隔绝在心门之外的忧伤?你就在我身边,时不时说着我喜欢听的情话,一次一次我被你的甜言蜜语醉倒,一次一次我被你牵引着走向你预计的那条路,你让我闭上眼把所有都交给你,而你却站在我背后,我看不到你在做什么,只能听见你的声音,你说,往前走,往前走,前面有一座姹紫嫣红开遍的花园,我却不能确定,你是不是已经站在断井残垣的边缘,随时会摔下去粉身碎骨,再也无法陪我一起信步欣赏花园里盛开的风景。
  他的沉默让我的心陷入了极度的恐慌。
  “停车!我要下去!”
  离开你,是我唯一的杀手锏。第一次使用失效,代价是六年的分离,而我再无计可施,又使用了第二次。
  他依然不言语,关键时刻不说话是他最致命的武器!
  我忍无可忍,打开车门就要往下跳!
  “你干什么!”他终于有了反应,双手松开方向盘,扑过来抱住我!脚下猛地踩了刹车,车轮在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后,停了下来!
  “你疯了!不要命了!”他喘着粗气,眼里的慌乱还来不及平复。
  “呵呵……”我苦笑,“如果我要变成寡妇,还不如先死了好!”
  “仙仙……”他拥着我无奈叹息:“不要逼我……”
  “逼你?”我这是在逼你?我挣脱他的怀抱,疯狂捶打他的胸膛!“我逼你?祁少遥,你凭什么说我逼你!你有没有当我是你的妻子?难道我连了解你的权利都没有吗?既然你不信任我,为什么不让我走!”
  “仙仙!”他低吼,撰住了我挥舞的双手。我停下来,看着他紧皱的眉宇,深邃不见底的黑眸,深深呼吸,眼泪在眼眶中慢慢聚集。
  他手臂往前一带,我重新回到他怀中。
  “仙仙……你听我说,有些事,知道得太多,反而不会快乐……”
  这就是你一直不快乐的原因吗?连我都不能让你快乐?
  “可是我现在就很不快乐。”我固执地想要了解他更多。我这个祁太太当得就像一个傀儡,因为我嫁的这个祁少遥并不是我婚前认识的那个祁少遥。
  一下一下轻轻抚过他的发丝,他把脸埋在我的肩窝:“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道歉,我不是弱不禁风的温室小花,当你乘风破浪勇往直前的时候,我想要在你身边,和你一起飞翔,而不是躲在你的羽翼下面。我无法安心的看你一个人抗击风雨,而我独自享受你给我的晴天。
  “告诉我……我什么都不怕……”
  “可是我怕!我怕你知道了,会讨厌我……”
  你的秘密会让我讨厌你?
  “相信我,仙仙,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家……一个真正属于祁少遥和高鶱霨的家……”
  祁少遥走了,他把我留在祁家大门前,就义无反顾的走了。
  面前,是大红色保时捷车轮滚滚卷起尘土。我记忆中最幸福的时刻,是这辆车第一次停在寝室楼下,祁少遥背靠着车门仰头大声呼喊我的名字,我从窗台上俯身看下去,他的手掌在嘴边围成一个圈,“仙仙——仙仙——”一声声飞扬着神采与活力,我兴奋地连拖鞋都忘了换,甩着湿漉漉的头发冲下去,和他一起坐在车里,仰望着满天繁星,雪白的柔荑被他轻轻握着放在膝上,我骄傲的问:“我是你的公主吗?”他宠溺的答:“你是我的皇后!”
  身后,祁家别墅三层楼的高度,挡去了头顶的阳光,我站在它巨大的阴影里,我以为它是祁少遥的城堡,我是国王用城堡来守护的皇后,原来不是。祁少遥说,它不是属于祁少遥和高鶱霨真正的家。那么我们的家在哪里?他现在是要去为我寻找城堡吗?如果城堡要用他的生命来换,我情愿不要城堡,我不要做皇后,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妻子,为他一个人烦恼柴米油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