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涩果 No.8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低着头走进别墅,身边的一切都是暗淡的。祁少遥现在在哪里?他在做什么?我的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即使预感将有大事发生,也只能力不从心的等待。
  一进门,我就看见一个打扮雍容的贵妇人交叠双腿倚在华丽的欧式沙发上。她身边站着一个年轻女人,脚边是一只被翻得乱糟糟的皮箱,手上拎着的那件黑色礼服面熟得很!
  “你在干什么?”我盯着她贴在胸前比划的那件衣服,“把我的衣服放回去!”
  女人怔了怔,看见我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贵妇人也站了起来。
  “哟!”她反应很快,抓起儿媳手上的礼服往地上一扔!“我当这箱垃圾打哪来的呢!原来是祁、二、少、奶、奶、回来了!”
  繁复的称谓,她强调了“二”的读音。
  我冷冷一笑,她口中的“垃圾”是指我的行李,还是我这个人?如果我的衣服是垃圾,她们居然还有试穿垃圾的打算?如果我是垃圾,那么对不起得很,我这个“垃圾”还就在这座“垃圾箱”里住定了!
  “捡起来!”我指着地上的衣服。
  “呵!”大夫人轻蔑的扬起她高傲的头。
  “张嫂——”尖锐的声音在客厅的空气里环绕。很快的,我面前出现了一排陌生的脸孔,她们都穿着祁家佣人的制服。
  “大、少奶奶刚才已经检查过了这箱东西,你把它还给二、少奶奶!”
  “哦。”为首的老妇人小步跑过来,捡起我的衣服,仰头看了看,她不能确定我是不是那位“二、少奶奶”。
  迟钝的“大、少奶奶”这时终于回过神来,“你看我都忘了介绍了,这位张嫂是六、年前新、来的佣人,难怪她不认识你,以前那位对你爱护有加的林嫂,在你之前就已经卷铺盖走人了,你还记得吧?”
  对我爱护有加的林嫂?我当然记得,她只不过心疼我一个人大冬天坐在客厅等祁少遥,好心帮我端了杯热水,第二天就被辞退了!我还记得她走之前幽怨的看着我的眼神,可惜我帮不了她,因为就在同一天,我也打点铺盖和祁家saygoodbye,甚至走得比她还狼狈!
  我冷哼一声,现在的我哪里还有斗嘴的心情?张嫂捧着衣服站在我面前,我没理她,跨过行李箱,径自上楼。
  背后传来大夫人刻薄的声音——
  “张嫂!帮大、少奶奶把二、少奶奶的东西搬上楼!”
  她们再不屑我也不得不接受我在这个家庭存在的事实,因为此时此刻,祁家当家作主的是祁少遥,而不是以前那个和她们一样嚣张跋扈的祁少逸!
  夜晚很快就来了。
  冬天的星星和夏夜里不一样,很高很远,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力,随时都可以抓住你,甩出遥远的天地,在不知名的空间里漂移。
  四周是如此安静,没有祁少遥轻轻的鼾声,我不踏实,不能安心。
  坐在窗台上,俯瞰冷清的院落。
  我在等他,等待的心情焦虑,怅然,却又和六年前大不相同。六年前我坐在这里等他,至少我知道,他在酒吧买醉,或者在某人女人怀里流连,但是现在,我无法想象他在干什么,他一句话都没留下——
  不,他留下了一句,留下一句不确定。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家……一个真正属于祁少遥和高鶱霨的家……”
  我们的家……金窝银窝也是家,狗窝草窝也是家……是我的要求太多,太高了。你在身边时我不懂得珍惜,非要把你逼走了,才明白,有你的地方才是家。在你怀里,家徒四壁也是温暖,没有你,再多财富,都是空谈,是一株我永远无法消受的金碧辉煌的玫瑰,刺尖扎进手心,渗出一粒血珠,暗示美丽的代价。
  “妈妈……”房门被轻轻推开,冷风穿堂而过。歆歆披着被子瑟缩在门口。
  “妈妈……我可不可以跟你睡?”
  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心一软,走过去把她抱进怀里。“好……和妈妈一起睡……”为我们挡风遮雨的那座高山不在,只留下我们母女俩相互取暖。
  歆歆窝在我怀里,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她却瞪着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紧紧盯住我。
  我绽开一抹笑,“睡吧……恩?”
  也许是我的笑容太苦,歆歆摇了摇头:“妈妈……我怕……”
  “怕什么?”我随口问,其实我也害怕。我害怕是因为我不能确定此刻祁少遥是否安全。可是我怎么能让歆歆看到我内心的恐惧,她还只是个孩子。
  我又笑了笑:“妈妈一直在你身边,睡吧……”
  “爸爸呢?”她突然问。
  这个敏感的孩子也察觉到了吗?
  “爸爸只是晚一点回来……”
  歆歆乖巧的点头,往我怀里缩了缩:“那等下爸爸回来,我要是睡着了,妈妈不要让爸爸把我抱回自己房间哦!”
  “好……”我答应着,往下挪了挪,下巴搁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我知道祁少遥一直很注重培养孩子独立,从小就让她一个人睡,而歆歆也习惯了,并不会害怕,今天她却表现得特别胆怯。
  她又不放心的从我怀里抬起头来:“妈妈……”咬了咬唇,欲言又止。
  “恩?”我低声询问。
  她顿了顿,终于开口:“妈妈……我看见大伯了……”
  祁少逸!?
  祁少逸不是死了吗?我想用我坚定的语气打消她的疑虑:“歆歆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可是好像真的一样……而且……大伯还说要带我去玩……”
  “哦……”我缓缓拍着她的背脊哄她入睡,我想小孩子必须把噩梦说出来才会安心一点,所以没有阻止她说下去,只是闭着眼睛静静的听。
  “歆歆不想去,大伯说他一个人在那里好孤单一定要歆歆去陪他,还说爸爸妈妈很快就会来找歆歆的……然后他的手伸过来,歆歆就吓跑了……”她揪紧了我的衣领,“妈妈……歆歆好害怕……大伯是不是要带歆歆去他那个地方?”
  “胡说!”我突然抱紧了她!背后飕飕的一阵凉意,冷汗不知不觉冒了出来!
  “我们歆歆哪里都不去,只在爸爸妈妈身边!”我怕我这时候不护着她,她就会立刻从我怀里消失了!
  我紧紧搂着她,把她的小手撰在手心。感受着她的体温和我的融在一起,才稍稍舒了口气。
  歆歆毕竟还是孩子,说着说着困了,找了个舒服的姿式,沉沉睡去。
  我的心却莫名其妙狂跳起来。
  歆歆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祁少逸在暗示我们什么?我从来不是一个迷信的人,我斥责自己不该自己吓自己,可是酸胀的脑袋却好似无法停止运转,仿佛眼前是一团迷雾,朦朦胧胧惨白惨白,我看不清楚,也想不明白。
  “歆歆不怕……妈妈陪你……”我喃喃低语,像在告诉她,更像在告诉自己。
  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去哪里,我都要一直陪着你……还有你的父亲……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慢慢的眼皮变得沉重,身体堕入一个黑暗的深渊,我想挣扎,却无法阻止它下坠。
  房门发出轻微的声响。
  我一颤!从那个深渊中被拖了出来!冷汗淋漓!
  抬起半边身子,望着紧闭的门扉。
  “谁?”
  房间里静谧的空气好像不在流动。
  我屏住呼吸,房门一动不动。背后凉凉的冷汗,被寒气浸透,忍不住一阵哆嗦。
  看了眼旁边睡得正酣的女儿,帮她掖好被子,我缓缓下床。
  从床铺到大门,中间有一个玻璃的隔断,我手扶住隔断往外看,房门依然紧闭,只是背靠着隔断的沙发,坐垫有些乱!
  有人来过!他曾经坐在这里!
  “遥?是你吗?”我缓缓走上前去,打开门。除了祁少遥,这个家里不会有人来到我的房间。
  果然是祁少遥!
  他背对着我,站在走廊上!
  我松了口气,“遥,你回来了?”
  那个背影颤了颤,忽然笑了,笑声很低很沉,像来自地狱的声音!
  “是我要恭喜你才对……恭喜你终于回来了……回到祁家……”
  他缓缓回头,笑容在脸上拉扯出一条诡异的伏线……
  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