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夺夫大计 No.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又是那个天使的声音,那么悦耳好听,她一定是个很善良的小天使!不知道会不会让我回到人间去再看遥遥一眼呢?我不贪心,真的只要一眼就好了……
  “我说——”另一个声音响起:“你这个女人是蠢猪投胎吗?耳朵不会听,眼睛还不会看?车上安全气囊都没有打开,能撞得多严重?一惊一乍,大惊小怪,左一句要死了,右一句要死了,你也不嫌你自己乌鸦嘴!”
  我眉头微微一皱,天堂居然还有这么毒舌的人……
  “她看起来很严重嘛……”天使在讨好。
  那个声音很是不耐烦,“骗你这么蠢的女人我有什么乐趣!医生说她醒来就可以出院!”
  “真的啊?”天使笑了,一边笑一边跳,高跟鞋踩在地板上,连我的身体也跟着振动起来。我的头又开始痛了……
  “笨得要死!我懒得理你!”回答她的人不冷不热!
  最讨厌凶女人的男人……我要赶快醒来,声讨他!
  眨眨眼,力气奇迹般的回到了我身体里!
  “哇!她醒了——”天使兴奋的冲过来,趴在我身上!
  “三嫂!”她温热的手心覆上我的脸!
  “呃……”忍不住**,她压得我好痛……
  “走开!不知轻重!她身上还有伤!”一只手提起我的天使,将她甩到一边!
  “嫂子,还好吧?”声音突然变得优雅,他好像只有对天使才这么凶。
  嫂子?他在叫我?
  掀开眼皮,我要看一看这个变化多端的人——不,也许他也是个天使——他有一口好看的白牙,笑容阳光一样灿烂……
  “元……元谨?”我怎么会看到元谨?这里不是天堂吗?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我吸吸鼻子,天堂也有消毒水的味道?
  “是我……”他点头,“刚才遥哥打了好几个电话来找你,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他把手机送到我眼前,屏幕一闪,上面有好几个祁少遥的名字……
  “这里是?”我环顾四周,我没有死吗?
  “医院啊!”还是天使解答了我的疑问。她跑到了床的另一边,离元谨远远的!
  “悠然?”我看清了她。
  “yeah!是我!”任悠然伸出两根手指,故作可爱状!
  救我的人居然是“任性得悠然自得”的任悠然!
  “哎呀!原来我还活着啊!”我如释重负!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让我身心愉悦!
  傻笑着伸手去摸自己的脸,皮肤还光滑如初,但我不能肯定是不是没有伤口,我刚才明明感觉到上面有血的!
  “悠然,快拿镜子我照照!”
  任悠然瘪嘴:“怎么有你这种人?命都快没了,还惦记着这张脸!”
  谁说我快没命了!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活着的感觉真好!
  “快点!镜子!”我伸手,我要确定我的脸是不是跟我的命一样也好好的!
  虽然觉得我不可理喻,任悠然还是乖乖掏出一面小镜子:“你把你的脸保护得很好啦!一点伤都没有!”
  元谨叹口气,无奈的摇头:“看你这么中气十足就知道你没事了!我去办出院手续!”
  “等等!元谨——”我扔下镜子拖住他!
  “哎呀……”肩膀传来一阵剧痛!
  “小心点,你的肩膀和手臂都有擦伤……”元谨皱眉。
  原来我还是受伤了……撞车的时候我用手臂抱住脸,所以伤的不是脸,而是手。
  “哦。”我点头!“太好了!”
  太好了!?元谨挑眉!受了伤还说太好了?她该不是撞坏了脑子吧?他走过来,手背搭上我的额头。
  “去!”我没好气挥开他的手,“祁少遥还不知道吧?”
  “不知道。”他老实点头。我的“临终遗言”特别交代不能告诉祁少遥,他怎么还敢轻举妄动?不然他担心我会变成厉鬼来找他麻烦……
  “不要告诉他,我们这就回去……”
  “为什么?”他不解!这起车祸很明显不是因为我开车不小心,而是遭人陷害!
  “你明知道是祁……”他说到这里一顿,用咳嗽取代了下面的话,抬起头来面对任悠然又是一副恶魔相!
  “任悠然!去办出院手续!”
  任悠然撅嘴:“为什么是我?不是你要去的嘛……”声音越来越小,元谨在瞪她!她轻轻跺脚:“好嘛!我去就我去……”
  “恩?你们?”悠然走出病房,我指指她,又指指元谨,暧昧的眨眼。
  元谨摸摸鼻子,刻意不回答我的问题。
  “你知道是祁少逸的阴谋!”这是一个肯定句,谁都能猜到,他已经开始对我下手,逃了一次还能逃过第二次吗?是应该告诉祁少遥的,让他早作防范。
  然而——
  “不要告诉他。”我肯定的说。“这次是我太疏忽了,以后小心点就是。”被祁少遥知道我是因为祁少逸的报复而受伤,一定会内疚自责。
  “更何况……他知道又该说你了……”我看一眼元谨,他表情有点僵硬。祁少遥骂他的样子我已经见识过,难怪他那么惧怕他!
  “我倒没什么,本来就是我的错……”元谨甩甩头,又露出他一贯的笑容。
  “如果祁少逸死了,你才是大错特错!”我根本不赞成他们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
  元谨又一笑:“放心吧嫂子,我有办法的,不会连累遥哥……”
  “元谨!”我正色道:“我不管他送你去学法律的初衷是什么,可是你要知道,法律是用来保护弱者,而不是让你们知法犯法,钻法律的空子!”
  他轻轻点头:“我有分寸的,嫂子。”
  他当然比我更清楚法律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祁少遥的意义!祁少遥对他有恩,为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可是我不愿意!祁少遥有我,有我陪他一起堕落,就够了。我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一个大好青年,为了报恩这么一个美好的愿望,而被卷进祁家丑陋的家族纷争,毁了自己!
  只是我没有料到,他为了祁少遥,为了我,可以牺牲的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光明的前途,圆满的家庭,美丽的爱情……一切的一切,都在所不惜……
  他决心已定,我竟还傻傻的以为说动了他。他的那一句“我自有分寸”成为了我几个月后,午夜梦回挥之不去的梦魇。如果我现在知道,早一点知道,或许还来得及告诉他,我们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善良无私,我们给予他们的所谓帮助,都是凑巧的,无心的,所以他,或者他的家人,无需给我们任何回报。如果他们报答的代价是放弃自己,我情愿那个承担罪孽的人是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