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夺夫大计 No.9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我在祁少遥的臂弯中醒来。眨眨眼,阳光太强烈,我又往他怀里蹭了蹭。
  “恩……”他咕哝一声,头一偏继续睡!
  “起床了!”我推他一把,这回他连咕哝都懒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好像还没睡够,我转头看了眼窗外,日照当空。是今天太阳出得尤其早吗?拿过手机开机一看,哇,八点!
  加重了摇他的力量,“遥遥!快起床,歆歆上课迟到了!”我这个女儿比他老爸还爱赖床,而且我已经放弃了当她的闹钟,我是没本事把她从床上拉起来的,非得祁少遥这只“大灰狼”出马不可!
  祁少遥又咕哝一声:“再睡五分钟……”
  他也跟我来这一套?我一翻身骑在他腰上,揪他的脸,捏他的鼻子:“起床!快起床!”我就不信,我叫不醒歆歆,我还叫不醒你了?
  他终于勉强睁开一只眼:“几点了?”
  “八点!”我没好气的翻白眼,从他身上爬下来,顺便掀开被子!冷死你,看你起不起!
  他嘟着嘴,起床的动作像个迟暮的老人。慢腾腾穿衣服,眼睛还是闭着的,好像要抓紧时间,能多睡一秒是一秒!
  不对呀,他最近工作可勤快了,平常都是他一大早起床吵得我没法睡懒觉,怎么今天生理时钟失常了吗?
  我站在床上居高临下俯视他,捧起他的脸来细细端详了一番,果然形色憔悴。“遥遥,你昨天失眠吗?”不然怎么还有两个黑眼圈?
  他惺惺忪忪睁开眼来:“就是睡得好才不想起啊!”说着还打了一个呵欠。
  他最近太累了,每天忙到凌晨才爬上床,七点一到又自动惊醒。昨天因为我受伤,他早早的就陪我睡了,大概是睡得太多,才会适应不过来吧?我的手指轻轻抚过他的眉毛:“遥,让元谨送歆歆上学好了,你再睡会……”铁打的身子,操劳过度也会垮的。
  他摇摇头:“不了,今天还有几个会要开……”
  他朝歆歆房间走去,我亦步亦趋跟着:“那你早点回来……”
  “怎么?还没出门你就开始想我了?”他一边走一边臭美。
  “才不是呢!”我很快否认。祁少遥已经推开房门:“歆歆起床咯——”
  “不要嘛……再睡五分钟……”果然是两父女,一个德行!
  抿嘴一笑,我退出去,把房间留给大灰狼和小白兔继续斗法。
  走廊转角,一个人影闪过,又一个人影闪过!接着是蹬蹬蹬,高跟鞋上楼的声音。我站在楼梯口,仰望上面,好半天都没有动静。
  一个苍白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背后,“二少奶奶,早餐准备好了,现在吃,还是等下吃?”我回头,后面是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祁家的女佣。她每天做好饭叫我下楼用餐,而我一直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现在吃,把餐具摆好,我们马上就下来……”我说话的口气已经很和善了,而她依然还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微微欠身:“是。”幽灵一样退后。
  这栋别墅太大,里面的人太冷,祁少遥和歆歆,是我唯一能接触到的散热体,所以忍不住要贴近他们,把全副身心都放在他们身上,可是他们有自己的事要做,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他们一走,房子就变得空荡荡的,我的心也跟着空白了。
  刚才我居然央求祁少遥早一点回来!难怪他会臭美,这根本不是自大的高鶱霨会说的话!那句话出口,我自己也吓了一跳,什么时候我变成祁少遥的小女人了?以前那个独立自主敢想敢做的高鶱霨自从跟他回家就完全变了,不由自主依附他,依靠他,依赖他。
  电视机开着,里面的人热热闹闹说话,反而把房子衬托得更加冷清。才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抓起电话,想打给祁少遥。号码拨了一半,又挂掉,我要跟他说什么?问他什么时候回家?问他回来以后想吃什么?问他是想先吃饭呢还是先洗澡?如果他想先洗澡,我就去帮他放洗澡水,如果他想先吃饭,我就去厨房洗手作羹汤?可是现在连九点都不到!
  我必须给自己找点事做,不然总有一天,会变得和楼上那两个神出鬼没失去自我,以监视别人刺探隐私为生活唯一乐趣,继而尖酸刻薄家长里短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的长舌妇一模一样!
  太可怕了!我无法想象,一旦我变成那样,祁少遥会不会心力憔悴,至少,我自己会是第一个看不起自己的人!
  当我想完这些,我发现我已经站在马路边上,手里抱着一个保温瓶。计程车在我面前停下来:“小姐,你要去哪里?”
  把手里的保温瓶往怀里靠了靠,“祁氏大楼。”我不假思索回答!
  去祁氏!我居然还是忍不住去找祁少遥了!
  可是我带着这个保温瓶做什么?里面装的是我刚才一阵翻箱倒柜,把家里各品种的水果找出来切片打汁调成的面膜!怎么会把它倒进了保温瓶,还带去祁氏!
  看来,太寂寞真的会让人发疯!
  车子朝祁氏的方向驶去。
  不然,我就去告诉祁少遥,我想回GTY上班!我一直很向往的那种白天购物SPA打麻将的阔太太生活其实并不适合我,我宁愿到公司去处理那些永远忙不到头繁杂的企划案,也好过无所事事在家里晃荡来,晃荡去。
  在祁氏门口,我看见了岳圆圆。
  我拎着保温瓶,她捧着一个纸箱,慢慢取下脸上的太阳镜,四目相对,她笑了起来。
  “上去?”
  “是……你出去?”我注意到她的纸箱里装着铅笔尺子还有几卷画纸和几本书。
  “是……你上去吧!”她点点头。
  “好……那你出去吧……”说完,我发现她愣愣的看着我,突然扑哧一笑,眼睛都笑弯了,几滴眼泪渗出来:“真好笑!”
  好笑吧?我也觉得好笑,我们二十几年的姐妹情,发展到最后就只剩下这几句生疏简单的对话!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你……”
  “你……”她也同时出声。
  突然,她抬手敲了我头顶一记!
  “变猪头!”
  我一愣,莫名的有想哭的冲动!异口同声,对于心有灵犀的我们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发生这种情况,反应快的那个人总会马上敲对方的脑袋,赶紧许愿。她这一拍,似乎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似乎又回到从前,两个人互相动手动脚打打闹闹的时光。
  这好像是我们化敌为友的一个契机。在我想来,我们之间最大的心结,就是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而现在祁少遥还是我的,她却变得一无所有。
  抱着纸箱子,站在公司门口的造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她失业了。
  果然,她敲了敲箱子,“我要回家了。”说的轻描淡写。
  我低头看着她箱子里面的铅笔。有新的,有旧的,也有用断了来不及削的。剽窃事件是发生在她当上祁氏首席设计师之后,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她在时装界的地位不可能得到祁氏的认可。要不是我把这件事捅出来,她现在还是那个可以呼风唤雨的知名设计师。
  “对不起……”
  “对不起……”
  又是异口同声!这次轮到她愣了一下,因为想不到我为什么要道歉。
  我敲了她一个爆栗:“变麻子!”
  她委屈的揉揉脑袋:“干嘛咒我毁容?”
  “那你刚才还侮辱我智商来着!”变猪头?我这颗聪明的脑袋如果变成猪头,全世界的猪都该自惭形秽集体自杀,到时候猪肉大甩卖,岳圆圆这位失业人士就可以改行卖猪肉了!
  “哼!”她得意的扬扬头,“你要是不想变猪头,就赶紧去盯着你老公!”
  我老公我自然会盯紧,还需要她提醒?目前为止,和我抢老公的人只有岳圆圆一个,六年来,祁少遥一直把她当作我的替身,以至于我心里产生了一个隐忧,如果先认识他的人不是我,而是岳圆圆,他是不是也会像爱我一样,死心塌地的爱她?
  不过这个不敢对人说的顾虑在岳圆圆说出那句“盯着你老公”的时候,悄悄粉碎了。从她说话的表情,我看出她并不如我想象中的爱祁少遥,以她的个性,如果真爱一个人,是不可能轻易放手的,即使对手是我。
  那么,她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在重逢的那天,在这里歇斯底里的甩我一巴掌?
  我转身想问她,她已经走远了,留下一个削瘦的背影。早晨的阳光斜斜的打在她背上,她穿着白颜色套装,窄裙下面两条细长的小腿,交错前进。她走得很快,小腿一晃一晃,很快就晃花了我的眼,慢慢的我眼前出现了重影,仿佛有无数条腿在我面前奔跑,越跑越远。只剩下高跟鞋敲击地面“扣扣扣”的回音,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
  这样的情景,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在梦里见过。
  我甩甩头,再看向她离去的方向,那里已经没了她的影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