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夺夫大计 No.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从医院醒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还是祁少遥!
  他疲倦的下巴长出了青青的胡渣,微红的眼圈布满血丝,“仙仙……”抬手想拨开我脸上的发,我把头一偏,“你走!”
  他的手就这么悬在半空中。
  不看他,我轻轻把手划过平坦的小腹,这里本来有一个小生命,可是我甚至来不及感受到它的存在,它就匆匆的离开了……
  眼泪慢慢淌出来,用以祭奠我无缘的孩子。
  祁少遥的手终于落在了我头上:“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这三个字能让时光倒流吗?我们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我叫你走!”我闭上眼,声音是沙哑的。
  他还留在那里,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手指一下下顺着我的头发。
  “你走不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本来倦得连说话都耗费体力的我突然坐起来,揪起枕头就往他头上砸!
  “滚!你给我滚!滚的远远的!我不要再看见你!”
  “仙仙!对不起!”他抱住了我,我在他怀里挣扎,双腿乱蹬!
  “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原谅你!”我声嘶力竭,死劲用枕头敲打着他!而他一动不动的抱着我,任我打骂,有一些温暖的液体从我的肩膀滚落,一颗又一颗,珍珠一样。
  你也会哭吗?也会难过吗?那么我呢?你有没有想过当你一次一次徘徊在几个女人之间,留我一个人在家里等你,盼你,我也会哭,我也会难过!
  眼泪又落了下来,为什么他每次都要伤害了我之后,才知道后悔,才知道回头,才知道祈求我的原谅?一次又一次!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他是怎么样为了另一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杀死了我的孩子!他是怎么样用他的多情,杀死了我的爱情!
  门开了,高腾跃和元谨一起走进来。我看见高腾跃,就像一个独自走在黑暗中的人终于看见了一线光明,就像一个即将溺毙的人终于抓住了一根浮木,我在祁少遥怀中拼命扭动着身子朝他伸出手去——
  “老高……你叫他滚!叫他滚开……救我……救我……”我一边叫喊,一边挣扎,眼泪哽住了喉咙,泣不成声。
  高腾跃握住我的肩膀,把我从祁少遥怀里拉出来,我转身,搂住他的脖子,紧紧抓着我唯一的这根救命稻草,无助的悲泣,一直重复:“我不想看见他,永远不想看见他……”
  祁少遥的双手缓缓的从我身体滑落,人还僵在那里,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想看见他的表情,但我能清楚的听到他的抽泣声,一声一声拉扯着我不堪重负的每一条神经。
  我捂住耳朵不去听,闭上眼睛不去看,不去想,我只要他离开,让我一个人呆着。
  这时,元谨走过来,附耳对祁少遥说了些什么,和我一样的抽泣声忽然停止了!祁少遥脚跟一转,走出病房。
  门被轻轻带上,我看着他消失在门外的背影,疲惫的,好像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口口声声说着不想看见他,可我竟凝神盯着他关上的那道门,一连三天,他再也没有从那道门里出现。他在的时候,累累伤痕压迫着我,无法喘息,他走了,又仿佛抽走了我周围所有空气,一颗心跟着他,失重。
  他是不是永远不会回来了?从此以后我又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回家……
  出院那天,我等到了元谨,以及他交给我的一张离婚协议书。
  “离婚……”我拿着纸张的手在微微颤抖,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像跳跃的符咒。一张结婚证拴不住两颗心,但一纸离婚证却能彻彻底底的将两个人分开。“离婚”这两个字是我说出来的,每一次都是我先说出来的,而他只会默默递上一份离婚协议!
  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我把那张纸撕成两半,重叠,再撕成两半,直至粉碎,往空中一抛!
  “我不签!”
  时光真的可以倒退,悲剧真的可以重演,好像又回到了六年前,我从他身边走过,他拉住我问“你真的不签吗”。对,我不签!没有理由,我就是不签,死都不签!
  元谨叹口气,低头在背包里翻了翻,一抽又是一张离婚协议书!
  “签吧,嫂子……”他把协议书拿给我,指着上面的条款,:“遥哥要我在上面写了,他把祁氏股权的一半给你,以后你可以每个月从中分红,还有一栋别墅,一台车,商业街繁华路段他名下半条街的店面,薛氏正在建设中的新楼盘他购买的五层公寓,他拥有任氏两家超五星酒店股权的百分之五十,江氏航空他拥有百分之十股份中的百分之五,这些你也可以分红,以及一张他信用卡的附卡……并且,这里还写了,如果他有什么意外,你是他财产的唯一继承人。”
  他掏出那张附卡交给我,我不看,也不接,只是问:“这些加在一起有多少钱?”
  元谨想了想,“大概……三十亿……”
  “那我岂不是变成富婆了?”我冷笑。他总共58亿,给我30亿,真是够大方的了!
  “遥哥还说,你有什么想要的,都可以加上去……”
  还有什么想要的都可以加上去?“好……”我吸吸鼻子,抬眼认真的看着元谨:“那你加上一条,我不离婚!”
  元谨一怔,“嫂子,你这又何苦呢?”
  说离婚的是我,到头来打死不签字的也是我,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苦也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我从元谨手里抽过那张纸,再一次撕得粉碎!
  “你叫他自己来跟我说!”我要亲耳听到他说,他不要我了!不爱我了!我不要对着一个传声筒,告诉他我何苦!
  元谨犹豫了一下,极力寻找合适的措辞:“遥哥他……最近很忙……”
  “很忙?忙结婚是吧?”钟倾怀孕了,他就把她娶回家,我要说他是因为责任感太强吗?舍不得让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那么我呢?我怀的难道不是他的孩子?我的孩子死了,他就给我三十亿!我孩子的命没有这么轻贱!我要用他,用钟倾,用他们的小孩,三个人的人生来殉葬!我还是六年前的那个高鶱霨,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即使赔上我一生的幸福也在所不惜!
  我在说话的时候,元谨一直沉默着,低头又往包里一抽,还是一张离婚协议!
  我抢过来,又要撕!还来不及下手,那边元谨居然又拿出一张,早早的等在一边了!
  “呵!”我冷冷看着他:“你究竟有多少个备份?”
  “100份……”
  100份离婚协议!“祁少遥让你准备的?”
  他早就料到我会撕,所以叫元谨准备了100份离婚协议!多么讽刺!我成全他的时候,他不要,等到一切无可挽回了,他又来逼我!
  “如果我把这100份都撕了呢?”
  “我带了U盘,随时可以打印……”
  让我撕个够是吧?撕到撕不动了,就乖乖签字!
  这就是祁少遥,平时温温吞吞,偶尔孩子气,给人和善不具威胁的印象,可是一旦铁了心,就誓不回头,比谁都狠,都绝!
  我留不住他了,即使我用我的杀手锏作为最后赌注,我也留不住他,反而把自己输得一无所有。再吵下去,再闹下去,都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把笔拿来……”我朝元谨伸出手,接过笔,将上面所有关于赔偿的条款,一行一行划掉:“我不要钱,不要房子,不要车子,不要股份……元谨,”我指着上面空白的地方:“你在这里加上一条,把歆歆的抚养权给我。”我不能让我的女儿留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家里!
  “这个……”元谨犹豫了:“遥哥没有说……”
  “你打电话问他!”他不是说我要什么他都给吗?他现在和钟倾有孩子了,还留着我的女儿干什么!?
  元谨掏出手机要出去,我拦下他!
  “站住!就在这里打!”
  我要最后一次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这么不在乎我和歆歆!
  电话接通了,元谨才喊了一声“遥哥”,我就把电话抢过来!
  “祁少遥!我要歆歆的抚养权!”
  那边沉默了一秒,只有一秒!
  “好……”
  他不要歆歆了!为了和我离婚,为了和钟倾结婚,他连歆歆都不要了!
  我绝望的闭上眼,温热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再睁开来,豆大的泪珠无声滚落。
  我在女方签名的位置,郑郑重重的写下我的名字——高、鶱、霨。“霨”字的最后一笔,被泪水晕开……
  这是最后一次,祁少遥,这是最后一次,我为你流泪……
  至此,我的夺夫大计,以惨败告终……
  我和高腾跃走出医院,坐车离开。远远的,一辆车跟上来,黑色宾士。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驾驶室的门打开,祁少遥西装笔挺,道貌岸然!他站在门边,一直望着我们远去的方向,直到车子走到路尽头,看不到了,才收回视线,转身打开后座的车门。
  “下车!”
  钟倾坐在车里,怯生生仰头看了看他,一条腿伸出来,又缩回去,终于鼓起勇气摇了摇头:“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祁少遥打断她,斩钉截铁:“你不是想和我结婚吗?要结婚,就把孩子打掉!”
  “可他是你的骨肉!”钟倾死死抱着自己的肚子,不可置信的盯着这个居高临下睨视着她的男人。这个人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温文儒雅的祁少遥吗?昨天他还那么肯定的告诉她,他会对她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他陪她做产检,帮她找保姆。她知道他做这一切仅仅只是为了孩子而已,他不喜欢她,但他一样承诺会为她的将来打算。为什么只是短短一夜之间,他就变了,变得她认不出了,残忍得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可以不认!
  祁少遥仰头望着天际,仿佛那里有一个小天使,光着身子,扇着翅膀,越飞越远,他想对他笑,结果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昨天,被你弄死的那个也是我的骨肉!”
  他说话再也不会给她留有余地,因为很快,她就不是他孩子的妈了!
  钟倾被他阴冷的眼神注视着,仿佛置身在一个冰窖里!她缓缓的摇头,脸色一片死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
  “所以你只是单纯的想把她推下楼而已。”祁少遥说的是肯定句。他现在什么都知道了,钟倾和岳圆圆一样,都是祁少逸的棋子!不同的只是,岳圆圆有自知之明,她很尽责的做到自己棋子的本分,而钟倾却痴心妄想,不自量力的爱上他!
  钟倾还要否认,祁少遥再一次阻止了她,他手里捏着一张薄薄的金属片:“认识这个吗?”
  那是一张记忆卡,钟倾家里电话录音的记忆卡!
  “你想,如果我把这个交给警察会发生什么?”
  “你不会的,对不对?遥……”她想乞求他,给她一次爱他的机会……
  “祁总!”他不厌其烦的强调,森森白牙一开一合,从牙缝中恶狠狠挤出这两个字,冰冷的手指掐紧她的下巴,“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
  他永远不会忘记,昨天仙仙听到钟倾叫出那个字时悲伤的眼神,她以为她不是他的唯一了,她以为他变了心,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他也想一直陪着她,可他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做完,只能让她走,带着他们的女儿,走得越远越好,到安全的地方去!
  只希望,他能够把事情办的利落一点,好让他能够早一点回到她们身边……
  他收敛了神色,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钟倾身上,“当然,我不会轻易把这个东西交给警察,只要你听话……否则,此时此刻将会是你最后的自由!”
  “我不是故意的!”钟倾拼命摇头,“是祁少逸!是他把那些东西给我的!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是毒药,他告诉我只是一般的泻药而已!还有,你不是不喜欢喝咖啡吗?我从来没有见你喝过咖啡啊,我只是把粉末涂在杯子上,我以为高鶱霨会泡咖啡给高腾跃喝的!至于矿泉水,我也不是给你的,我是放在高鶱霨的座位上,是她自己把位置换来换去,才弄错了!我不是想害你!我真的不是想害你!”她极力辩解,她怎么会想要害死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只是想整整高鶱霨啊!谁叫她在公司像个女霸王一样对她颐指气使,苦差事她来做,功劳却自己占,每次都以升职加薪诱惑她,却从来不给她升职加薪的机会!
  祁少遥嘲讽的听完她的不打自招,冷冷一笑:“那么你是想陷害我的妻子咯?我更不可能放过你了!”
  “我那时候又不知道……”
  “够了!”他厉声打断她:“钟倾,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不要忘了,你手里沾着你同事的血……”
  “不是我!”钟倾还想给自己找借口!“矿泉水是他自己喝的!”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打掉孩子和我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要么去蹲监狱!”
  祁少遥扬了扬手中的记忆卡,钟倾盯着他手里的卡片,卡片的光泽反射在他脸上,一点点银光,仿佛从这里,她看到了祁少遥给予她抹不去的惨淡印记——
  他可以和她翻云覆雨,却不允许她喊他的名字。“祁总”,人前人后她都必须这么叫他,他永远不会在乎,每一次开口说这两个字对她来说都是剜心的疼痛!
  他可以对她出手很大方,却不允许她挑衅他的原则。仅仅只是听过她说一次“爱他”,他就再也不理她,对待她形同陌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她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再靠近他一步!
  还有一句,是高鶱霨昨天来不及听到的。他可以让她生下他的孩子,却不允许那个孩子叫她一声妈妈!他给她钱,是要把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次性买断!孩子生下来,她就必须消失,永远消失在在他和他的家人面前!
  她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是在他们最后一次的那天晚上,她趁他洗澡的时候戳破了保险套。她是打算用孩子来套牢这个男人的,她太天真,以为孩子生下来,他会对她改观,自古以来不都是母凭子贵吗?为什么她就不可以?为什么在祁少遥这里就不可以?
  现在想起来,也许那天晚上,高鶱霨的电话打进来,就是上天给她的一个暗示,她会把这个男人从她的身边带走!她永远没有资格拥有他,连远远看他一眼都不可以!
  那么,她嫁给他还有什么意义?或者她应该选择离开他,自己生下这个孩子,如果孩子长的像他,至少她还可以天天看着他,幻想他和他们在一起!
  “我不要打掉孩子!我不要打掉孩子!”她抱着头疯狂的哭喊,拉着祁少遥的手求他,“祁总……祁总……我会走的,我什么都不要了!求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来不及了!”祁少遥毫不怜惜甩开她:“你必须和我结婚,也必须打掉这个孩子!”他抬手看了眼腕上的表:“我给你三分钟,三分钟后要是在里面等不到你,我就打电话到警察局!”
  钟倾缓缓的摇头,她不能相信,祁少遥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威胁她打掉自己的孩子!“原来我一直都不认识你……祁少遥,你真狠……”
  “是吗?”他轻轻一笑,抬手指着公路的尽头:“刚才你也看见高鶱霨了吧?她是我最爱的人,我都可以不要,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对你,有什么是我做不出来的?”
  “哦,对了,”走了两步,他又回过头来:“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让你知道……我不是不喜欢喝咖啡,相反,我太喜欢了!你之所以看不到我喝,是因为泡咖啡的人不是我老婆!”
  钟倾虚软的跌坐在地上,泪水流了满脸,恍惚的看着祁少遥步入医院的背影,她知道她完了,她这一辈子,就这么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