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命线走失 No.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和祁少遥到民政局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好笑的是,他可以放弃歆歆的抚养权,却坚持要我答应,如果他死了,我要接受他的全部遗产!
  “你最好早点死!”领完那个蓝皮封面的小本本,我这么对他说。
  他眼里闪过一抹受伤:“如果你真这么想的话……”
  看着他阴郁的脸色,我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隐约有一种苦涩滑过心头,却倔强的口是心非:“知道我为什么不要那些赔偿吗?因为太少了!要不干脆就全部给我,还要我等到你死,没诚意!”
  说完不忘丢给他一记白眼,他居然笑了起来,摸摸鼻子低下头去,连声音里也带着笑意:“好,我尽量早点死……”
  我被他堵得无话可说,盯着他看了半晌:“好玩吗?”他是以为我在开玩笑,还是他一直都在耍着我玩?“你现在死一个我看看!”
  “好了,”他又抬起头来,岔开话题:“你要今天就把歆歆接走吗?”
  “废话!”我没好气:“和你这种人多呆一秒都恶心!我回家要把她全身洗澡消毒!”
  “那你坐我的车回去?”他指了指他停在门口的车。
  “不麻烦了!”高腾跃一直都在外面等我,此时他从车上下来,我朝他一指:“有人会送我去、你、家!你在不在都无所谓!”
  我头也不回走到高腾跃身边,状似亲密的挽起他的手臂,踮起脚尖,嘴唇离得他很近:“我们去接歆歆……”
  高腾跃本来戒备的盯着祁少遥的脸突然扑哧一笑,贴得我更近一点:“好玩吗?”这是我刚才送给祁少遥的话,居然被高腾跃原封不动的还回来了!他又抬眼瞄了下祁少遥:“哇!他脸都黑了!”
  “我不信。”祁少遥会在乎吗?
  “那好……”他双手搭上我的肩,往里一带,揽在身侧,“我们继续玩他!”
  他搂着我上车,祁少遥一直跟在后面。
  “他干嘛一直跟着?”我瞟了眼后视镜。
  “这是去他家的路。”高腾跃促狭一笑。
  “开快点甩掉他!”我催促。
  他耸耸肩,一脚油门下去,开到180码,汽车在山路上飞驰。而祁少遥竟然还跟着,始终和我们保持20米车距!
  “真没用!”我嘟囔,被祁少遥紧迫盯人的感觉真差劲!
  高腾跃又耸耸肩:“你也不看看我的是轿车,他的是跑车,而且他开快车的技术是赛车手级别的,我甩不掉他也不是我的错吧?”
  “算了算了!”我挥挥手,闭上眼睛假寐:“我当他不存在!”
  “好,你先休息下……”他温柔的把我的头发别到脑后,我依然闭着眼睛,不去管他的手指在我脸上造成的骚动。他轻轻划过我的侧脸,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抹怅然。
  ——还说要忘记他,人家才跟了一段路,就心神不宁了!这样的忘记,是把他埋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那是即使以后有一天,有人重新住进了我的心,也到达不了的地方。
  那一处最柔软的角落,高腾跃知道,他触摸不到。
  车子在祁宅门口停下,高腾跃摇了摇我:“醒来了,到了!”
  “哦。”我揉揉眼,我居然真的睡着了!
  他又笑了笑,那个笑容春风化雨般,暖融融的,让我的心一悸!他的手配合着他的笑容,微热的掌心在我脸上拍了拍:“呆会把歆歆接回家,你们早点睡,明天我再弄点好吃的给你把身子调养好,你这几天太累了……”
  他说话时热气喷到我脸上,湿润的撩拨我的发丝,轻轻拂过我的脸颊。我怔怔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眼里写着温柔与心疼。他在办公室向我求婚的那一幕突然从脑海中闪过,原来他一直没有放弃,只是我的心思被祁少遥占据着,才会忽略了他!
  我甩甩头,刚刚结束了一段感情,我不想这么快就接受另一个人,也许,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有人可以打动我了!
  我淡淡疏离的把身子侧了侧,一边开门下车:“你工作也忙,烦扰你这几天怪不好意思的……我买了明天的机票,我要回家了,回我妈那里去。”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离开G城,离开这个有我的光荣与梦想,也有我的伤心与失落的地方。
  祁少遥正好走到我旁边,听到我要回家,猛然抬起头来,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再开口,他说的是:“进去吧,歆歆的行李我已经叫佣人打点好了。”
  我没有理他,径自走进宅子。
  “哟!回来啦?”大嫂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修指甲:“妈!你说她在这里住了多久呢?”她转头问坐在另一边,手捧一杯花茶的大妈。
  大妈幸灾乐祸的瘪瘪嘴:“好像还不到一个月吧!啧啧……我还以为她要住一辈子呢!”
  “哎……”大嫂叹口气:“所以说呢……人的命是一出生就安排好的,上天安排你是麻雀,你就该住在鸟笼子里,给你一根高枝你也站不住!”
  “你说是吧?”她抬腿踢了踢坐在另一只沙发上的钟倾。
  “我……”钟倾低着头,捏诺半天吭不出一声。那句话既是对我的讥讽,也是对她的警告,我可以预见,她在这个家里的日子会比我还难过。因为她连和那两个长舌妇吵架的勇气都没有!
  她站起来,看看我,想开口说话,被祁少遥一瞪:“你坐着!”她果然就坐了回去,祁少遥转过头来:“歆歆在楼上,我去叫她。”
  “不用你,我去!”我抢在他前面跑上楼,祁少遥跟着,高腾跃留在了客厅。
  歆歆的房间收拾得很整齐,原本挂在墙上的她的照片被取了下来,靠在墙边,再旁边是两只大皮箱,上面摆着她最喜欢的熊宝贝。
  “歆歆?”我推开门往里看了看,“歆歆呢?”房间就这么一点大,扫一眼就看遍了,但我的女儿不在里面!
  祁少遥也进了门,在房间里走了一遭:“歆歆的书包不见了!”
  “歆歆!”我心一沉!冲出去,在走廊上叫她的名字,推开每一间房门,都找不到她!祁少遥冲上了三楼。等我把二楼找了个遍,在楼梯口看见他又冲下来,我抬起眼看着他惊慌的脸,他摇摇头!
  “歆歆——”我又冲下去,“歆歆——”
  一楼也没有!院子里也没有!
  高腾跃追了出来:“歆歆不见了?”
  “我去外面找!她应该走不远!”祁少遥说着要往外跑,我和高腾跃也转身准备出去。钟倾出现在门边:“我也去……”
  “你给我回去!”祁少遥大吼一声,不再睬她,一个人跑了出去!
  钟倾又乖乖的低着头往里走,而房间里另外两个女人,依旧喝茶的喝茶,修指甲的修指甲,好像听不见,看不见,周遭的一切都和她们无关!
  我和高腾跃对视一眼,一齐跑向另一个方向!
  “歆歆!”
  “歆歆——”
  “祁——歆——”
  没有回应。
  天色早已暗了下来,狂风大作,山雨欲来。
  我跑的累了,腿一软,跌倒在路上:“歆歆,你在哪里?”
  歆歆是个敏感的孩子,从小生活在人情比纸薄的环境里,小小的年纪就学会了看大人的脸色。祁少逸坠机那次,所有人都在哭,她一个人饿着肚子,抱着爸爸的衣服跟在后面,那不是她乖巧,而是她不敢,不敢跟爸爸抱怨,她肚子饿了!她对我说出那些早熟的安慰我的话,也不是她懂事,她是在告诉她自己,不能哭,不能委屈,否则爸爸要不喜欢她了!她在医院里,明明痛的要死,却还咬着牙告诉我们她不痛,不是因为她不想撒娇,而是她怕我们担心,怕变成我们的累赘!是她一直在讨好我们这些大人啊!而我们又做了什么?说和好就和好,突然多了个妈妈,团圆的日子过不到一个月,又说离婚就离婚,佣人把她所有的东西拿出来打包,她一个人在旁边看着,她要跟妈妈走了,她要离开这个自小生活的家,离开她最依赖的爸爸,而她的爸爸居然没有给她一句交代!她会怎么想?她会怎么想!
  “歆歆……歆歆……”我哭着喊她的名字。都是我们不好,我们只顾着自己伤心难过,却从来没有想过她的感受!我们根本不配做父母!
  高腾跃在我身边蹲下,将我扶起来,我还想往前走,他拉住我:“我们回去吧,快下雨了……”
  “不……我要找到她!”我甩开高腾跃,继续前进。要下雨了,歆歆你躲在哪里?你不能淋雨啊……淋雨会生病的……你快点出来,别让妈妈担心好不好?求求你快点出来……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以后做每件事都会先问过你的意见,征求你的想法……好不好?你快点出来……快点出来啊……
  高腾跃追上来,将我一拉,拥进怀里:“别走了!说不定祁少遥找到她了呢?说不定她自己回家了……你身体不好,先回去等着……如果她不在家,我再出来找,好不好?”
  祁少遥找到她了吗?她会自己回家吗?
  我站在那里,看着高腾跃,一动不动。高腾跃叹口气,二话不说把我拽回祁宅!
  回到祁宅,外面的大雨已经滂沱而下,祁少遥也回来了,他淋了雨,浑身湿漉漉的,雨水沿着他湿透的头发,滴滴答答的掉落。
  “没找到?”他一进门就看到了高腾跃。
  高腾跃摇摇头,祁少遥是一个人回来的,他也没找到歆歆!
  祁少遥往高腾跃身后看了一眼:“仙仙呢?”
  “在楼上歆歆房间。”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下来!”
  他要上来告诉我,别着急,无论如何他一定会找到歆歆!
  我坐在歆歆书桌前的椅子里,看见他一个人进门,立刻就明白了。没说话,我站起来要出去,他拦下我:“外面下雨了!”
  “你也知道下雨了?歆歆不能淋雨!”我想推开他,他大力的板住我的身子不放:“你也不能淋雨!”
  “我不要紧。”如果歆歆就此不见了,我连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还要这副身子做什么!
  “可是我要紧!”他低吼,把我推回椅子上:“你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就出去,一定把她找回来!”
  “我信不过你!”我又站起来。
  “我是她爸爸!”他又把我推回去。
  “你不配做爸爸!”我尖叫着再次站起来,使劲把他一推,深吸一口气:“我也不配做妈妈……”
  “咚!”祁少遥的头撞在衣橱上。
  “哎呀……”一声轻微的呼喊,不是祁少遥吃痛的**,那个声音是从衣橱里发出来的!
  祁少遥连忙爬起来,一下拉开衣橱门!
  空荡荡的衣橱里,歆歆双手捂着嘴巴,瞪着两只惶恐的大眼睛看着我们!她背着她的小书包,怀里还抱着三个布娃娃!
  “歆歆!”祁少遥一弓身,把她抱出来,紧紧搂在怀里。
  “爸爸……对不起……”她在他怀里小声的抽泣,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布娃娃从她怀里掉在地上。
  她微弱的哀求:“爸爸对不起……歆歆以后会听话……你不要不要歆歆好不好?”
  “歆歆……”祁少遥眼眶红了,一双手揉搓着她软绵绵的头发,嘴唇落在她的额头一下一下的亲吻她:“歆歆对不起……是爸爸不好……”
  他又把歆歆搂得紧了点,下巴在她瘦小的肩膀蹭了蹭,嘴唇贴着她的耳际:“歆歆你要记住,你永远是爸爸最乖最乖的女儿……爸爸永远最爱最爱你……”说完又吻了吻她的脸蛋,一狠心把她交到我怀里,头偏向一边:“你带她走吧!”
  “爸爸——爸爸——”歆歆在我怀里挣扎,哭着喊着朝她爸爸伸出手去:“歆歆不要走……不要离开爸爸——”
  可是,她爸爸背过身去,不看她!
  “爸爸——爸爸——”她一声声的哭泣,也换不了他回头……
  我把她抱紧,擦干她的眼泪,我的泪水却无声无息流了出来。“歆歆不哭……还有妈妈啊……妈妈在这里……”
  “妈妈——”她把脸埋进我的肩窝,小小的身子却忍不住颤抖。爸爸不要她了!这对她幼小的心灵是一个多么沉痛的伤害!
  祁少遥蹲下身去,他的肩膀也在颤抖,但他没有哭出声来。他捡起地上的布娃娃,那是我做给歆歆的,一共三个。我给它们取名叫小歆,我还告诉歆歆,如果对着它们许愿,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娃娃衣服的口袋里露出一张小纸条,祁少遥抽出来看,上面歪歪斜斜的铅笔字写着:“小歆,歆歆希望爸爸每天早点下班,多一点时间陪我玩。”
  第二个布娃娃衣服里同样有一张小纸条:“小歆,歆歆希望爸爸和高阿姨变成好朋友,不要再吵架了,然后让高阿姨来当我妈妈。”
  第三张小纸条写着:“小歆,歆歆想要妈妈,歆歆讨厌钟倾阿姨。”
  他把娃娃捧在胸前,站起来,定定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看着三个布娃娃,微微一笑。那个笑容有太多太多复杂的内容,我一时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也许,他的心思,我永远也猜不透。
  他轻轻摩挲着那些娃娃,“这个……可以留给我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