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命线走失 No.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岳圆圆,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回家的路上,岳阿姨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而岳圆圆一声不吭,我挽着她的手,歆歆在另一边牵着她。抬头看她的脸,泪痕已经干了,早上起来精心描绘的妆容也花了,在眼角残留下一块模模糊糊的黑影。
  “就是就是!”我妈也跟着咋呼:“他们怎么叫你嫂子啊,圆圆?你什么时候变成流氓的嫂子了?”
  “妈!”我瞪她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要是他们真把岳圆圆当嫂子,还会来砸她的店吗?
  流氓的嫂子……岳圆圆在很多年以前曾经拥有过这么一个身份,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们不是分手了吗?我想起了那个被我叫做“左青龙右白虎”的不爱穿上衣的家伙,以及他左手臂上的龙和右手臂上的虎。
  慢慢圈紧了她的胳膊,她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就像一个木偶,被一根线牵引着,我们走一步,她也走一步。左青龙的影子在我脑海中盘旋,想问,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这件事不能让三位老人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自从多年前某个暑假深夜,我看到她和那个长着纹身的赤膊男子在厂门口接吻,就很自觉的帮她保守这个秘密,理由是我不想看到她被扫地出门。与此同时我做过很多努力和尝试,挑拨她和左青龙,怂恿他们分手。其实我是很害怕左青龙的,他总是凶神恶煞的咬着一根烟,威胁我说,再多嘴就把我揍成烂泥。我想不通岳圆圆怎么会认识那种人,但是岳圆圆笑得那么灿烂,说左青龙对她很好,说左青龙很爱很爱她,一般这种情况,我都会给她泼冷水,左青龙怎么可能只守着她一个?果然没多久,她就跑来找我,她被左青龙甩了!因为找不到工作,又不好意思再向家里要钱而被甩了!那一天我毫不掩饰我自己的开心,我没有安慰她,而是给她倒了一杯酒,说:“恭喜你!你终于解脱了!”
  我一直以为,六年前她和左青龙分手后,因为心里晦涩阴暗,所以跑来抢我的祁少遥;我恭喜她,所以她也要让我品尝一下被恭喜的滋味!她不是一直纠缠着祁少遥的吗?她不是缠着缠着就爱上他了吗?她不是因为发现他不爱她就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吗?
  我突然意识到,说不定我才是那个晦涩阴暗的人。我为什么要和岳圆圆和好?因为我想让她知道我和祁少遥多么幸福,而她至始至终都不在我们之间!即使离了婚,捏着我们分手的一纸凭据,我也忍不住炫耀,你有什么?我觉得我们重新拾回的友情是我给她的一种施舍,一种高傲的施舍,是我不计较她的背叛,并且同情她的孤单,才愿意像以前那样听她那满脑子的天马行空外加随时附和一些不着边际的言论,而她只能卑微的接受。是她有愧于我,她就应该对我的谅解感激涕零!
  我低头看到歆歆拽着她的一根手指头轻轻摇晃,淡淡的两条眉毛因为圆圆阿姨黯然的样子而跟着一起蹙成了小山丘。这几天一直在疑惑的问题似乎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歆歆能够认识岳圆圆,一定是通过祁少遥,她用小孩子最纯真的眼光将爸爸身边的女人一一过滤,谁是真心待她好,谁是为了讨好爸爸而待她好,她都分得清清楚楚。如果岳圆圆对她爸爸表现出占有欲,她一定会像讨厌钟倾一样讨厌这个圆圆阿姨!可是她没有,我被抓到警局那次,岳圆圆可以轻易把她从学校接回家;我们回家那天,她一看见岳圆圆就热情的呼唤她;岳圆圆不开心,她也感同身受一样皱着小脸难过的要哭了出来……
  或许……是我想错了……或许……他们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在一起过!
  我直视着她的眼睛,她别开脸去,逃避了我的视线!
  既然不在一起,为什么要霸着祁少遥不放?为什么要让人人都误会你们是情人?为什么要白白浪费六年的大好青春,而不去找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
  岳圆圆,你究竟在干什么?你和左青龙之间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可以在六年之后忽然以这种石破天惊的方式冒出来挡在你追求新生活的路上?还是……他其实一直都没有走?他一直都在你身边?
  这个时候,岳阿姨用她那尖锐到刺耳的嗓音问出了我心里的话:“岳圆圆,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你六年没回家!你说你这六年都干什么去了?”
  她捏着岳圆圆的耳垂,对着她的耳朵,生怕她听不见一样,大声叫骂:“死丫头!你哑巴啦?给我说话!”放开女儿的耳朵,改成拍她的头,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拍打在岳圆圆头上,她那头造型优美的短发转眼就被揪成了一堆稻草!但岳圆圆不解释也不反抗,甚至她还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低哑的笑声,从她的喉咙挤出来,碎成了一片一片残破的音符,她削瘦的肩膀也跟着颤抖!但她妈妈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扭打她的手,甚至还抬起脚来踹她:“你还有脸笑!你怎么惹的他们?还当上黑社会大嫂了!你好了不起啊你!”
  “够了!”那个每当老婆打女儿都跑会出来当和事老的岳叔叔终于出声了!这一次是他二十几年来沉默最久的一次,因为他太震惊了!或者说,他被吓到了!老实了一辈子,他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又是打人又是砸店,路人统统停下来围观却没有一个报警的,好不容易叫来了警察,警察却把流氓放了!他也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更想知道他心目中乖巧懂事的女儿到底招惹了谁!
  但不是现在,他始终坚持家丑不能外扬。他叹了口气,很无奈的摆摆手:“有什么事回家说,大马路上像什么话!”厂区里来来往往都是他的同事,他丢不起这个人!可惜,他家的母老虎并不是这样想的,她气疯了,才会失去理智,不顾场合,也忘记了女儿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成年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妈妈揪着头发又打又骂,也许以后都没有脸抬起头来做人了!
  她还揪着女儿的头发,狠狠往前撞了两下,如果前面有根柱子,岳圆圆的脑袋此刻已经开了花!
  “你非得给我说清楚不可!死丫头,你和那群流氓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要是不老实交代,就别想进我的家门!”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被岳阿姨知道她和小流氓有染,果然会把她扫地出门!
  岳圆圆怔了一下,突然仰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嘶喊!
  “啊——”那一声久久积蓄在胸中的怨气,划破空气,仿佛在她面前留下两道狰狞的,支离破碎的锯齿!
  岳阿姨吓坏了,这是她那个凡是都笑着面对的女儿吗?她从来没有见过她脸上出现这种绝望的神色!即使她在高考的时候,输给她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我,她也没有悲观,嬉皮笑脸的一笑而过!
  她缓缓松开了她的手,岳圆圆的眼泪在苍白的脸上蔓延。她忍不住了!她忍得太久了!本来,她想一个人躲起来疗伤,她不想让父母知道,他们生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女儿,竟然把自己一生的幸福赌在一个完全不会珍惜她的男人身上!当她终于想甩开他,摆脱他的时候,才发现他就像一只腐烂的蛆,寄身在她的骨髓里,附身在她的心脏里!也许,她还要为此赔上她的一生一世,那个男人,不吸干她的血,噬尽她的肉,是不会放手的!
  她捂住脸,一个人冲到路边厂房的墙角蹲下,远远传来她的呜咽,缩成一团的瘦弱身影颤抖着,衣服上印染的红色花朵,跟着抖落了一地……
  岳阿姨愣住,岳叔叔呆了。我妈瞪着我,仿佛在责备我不应该帮着岳圆圆一起隐瞒。难道我不是和他们一样,一头雾水吗?我也不知道岳圆圆究竟藏了多少委屈。
  “你们回去吧!我会看着她。”我把歆歆交给我妈,又看了眼岳圆圆,她还蹲在墙根下,像个被遗弃的孩子。
  心里隐隐长出一道疼痛的伤,这个我唯一的好朋友,蹲在我面前无助的悲泣,而我竟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曾经,我们是那么样的无话不谈啊!时间原来过得那么快,我们已经被流年冲刷得找不到方向,身边的建筑还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只是老了一点,旧了一点,于是我们的心也跟着老了一点,旧了一点。小时候捉迷藏过家家的场景恍恍惚惚的在眼前摇晃,岳圆圆的身影也在我眼前摇晃,猛然的有一种预感,岳圆圆已经回不到原来快乐的无忧无虑的时光了,或许,她早就不是原来那个快乐的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岳圆圆了!
  “左青龙?”我在她身边蹲下。
  她扬起脸来,吸了吸鼻子,淡然一笑:“你果然猜得到。”
  左青龙那种人,只有在他觉得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才会一脚踢开你,他不管你是否心碎难堪,也不管你是否痛不欲生,当你终于舔砥好伤口,掩饰好哀愁,重新振作,他又回来了,他是一只覆在你伤口上吸血的蚂蝗,牢牢咬住你不放!
  “要是早听你的就好了……”岳圆圆又是一笑,在包里掏了掏,取出钱包来交给我:“霨儿,去帮我瓶啤酒吧……”
  “不去!”我把钱包一推!
  “去吧,求你了……”她又把钱包推到我面前。
  我心软了一下,不过还是把钱包推开:“不去!”借酒消愁不是个好办法!
  “哎……”她叹了口气:“本来想告诉你一个秘密的……”
  “什么秘密?”我对她这六年来的生活颇为感兴趣,只要知道了她的秘密,就能解开她的心结!
  她定定的看着我,神秘兮兮的:“霨儿,其实我和祁少遥没上过床……一次都没有……”
  这算什么秘密?我瞥她一眼,“我早知道了!”
  “这你也知道?”她又叹口气:“那你也一定知道是为什么了……”
  “为什么?”我下意识就问,一问才发现自己中计了!岳圆圆又把钱包扔过来:“你去买瓶酒,我就告诉你!”
  祁少遥,我又再一次败在你手上!我没好气的站起来,把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在祁少遥头上。
  “霨儿……”她蹲在地上仰头望着我:“其实祁少遥比你想象中爱你……”
  “算了吧!”祁少遥的爱情我已经不敢再相信了!一个口口声声说着爱你,却把你推开的男人,不论他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只要他放开了我的手,他就和左青龙一样龌龊!
  “圆圆,等我回来陪你一起喝!”下一秒我已经决定要买两瓶酒了,这时候提起祁少遥,我心里就没来由的一股烦闷!
  “地球没有男人也一样转!干脆我们两个以后就相依为命过一辈子好了,我们都不要男人!”
  她轻轻的笑着,回头看我的背影。
  ——是啊,你总是说地球少了谁不会转,一副天下只有你最大的样子。你做得到,我却做不到……我的地球在你离开的那一刻已经不会转了……
  她抬头看看天空,又看看一排排整齐的厂房,里面传来轰隆隆的机器声。这里的工人工作时间都是三班倒,小时候,我妈上晚班我总是一个人呆在家里从来不害怕,可是轮到岳圆圆父母一起上晚班,她总是吓得抱着枕头来和我挤……
  那时候,她也以为我们会永远相依为命过一辈子。可是原来不是这样的,女孩子长大了,就会找到她喜欢的男孩子,幻想把自己交给他,和他过一辈子。
  她留不住我,也留不住她自己。
  她看着我,我站在工厂门口的副食店柜台前掏钱买啤酒,还抬起手来朝她挥了挥,但她没有回应,低下头去,轻轻的拔起墙角的一根杂草……
  她也像一根草,需要墙根的庇护。没有了墙根,她就会被将她拔起的那个人牢牢的撰在手中,直至枯萎。
  ——霨儿,是我太依赖你了,你明明比我小一天,却总是像个大姐姐一样庇护着我。我应该怪谁呢?怪我的父母,他们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庭,为我遮风避雨?还是怪你,比我先找到心爱的男人,然后你跟他走了,抛下了我?我们永远不可能相依为命过一辈子。如果呆会,我告诉你,将会有什么样的灾难降临在祁少遥头上,你又要走了吧?而我,还是被左青龙撰在手心的一根杂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