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命线走失 No.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朋友是说睡就可以睡着的,而我却失眠了!
  刚才在妈妈面前强装的无所谓,熄了灯,四下里安静下来就全线崩溃!
  祁少遥的婚礼上发生了什么?白天的那个无声电话,岳圆圆说的幕后黑手,这一切都有什么关联?祁少遥失踪,是因为那个幕后黑手出现了吗?那么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平安,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不可一世?
  我心乱如麻。一方面觉得这样为他伤神的自己很不争气,另一方面又无法克制自己不去为他担心。
  睁着眼睛到天亮,才在朦朦胧胧中睡去。
  没多久,又被歆歆推醒:“妈妈,妈妈!起床了,说好带歆歆去看外婆打太极拳的……”
  我翻了个身,“再睡五分钟……”居然在不知不觉中也养成了这个坏习惯!
  “不行!你再不起床,外婆都要回来了,我们什么也看不到!”歆歆坐到了我身上!她估计也有大灰狼的本事,三下五除二就把我从睡梦中折腾了起来!
  “好……去看打太极拳……”我牵着她出门,在晨雾中漫步。
  都怪我妈不好,什么不教,教她打太极拳,以至于她对这项古老的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眯着眼,摇摇晃晃迷迷糊糊的把她带到广场,广场上空无一人!
  歆歆失望的撅起嘴:“都是妈妈太懒了,外婆她们都锻炼完了!”
  听到她的抱怨,我才猛然睁开眼来,挠了挠头发。怎么办呢?答应了她的事没做到,我岂不是失信了么?得想个办法弥补才是!
  突然,眼前一亮,发现大街上有一个烤红薯的摊子!
  “妈妈给你买烤红薯吃好不好?”我指着路边那只冒着白烟的高炉子诱惑她。
  歆歆估计长这么大也没吃过这种路边摊,一下子来了兴致,“好啊好啊!”她拍着手,失望顿时被兴奋取代。我拉着她小跑步过去,买了两只烤红薯,一人手捧着一个,又慢悠悠的晃回家。
  “好吃吗?”我低头看她,吃的满嘴,忍不住帮她擦一擦!
  “好吃!”歆歆死劲点头,“明天我们再来看外婆晨练,然后吃烤红薯好不好!”
  “OK!”我应允,满意的看着她被我擦干净的小脸,抬起头来正要牵她的手,却不期然的对上前方一对冷眼凝视着我们的眸子!
  那一对冰冷的眼眸,是属于左青龙的!
  他正转过头去对身边的男人低声说些什么……
  时间还很早,路上除了我和歆歆就只有前面交头接耳的两个男人。
  我一怔,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拉着歆歆背过身去——
  那个男人是祁少逸!我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人!
  岳圆圆曾经告诉过我,左青龙和祁少逸都同时受到那个幕后黑手的控制,他们两个在一起不奇怪,可是他们同时出现在我回家的路上,而且还是祁少遥失踪后的第二天,就让我不得不怀疑他们的目的绝对不简单!
  他们是要抓我们母女去威胁祁少遥吗?
  “妈妈,怎么了?”歆歆不明所以,仰头望着我。
  我勉强挤出一抹笑,强装镇定,“没事……”是的,我不能慌!绝对不能慌!至少,我不能让歆歆知道,危险正在朝我们靠近!
  拉着歆歆一步一步往前走,每一步都好像有千斤重。祁少逸和左青龙没有立刻追上来,但我却仿佛能听见他们低沉戏虐的笑声。他们是捕食的猎豹,欣赏着猎物疲于奔命的姿态!
  我们怎么逃得掉?我们有什么办法逃出去?
  “歆歆……”我轻声唤着女儿的名字:“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妈妈小时候和圆圆阿姨捉迷藏的秘密基地吗?”
  “记得啊!”歆歆肯定的说。
  “我不信!”其实我相信,只要你记得那个地方,一切就好办了!
  “那我带你去!”歆歆为了证明她知道那个地方,拉起我就跑!
  我跟着她跑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这样,妈妈跟你玩个游戏!我数到十,你躲起来,看妈妈能不能找到你!”
  “那妈妈要蒙住眼睛,不准耍赖皮!”歆歆天真的笑着,这样美好的笑容,这样纯真的童年,我决不能让祁少逸和左青龙的魔爪破坏了她眼里无邪的世界!
  紧紧的盯住歆歆,我无法预计接下来我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只盼望她能平安就好……
  “好,妈妈保证不耍赖!”心里的忐忑无法说出来,再看她一眼,我蒙上眼睛开始数数。
  歆歆呵呵的笑着,撒开小胳膊小腿往前跑。
  “1……2……”我从指缝中看到她跑远了,在路的尽头左拐,那是去秘密基地的方向。只要她躲在秘密基地,岳圆圆就能够找到她……
  我的心慢慢放了下来,继续不间断的念道:“3……4……5……”我数的很大声,我要让她听到,妈妈一直在数数,妈妈没有耍赖,这样她就不会停下来,不会回头……
  “6……7……8……”应该跑远了吧?那欢快的笑声渐渐的,听不到了。你要快快的跑……一定要跑出去……妈妈绝对,绝对,不会让他们找到你!
  “9……10……”一只手掌按在我肩膀上!
  熟悉的声音:“好久不见啊,祁太太……”
  同一时间——
  我家楼下有一个男人在徘徊。
  男人身上的衬衣本是很考究的衣料,现在却皱皱的,袖子扯落了一片,露出一大截手臂来,手臂上有擦伤的痕迹。白色的衬衣,混合了泥土的黄色和血的红色,显得破败不堪。男人的头发抹了定型胶,在头顶上一根一根骄傲的直立着,却因为沾上了灰尘而变得邋遢,他抬头抹了把脸,额头上有碰伤的淤青……
  仰头望了望楼房的某一间窗户,仿佛下定了决心,抬腿一鼓作气冲上去!
  “开门——”他大力的垂着门板!
  “仙仙——仙仙……开门……”叫着他心里的那个名字!
  “来了来了……”门里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谁啊,一大早的……”
  “咯吱——”门被打开——
  “妈妈好!”听见开门声,男人连看都等不及看一眼,急急忙忙九十度弯腰鞠躬!
  “妈妈早上好!”
  来开门的胖女人吓了一跳!眯缝着眼睛打量着这个面朝地板背朝天花板的男人,他规规矩矩的保持着那个九十度的直角,似乎没有她的允许,他就永远不会抬起头来一样!
  她也低了低身子,想看清楚这个一大早就跑来认妈的男人究竟是谁。一靠近他,她就忍不住瘪嘴,嫌恶的捂住鼻子!
  “嗯……好大的汽油味!”汽油味是从男人身上发出来的!瞧他那一身脏兮兮臭哄哄,他该不会是刚把自己从垃圾堆里捡回来吧?
  “你是谁?”她低喝。
  “我是……”男人正要回答,眼角的余光瞥到胖女人身后一道房门打开了,走出来一双穿着毛绒拖鞋的脚,脚的上面是一条花睡裤!
  岳圆圆打着呵欠,她套了一件大棉袄,由于天冷,她把棉袄的帽子拉起来戴在头上,挡住了脸。
  她还没有睡醒,被一阵惊雷般的敲门声吵醒,于是出来看看。“妈……”才开了个口,门口的男人突然一个箭步冲进来,将她一把抱住!
  “仙仙!太好了……太好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把她的瞌睡虫全部赶跑了,“啊——”她吓得尖叫,一个使力把男人推得远远的!男人后退了几步,还没来得及站稳,一只拖鞋正中脑门!打得他昏沉沉!
  接下来的咒骂是劈头盖脸的:“变态!色坯!登徒子!敢跑到我家来占我女儿的便宜!看我不打死你!”
  另一只拖鞋又被高高举起!“等一下!”岳圆圆及时拖住了她妈妈的手!
  “祁少遥?怎么是你?”
  祁少遥还晕乎乎的,拖鞋罩在他头顶,挡去了大部分光亮!他抬手挡住脸,眼前两个女人的身影模模糊糊,忽明忽暗,忽远忽近。
  他甩甩头,用力眨了眨眼,岳圆圆和岳阿姨的影像才逐渐清晰了起来。他疑惑了看了看岳圆圆:“你怎么在这里?仙仙呢?”
  岳圆圆无奈的一撇嘴:“这是我家,你老婆家在楼上!”
  “啊,少跑一层……”祁少遥低囔,转个身又冲出去!
  “哎!”岳圆圆追上他!“你等等我!出什么事了?”祁少遥怎么会慌成这个样子,还有他一身的污渍血渍又是哪里弄的?昨天不是还兴高采烈的要结婚么,今天就来了个改头换面!岳圆圆跟在他背后也忍不住捂上鼻子,他那一身的臭汽油味,走在路上连乞丐都嫌!
  “你们都别跑!我才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岳阿姨紧随其后,把刚脱下的拖鞋套回脚上,蹬蹬噔几下跑上楼,不住的追问,“他是谁?他是谁?”
  前面的两个人哪里有心情回答她?尤其是祁少遥,他跑到四楼停了下来,楼道里站着个老太太,拎着个菜篮子,诧异的盯着他!
  这回他不敢随便认妈了,站在她面前捏诺了半天才开口,“那个……请问,这里是高鶱霨家吗?”
  “你找她做什么?”老太太立刻戒备起来!上前一步,仰头叉腰。
  哼!臭小子,居然不认识她!想她虽然上了年纪,记忆力开始衰退,眼老了但心绝对不昏花!这个对女儿始乱终弃忘恩负义的臭小子,就是烧成灰她也认识!
  祁少遥愣了一下,注意到她手上抓着的钥匙,终于恍然大悟!
  “妈妈……”遭了!他居然连丈母娘都不认识!他的零分要变成负分了!
  “闭嘴!”老太太厉声打断他!气得胸脯剧烈起伏,从菜篮子里抽出一根黄瓜就往他身上敲!
  “混账东西!你还敢来!?”
  祁少遥躲了一下,老太太就抓着黄瓜追上去,祁少遥被她追的满地乱转,黄瓜没有一下落空,一下一下狠狠抽打在他身上!
  终于他被逼到了墙角,缩着身子,抱着头,黄瓜还是劈头盖脸的砸下!
  “妈妈……我……”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黄瓜断了!没关系,老太太又往菜篮里翻找,她早上出门带了把雨伞,那东西绝对能把人抽死!
  趁她找雨伞的空挡,祁少遥终于喘了口气:“妈妈,我是来找仙仙的,您让我跟她说句话……”
  “说!说个屁!我不会让你见她!”老太太终于找到了雨伞,拉开伞柄,举起来眼看就要落下!
  岳圆圆再一次出手相救!
  “阿姨,你听听他说什么……”
  她这么说着,眼睛却盯着那道紧闭的大门。这栋老房子隔音效果奇差,外面这么吵,高鶱霨在干什么,怎么都不出来看一下?
  “听他那张狗嘴乱吠,我怕脏了我的耳朵!”其实老太太早就打不动了,但还是气不过,紧紧握着雨伞,喘着粗气,嘴里依然不甘示弱!
  祁少遥也不敢吭声,低头认错,他本来就该骂,该打,怎么对他无所谓,只要让他看她一眼,确定她安全,就可以了……
  岳圆圆扯过老太太手里的钥匙,径自开了门,“霨儿……霨儿?”
  她推开我的房门,祁少遥跟了进去。
  床上的被子已经冷了,还没来得及叠。
  仙仙不在家!这个认知让他的心一紧!
  “仙仙!”他又慌慌张张跑出去,在小小的套房里乱转!
  “宝贝儿?小宝贝……”于此同时我妈也急了。早上出门还好端端的在床上睡觉的两个人,怎么一回头就不见了?
  听到她的叫唤,祁少遥慌乱的步伐突然顿住!本来高悬的心脏像绑了一个秤砣,重重的下坠!
  他来晚了!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