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命线走失 No.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岳圆圆在前面走,祁少遥在后面跟。
  两个人都静默不出声,终于,岳圆圆拢了拢身上的棉袄,停下来,拉住祁少遥的袖子,“祁少遥!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急急忙忙撇下G城的一切跑来找仙仙,仙仙却不见了!这预示着什么?她们是不是被绑架了?
  祁少遥抿着唇,把手从她手里抽出来去掏口袋,口袋是空的!他脸色一暗,将全身上下摸了个遍,“糟糕!我的手机不见了!”
  一定是昨天开车过来的时候,他从那场车祸死里逃生,惊慌中把手机落在车里,和他的保时捷一起爆炸了!
  他又仔仔细细在口袋里翻了一遍,没有手机,即使有人绑架了他的妻女,也联系不到他,又谈何威胁他!
  他现在好想接到一个威胁电话,要钱也好!要命也好!他都给他们!可是偏偏,他把联络工具丢了!
  “谁会绑架她们?祁少逸?”祁少逸是岳圆圆唯一能想到的危险人物,她相信幕后那个人不会过早的暴露自己,在利用完祁少逸之前,他会把自己藏得好好的,把自己伪装成大善人的样子!
  祁少遥冷笑着摇摇头,“祁少逸被人打伤了……”
  他想,元瑾从白老大那里放出来自会帮他处理善后,他会把祁少逸软禁起来。绑架仙仙的,还有一个人——
  “如果是左青龙,你会不会帮我?”
  也许,祁少逸在去教堂找他的同时,就已经吩咐了左青龙来绑架他的妻女。如果现在他不主动出击,那帮丧心病狂的疯子联系不到祁少逸,又找不到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左青龙……”岳圆圆咬着唇,她不是没有想过,绑架她们的是左青龙,只是,祁少遥说出来之后,她还是犹豫了一下。命运的捉弄,不是你说不要,就会自动消失的,她始终不肯面对的难题无情的追逐着她,终于走到了这一天,她逃到角落,再也迈不出一步,。
  “圆圆……”祁少遥突然郑重的叫岳圆圆的名字,他说过不会为难她的,然而现在,他不得不这么做。除了她,他想不到还有谁能阻止左青龙!就让他再自私一次,这一次关系到两条无辜的生命,那是他最重视的,相信也是岳圆圆关心的。
  他的眼神犀利的仿佛可以穿透岳圆圆晦涩难言的心情。是啊,她关心高鶱霨,关心歆歆,也关心左青龙。如果左青龙是错的,如果她的朋友会因为她的爱人的错误而丢了性命,她知道她该怎么选择。
  她缓缓动了动干燥的嘴唇,声音轻得几乎不可闻:“好……我帮你……”
  祁少遥笑了笑,笑容里有感激,他了解她做这样的选择放弃了什么,但他没有说出来,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切都会好的……”
  放开对左青龙的执着,她值得真正爱她,珍惜她的人……
  “恩。”岳圆圆点点头,吸了吸鼻子,好像已经下定了决心。她现在就要转身,走回她该走的路,再也不回头,不看左青龙,不听他的声音,不想他的脸。
  她抬起手来,指着远处:“那里有一个废弃的仓库,左青龙也知道的……”
  “是么?”祁少遥精神一震,直觉告诉他,她们不会走远,她们就在附近!
  “我们去看看!”
  他在岳圆圆的带领下来到了仓库。这里的杂草已经长的半人多高,雾气渐渐散去,枯黄的草叶上沾着几点露珠,太阳升起来,露水反射出一道光亮。本来幽僻到凄清的地方,因为一块被踩塌的草地,生出了使人不安的痕迹。
  那一道光亮,直射向天空,仿佛从心间长出的一根倒刺。岳圆圆心中一痛,看了祁少遥一眼,默默转到他身后,宿命要她去直面左青龙的真面目,隔着祁少遥高大坚定的背影,也许她会多一点勇气。
  沿着那条刚刚被人走出来的小径靠近仓库,她站在祁少遥后面,侧身往里看。祁少遥的拳头在身侧握紧,仙仙就在里面,被绑在一张椅子里!
  左青龙手里持着一根木棍,在她身前绕着,从左边晃到右边,细细的门缝里,他的身影挡住了仙仙的脸。
  “你女儿呢?”他的耐心已经完全失去了,眯着阴沉的眼,凶狠的第N次问出这个问题!
  “哼!”一个白眼,我撇过头!
  “你最好老实交代!”棍子抵住我的脸,慢慢的一点点将我的头转正,我又看到了他脸上不耐烦的表情。
  “别耍花样,我们也是为你们好……难道,你不想看一看祁少遥是怎么输的吗?”
  “呸!”一口痰淬到他脸上!
  “你们算什么东西!祁少遥会输给你们?如果他输了,你们还抓我干什么?”我不怕死的讥讽道,口气很强硬,心里却在忐忑。
  难道真如左青龙说的,他们抓我,只不过是为了让我看看他失败的惨状!是祁少逸要折磨他,让他心目中最重视的人看到他最落魄的样子。他知道祁少遥受不了,他一直自命不凡,他永远高高在上,如果有一天他被人踩在脚下,而我在旁边看着,这是对他最残酷的打击!
  左青龙被我惹火了,抹一把脸,甩掉上面的痰,棍子举起来就要落下!
  “敬酒不吃吃罚酒——”
  “住手!”一直站在角落,冷冷凝视着我的祁少逸出声了!
  他缓缓的踱过来,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接下左青龙手中的棍子,绕到我的身后,一下下轻轻敲打椅背。
  他的头上裹着纱布,脑后还有一块血迹。
  “哼!”我轻嗤一声,祁少遥输了吗?说不定他们只是两败俱伤而已!
  他在我身后慢慢俯下身来,嘴唇一点点贴近我的耳朵,恶心的气息越来越接近我的脸颊,我厌恶的偏过头去。
  他忽然低沉的笑了起来,笑声显得相当愉悦,“我本来只是好心,想请你看一场好戏,既然你不领情……就让祁少遥死在马路边,没人收尸,也不错……”
  “你胡说!”我突然转过头去,他邪恶的笑脸就在眼前!
  他就这么想让祁少遥死?他们都疯了!祁家的人都疯了!为了那一点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财产,居然可以赶尽杀绝,连亲兄弟都不认!
  “祁少遥一定比你活得长久!”我咬着牙愤愤说。这句话与其说是为了呛他,还不如说是为了坚定我自己的信心。他笑得那样胸有成竹,仿佛已经看到祁少遥奄奄一息的躺在马路边……
  不……祁少遥怎么会死?我走的时候,还看到他的脸,他的眼睛,一直一直的望着我,那时我想,如果他真如他表现的那样依依不舍,为什么要狠心的让我们离开?原来,他竟天真的以为,可以用一场假婚礼,引诱祁少逸现身,彻彻底底解决掉这个麻烦。如果他赢了这一局,他一定会来找我,可是现在,他失踪了!他没有赢。
  当然,我也不相信他已经输了,如果他输了,他也会来找我,他不可能丢下我一个人,可是,他却要我丢下他一个人!
  夫妻不就是要相互承担的吗?每次我困惑流泪,他都在背后支持着我,可是每次,他被逼到最危险的境地,他都装作若无其事,回过头来给我一个安心的微笑,笑不出来,他就让我走!他宁愿我恨他,也不愿我帮他!
  他明明知道祁少逸这个麻烦会来找我,他却不来找我,他是不想来,不敢来,还是……已经来不了了?
  “你认识这个吗?”祁少逸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块红色的铁片,他又笑了起来,低沉的,仿佛是在嘲笑我的执迷,“这个就是祁少遥那辆宝贝得据说只有你们一家三口才能碰的保时捷啊……”
  “轰——”他变调得模仿着爆炸的声音,双手在身前划了个圈,手臂大张,夸张的笑脸扭曲。
  “你说他在想什么呢?一辆车能证明他的忠诚么?难怪你不肯给他收尸……”
  我浑身一震!
  “你什么意思?”
  铁片从他的手心滑落,掉在我脚边,清脆的一声。小小的铁片,没有生命的物体。周围焦黑卷曲,鲜艳的红色上面一条突兀的刮痕,仿佛是划过皮肤的一把利刃,狠狠掐住了我的咽喉!
  祁少遥死了?他真的死了……带着我的恨意死去,他就会安心了么?
  仓库外面,祁少遥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再次握紧!
  祁少逸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被钟倾敲了一棍,然后被元瑾软禁起来了么?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他还以为他可没有后顾之忧的救出妻女,现在才发现一切都没有他想象的简单,事情至始至终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回头看着岳圆圆,她憋着气,只等他吩咐一声,她就义无反顾的推门进到仓库里去。他摇了摇头,即使她能够说服左青龙,她对祁少逸有办法么?他不能让她去送死!
  “你去帮我找歆歆好吗?”他压低声音对她说,歆歆不在里面,一定是妻子事先发现了祁少逸,把女儿藏了起来!
  “那你呢?”岳圆圆仿佛可以听出他口吻中的决然,他是要一个人进去吗?他们有那么多人,还有武器,而且仙仙还在他们手里,他这样进去,岂不是以卵击石!
  “我帮你报警!”她说。
  “不要!”祁少遥竟然在这个时候阻止了她!
  “祁少逸在里面,不能报警。这是我们祁家的家务事,一旦警方介入,祁氏就完了……”至少,他还想保住父亲的心血……
  “你去找歆歆吧,我没问题……”歆歆现在一定很害怕……
  岳圆圆咬咬牙,终于走开,直到她走远,祁少遥才慢慢朝紧闭的仓库大门走去,深深吸一口气,双手伸直,一把将门推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