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命线走失 No.1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警察做完笔录,我一个人在手术室外待了很久,高腾跃回来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岳圆圆。
  “圆圆呢?”
  “她先回去了。”高腾跃漫不经心,在我身边坐下来,
  我点点头,本来以为她会留下来陪我的,这样我可以让高腾跃先离开。一方面,他为了我的事情,G城Z城两地跑,今天又累了一整天也该休息一下;另一方面,他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让我耿耿于怀,和他肩并肩坐在一起就越发不自在起来;更何况,叫他抛下母亲儿子和我呆在医院过年也不是个事儿。可是如今,岳圆圆溜了,只剩下我和高腾跃,如果他也走了的话,我一个人坐在空荡冷清的走廊,对着手术室门框上那盏扣人心悬的红灯,吹着冰凉刺骨的穿堂风,想想又害怕了起来……如果,遥遥打算悄悄从我身边跑掉,也许多一个人会更容易发现他的存在,也许多一个人,会多一份力量,帮我把他留下来……
  于是我什么也不说,任由高腾跃坐在我边上的位子。
  一直沉默着。眼睛盯着手术室大门,一瞬不瞬。
  门开了,医生护士鱼贯出来,推着遥遥的病床。
  洁白的被子盖到他的肩上,脸色苍白,头上缠着纱布,双眼轻轻的闭着,呼吸器被取了下来。
  我高悬的心一下子落了地。
  “他的生命力很顽强……”医生微笑着点点头,在我看来就像一个光明的天使,周身散发着暖流。
  “也许是知道有人在等他吧……”他拍拍我的肩。
  心头渐渐雀跃起来,他知道我在等他,一定会努力的把眼张开!也许明天,也许马上!
  我守在遥遥的病床前寸步不离,病房也是高腾跃安排的。外科在5楼,病房临街,繁华的商业街区,霓虹灯五光十色从遥遥脸上晃过去又晃回来,楼下的汽车呼啸而过,伴随着嘈杂的人声和楼下商店里大音响震耳欲聋的流行歌曲。
  我抚了抚遥遥的额头,他好像不情愿的微微皱了皱眉。我想给遥遥换给病房,这样的吵闹的环境真的很不适合休息。高腾跃出去询问,十分钟后回来。对面已经住满了,剩下的病房都临街。
  我又看了看遥遥,想了想,对了!我不是还有个在妇产科工作的同学吗?几个月前她还是小护士一名,现在已经是护士长了,而且她的丈夫是这间医院的副院长,也许我能动用动用我的人际关系……
  于是,几个小时后,遥遥在妇产科某病房醒来!
  这间VIP病房虽然也临街,不过妇产科在11楼,于是安静了许多。
  祁少遥眨眨眼,动了动,然后开始**:“我的手呢?”
  “你的手骨折了!”我没好气白他一眼!这个人才刚醒就恢复本性,我守了他一夜,一句温存感谢的话都没有,就想到他自己!
  “我的腿呢?”他又问!居然不管我累不累,怕不怕,也不说一句,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说不定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我敲了敲他的腿:“你的腿在这里吊着,你自己看不到?”
  “啊——”他的脸皱成一团惨叫!很好,还知道痛!
  “你没事吧?”他终于想起我来了!
  “你说呢?”我睨着他。
  他脖子上套着箍子动不了,眼睛在我身上滴溜溜转了一圈,然后一副如他所料的表情:“我就知道你没事,棒子都打在我身上了!”
  好嘛,他这是在邀功啊!我压根就不应该太担心他,有哪个从鬼门关兜了一圈又回来的人像他,说的好像是别人家的事一样!亏我还准备了一箩筐煽情的话,打算和他抱头痛哭一场,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懒得理他,我转身去给他拿药,高腾跃靠在门边,听见我们的对话,憋着笑别过脸去。
  “腾跃!你也在啊?”祁少遥的精神头那是相当的好,眼神瞟了瞟,要高腾跃过去和他聊天!
  “老高,别理他!”我叫住高腾跃,他以为我们都和他一样睡了一天一夜,全身细胞都处在亢奋状态中吗?人家高腾跃可是一整个晚上陪着我,连眼都没合一下!我瞧着他脸色发青,眼圈发黑,不由得有些惭愧。
  “老高,你先回去睡一觉!”
  高腾跃果然是困了,打了个哈欠:“少遥,我看你还真不像死过一回的人!”
  他当然不是死过一回,他在两天之内死了三回!现在命捡回来了,仇人被警察抓走了,老婆也毫发无损站在他面前了,一切风平浪静了,生活又充满阳光了,难道不应该庆祝吗?祁少遥想耸耸肩,却因为扯到伤口而嘶哑咧嘴,又想摆摆手,手动不了,最后变成无可奈何的叹气。
  高腾跃终于憋不住,扑哧一笑,朝门外指了指,“算了,我看我还是先走吧!留给你们小两口二人世界!”他笑着转身,经过我身边,“等我睡醒了再来替你!”
  我正帮祁少遥倒好一杯水,朝他点点头:“行,你好好休息!”
  说完,看高腾跃带上门,我才转头,只听祁少遥说了一句:“把手给我。”
  “干嘛?”我故意和他闹别扭,知道他想拉我的手,自己的手又不能动,一定很苦恼!我走过去,把药送到他嘴边:“吃!”
  他嘴一扁,不吃!竟然孩子气的鼓起了腮帮子,“给我啦……”要不是一条断腿悬在半空,我真怀疑他会在我面前又蹦又跳又跺脚撒起娇来!
  好笑的看了看他,顺从的把手塞进他的掌心。他的手指尚能活动,轻轻捏了捏我的手背,突然变得深情起来:“谢谢你,老婆……”
  “谁是你老婆!”我板着脸,就算因为这两个字心中隐隐的颤抖,嘴上还是不能服输!他当他是谁?说离婚就离婚,离了婚还叫我老婆,我是这么好哄的吗?
  他居然当作没有听到我的话,继续说下去:“还有,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这才是我想听的!我想听那句“对不起”,知错就改才是好孩子!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我当真像逗小孩一样捏了捏他的鼻子。如果你对我说一万句“对不起”,我就考虑原谅你。
  他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深呼吸,又叹了口气,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我等着他的回答,良久他开口了:“关于钟倾的事……”
  “闭嘴!”是他太蠢,还是他太不了解我的心思?最不想听什么他就说什么!问题不是出在钟倾身上,而是他自己。你他妈的不但处处留情,还处处留种!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道德品质问题!搞出人命还想瞒着我生下来,就算你有苦衷,我的孩子掉了,这种屈辱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吗?
  他果然闭嘴,委屈的吧嗒着他的大眼睛。
  你倒是解释啊!我瞪着他,干着急。让你闭嘴你就闭嘴,你要真这么听话,就不会冒出个钟倾为非作歹了!
  他不解释!
  不管你怎么瞪,人家就是扁着嘴,看着你,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不说就是不说!
  我不让他说,他就真的不说!那副表情,好像是在求我下道圣旨“好吧,你解释吧”,然后他就开始解释了!
  烦心!这男人在该蠢的时候不蠢,不该蠢的时候比猪还蠢!猪都没他蠢!
  我把杯子往床头重重一搁,药片也扔在桌上,“你自己吃吧!”
  我要出去透透气,他让我想起了最不堪的事。
  “仙仙……喂——”他在背后哀号!别走啊……人家动弹不得,你叫人家怎么自己吃药嘛……
  我一出门,就迎面撞上了高腾跃。
  他无声无息的站在门边!我吓了一跳,“老高?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呆了一下,似乎也被我的突然出现吓到了,轻轻咳了咳,掩饰尴尬:“我回来拿东西……”
  “你进去拿吧……”我往边上侧了侧。
  他没有动静,双手插在口袋里,又笑了笑:“我刚才发现就在口袋里……”
  “哦。”我没再看他,自己往前走,心里很烦,不想多说话。
  他跟了上来:“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是吗?”我不冷不热,听到又怎样,我们就是这么没有默契!
  “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走到走廊尽头的窗口停下来,晚风凉凉的,吹乱了我的头发,一团浆糊的脑子似乎也清醒了不少。
  从害怕失去祁少遥的极度狂悲,到失而复得极度狂喜,再听他提起钟倾的愤懑难平,现在高腾跃又来问我有什么打算,这个问题实实在在考验着我的心理承受力。我就像被人扔到一把篝火上面烤,我不可能不去计较以前发生的那些事,可是我也不能因为计较就放弃祁少遥。
  “关于钟倾和她的孩子……”高腾跃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钟倾还有孩子吗?”我侧过头去一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