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绝地大反攻 No.8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高腾跃家接到熠熠,我就再也甩不脱这个小包袱了。白天,高腾跃去公司上班,我就带着小家伙去医院照顾病重的高伯母,晚上高腾跃下班来医院替我之后,我再带小家伙回家做饭给他吃,帮他洗澡,哄他睡觉!
  以至于我偶尔怀疑这是不是高腾跃的一个阴谋,一个人不知鬼不觉间把我潜移默化成“小高妈妈”的阴谋!
  就像现在——
  “小高妈妈!”熠熠背着他的小书包一蹦一跳跑到我面前:“我们该去医院看奶奶了!”
  “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我正把刚煲好的鸡汤往保温瓶里盛。
  “哇……好香啊!”他馋猫一样死劲吸了吸鼻子,我淡淡一笑,舀出一小碗:“来,尝尝……”
  熠熠张开嘴,让我喂他。
  “好喝吗?”
  “好喝!”满足的吧唧吧唧嘴,看着我的眼神告诉我,他还要!
  “没有了。”我把瓶盖拧上,发现熠熠失望的厥起嘴,拍拍他的小脑袋:“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医院,汤一会再喝好吗?还有好多呢……”
  熠熠装模作样偏头思考了一阵子,似是在权衡其中利弊,然后点点头:“那好吧!”
  来到医院,高腾跃正在帮妈妈梳头。花白的头发和脸上的沟壑,让他不忍心再看,闭起了眼。
  也许此刻,眼泪正在他的眼眶中打转。
  高腾跃跟我一样,从小没有父亲。他的父亲死于一场车祸,那时他还在母亲的肚子里,已经八个月大了。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拔大,他总以为他的成功是给母亲最好的回报,如今母亲病了,甚至还来不及享受儿子的报答。
  她病的神志不清,经常拉着儿子的手,叫丈夫的名字……
  “高明……去上班吧,不然……迟到又要扣工钱了……”
  高腾跃紧紧抱住了母亲,手指轻轻抚平她脸上的皱纹:“好……我晚上……再来陪你……”
  掖好被子,他转身看见我,“麻烦你了……”声音很轻,无奈的叹息。
  我点点头,拍拍他的手臂:“去吧……”
  他又叹了口气,揉了揉熠熠的头发,正想离开——
  “林倩……你来啦……”
  一声轻微的呼唤,高伯母的右手抬了抬。她的左半边已经不能动,说话的时候嘴也是歪着的,纠结成一个奇异的弧度,口齿不清。
  但高腾跃还是听见了!听得清清楚楚!
  她说,林倩!林倩……
  他的身体僵了僵,猛然转过身来!
  我已握住了高伯母的手:“伯母,我今天炖了鸡汤哦……”
  我习惯了她叫我林倩,虽然我不知道林倩是谁,但我想她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才会让高伯母念念不忘。
  也许是……
  我抬头看高腾跃。
  他也神色复杂的盯着我。
  颓然的用手盖住脸,他后退了两步,突然转身跑出去!
  “林倩……林倩……”伯母还在不停的呼唤,她的右手握得我好紧,指甲深深的陷进我的掌心:“林倩,你不要走……不要走……”
  “好,我不走……”轻声回答她。如果伪装她的儿媳妇能让这个病重的老人安心一些,我并不介意。
  “那就好……那就好……”伯母还是紧紧拉住我的手,喃喃自语:“腾跃这孩子事业心重……你别怪他,等他忙完这阵子……我让他带你……去国外……散散心……好不好……”
  “好……”
  听说,高腾跃和妻子曾经是很恩爱的,自从GTY越做越大,他就经常奔波于各地分公司,把妻子冷落在家……
  听说,高腾跃的妻子生熠熠的时候,死于难产,他连夜赶回家……而我,正是因为这一次变故,才有了展现工作能力的机会……
  听说,高腾跃以前十分不喜欢旅游,妻子死后,环游世界就变成了他毕生的梦想……
  高腾跃才三十几岁,能拥有一个全国知名的传播公司,付出的也许并不仅仅只是勤奋与拼搏而已。家庭与事业的天平,也许也不仅仅只是对于女人,在男人心中,两端的重量,同样的难以取舍,难以平衡。
  当天晚上,高腾跃带来了一个客人。
  他是周漠。
  周漠已经不戴黑框眼镜了,眸中的清澈与稚气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精明和一点点老练。
  战争,是可以让人一夜长大的。祁少遥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周漠也逃不出这个藩篱。
  看见我,脸上竟渐渐泛起了红晕,还是那副腼腆的少年模样。
  与其说他是来探望高伯母,不如说他是亲自出马来邀请我加入JOJO。
  “从我第一次见你,就已经有这种感觉了,你是最适合JOJO主编的人选,”他认真的说:“JOJO的机制已经老化,失去了创新的空间,你的到来一定能给JOJO注入新鲜血液!”
  我淡淡一笑,摇头:“你太抬举我了……”我不认为我适合做一个时尚杂志的主编。
  “再说吧!”我敷衍,其实就等于拒绝。
  牵着熠熠离开医院。
  刚才高腾跃跟我表示,他打算给高伯母请一个24小时全职看护,等到学校开学,熠熠不再需要人照管,我就可以功成身退。
  我想,我还是回到Z城,找一个没什么激情,但很稳定的工作比较好。
  偏偏,我的宝贝女儿不是这么想的。她也有她坚持要做的事,也有她坚持想见的朋友,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她便闹得越来越凶,她要回学校上学!
  我本来的打算是到G城她原先就读的那所贵族小学办退学,让她在Z城完成学业。
  但是高腾跃说:“你确定这是对她最好的吗?Z城的机会会比G城多?Z城会比G城更适合孩子成长?”
  是啊,Z城所有学校的软硬件设备加在一起还不如G城那一所贵族学校的十分之一,教学质量就更不用提。
  我在Z城参加高考,我知道那是怎样一个环境。所有人都卯足了劲想要挤出去,可是高的吓人的分数线,少的让你愕然的录取名额,都使你不得不望分生叹!桌上堆的高高的参考书,就像压在背上一座座沉重的大山,好不容易翻山越岭进了大学,你发现同一张试卷,你考680,人家考480,进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系同一个班,你比人家高出的那200分,其实屁都不是!你没人家会说,没人家会做,你只会读书,死读书!为了那200分,失去的是你充满活力的青春。
  我动摇了。有哪个父母希望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高分低能?
  经过一个晚上的考虑,第二天,我妈带着歆歆举家搬迁。
  上有老下有小,我需要一份收入不低的工作养家糊口,无疑,加入JOJO是最明智的选择。
  于是,我开始了我其实并不怎么自信的主编生涯。
  而我妈取代我,变成了歆歆和熠熠的全职保姆!
  早上,她送歆歆去学校,在校门口和高腾跃碰个面,回家打扫一下屋子,再转战到高腾跃家打扫。途中经过菜场买点菜,在高腾跃家做好了,送到医院去。高伯母的身体渐渐好转,精神越来越好,思维也越来越清晰。下午的时候,我妈会推她去花园里晒晒太阳聊聊天,两个老人家竟然十分聊得来,变成了相当要好的朋友!天黑了,我妈就离开医院去学校把歆歆和熠熠接到高腾跃家,安排他们吃完饭写完作业,等高腾跃回来,她才带着歆歆回家。
  如果不是歆歆和高腾跃不对盘,说不定她宁可在高家留宿,也不愿回家面对我这个不听话的女儿。因为,我不接受她的“好意”,不同意她把我许配给高腾跃!
  “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妈再一次不厌其烦的跟在我背后唠叨:“姓祁的那个有什么好?你就这么死心塌地?在我看来他还不敌人家腾跃一根汗毛!”
  我瞪她一眼!什么叫“不敌高腾跃一根汗毛”?她怎么能这么贬低祁少遥?
  “瞪我做什么?我说错了吗?”她大声反问。
  “祁少遥有什么不好?”我喜欢的人就是好,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是好的!高腾跃?我没看出来他那根汗毛比祁少遥好!
  “祁少遥好?哼!”我妈冷哼,用一副看傻子似的悲悯眼神睨着我:“他好?他好他会拍那种照片?”
  “照片上的人不是他!”我冲口而出!
  她喜欢乱点鸳鸯谱是她的事,我不敢造反总可以爱答不理。可她一提祁少遥我就急了,现在她又提到照片,我就怒了!
  原来我一直都在心里不断的重复,不是他!不是他!绝对不是他!
  “呵!”我妈又冷笑:“如果不是他,他怎么不来找你解释?”
  是啊,这么多天过去了,他怎么连个音讯都没有?
  也许是公事很忙,也许是股市又有了什么变动,也许是……原来,只要我相信他,我可以给他找一万个理由!
  “反正不是他!”我坚持。
  “好啊,既然你这么相信他,你怎么不去找他?”我妈的嘴角已经带了点嘲讽。
  我怔了一下。我为什么不去找祁少遥?我能说,我是在等他来给我一个解释吗?只要他愿意说,无论那个理由是什么,我都愿意相信?可是他不来,他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心里闷闷的,开始后悔那天为什么不听完他的解释,我为什么总是那么冲动?
  “不要你管!”我开始逃避这个问题。
  我妈也怔了一下,缓缓伸出手指颤巍巍的指着我:“好!你不要我管是不是?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管你!”
  我果然是我妈的亲生女儿,连冲动的个性都是一样的!我妈摔门而去,我只能望着刚才发出震天响,现在又平静得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大门叹气。
  我妈能去哪里?还不是高腾跃家?
  “妈妈……”歆歆听到了我们吵架,从房间里走出来,抱着枕头,打着赤脚,小心翼翼的问:“你真的会和那个……高叔叔……结婚吗?”
  “不会!”我烦躁得爬爬头发。
  歆歆吓了一跳,委屈的低下头去,脚趾头不安分的曲起来……
  我的心软了。刚才口气不好,吓到她了……
  叹口气走过去,把她拥入怀里:“对不起歆歆,妈妈刚才太凶了……”
  歆歆不说话,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难怪熠熠总是叫她小可怜,她掉眼泪的样子真的让人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里好好怜惜。吻了吻她的额头,我说:“歆歆,妈妈跟你保证,绝对,绝对,不会和高腾跃结婚!”
  第二天,我只能早一点起床,先把歆歆送到学校,再去上班。
  在杂志社里,盯着满桌的稿件看了一个上午,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终于烦躁的扔了笔!
  我也想不通,我妈究竟是怎样被高腾跃收买的!
  开着车在街上游荡。这辆车是高腾跃送给我代步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一方面不理会人家的感情,一方面又理所当然接受人家的馈赠,我这件事做得真是不怎么厚道!
  难怪我妈会说我不识好歹……
  不经意扫一眼人行道——
  那不是黎璐吗?推着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一名老人。
  “黎璐!”我把车停在她旁边。
  黎璐回过头来一笑:“学姐!”
  “车车!璐璐我要坐车车!”老人突然指着我的车,兴奋起来!
  黎璐抱歉一笑:“我爸他有点……”她头一偏,没有说下去。
  我知道,老人痴呆症。
  指了指后面,“上车吧!去哪,我送你们!”
  “不用了,就几步路……”黎璐不愿麻烦我。可是他爸爸不依:“要坐车车!璐璐,人家就要坐车车!”
  黎璐无奈,只好把父亲扶上车,轮椅折叠好放进后备箱,自己跟着坐了上来。
  “回家吗?”我发动车子。
  “恩。”黎璐点点头,把回家的路指给我。
  这是一栋木板搭起的破旧的两层小楼,黎璐家在一楼,落着一把陈旧的大锁。她开了锁,推开门来,房间里阴暗潮湿,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投进微弱的光芒。
  我蹙紧了眉头:“你一直住这里?”在这个繁花似锦的城市里,居然还有人生活得如此贫寒……
  黎璐淡淡一笑,仿似她的笑容从来没有因为艰苦的生活环境而消退半分!拿了些饼干,冲了杯牛奶放在父亲面前,她一边道:“不好意思,房子太简陋,让你见笑了……”
  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这才知道,自己一直抱怨成长的艰辛是多么幼稚可笑的一件事,我妈已经把她能给的最好的给了我,不上不足比下有余,而我竟然还不知足,一心想着怎样把自己从麻雀变成凤凰,飞出那个小笼子,飞到宫殿里去!
  见我久久不语,黎璐又是一笑:“就连这件陋室都快要住不下去了,**要收回这块地,勒令我们拆迁……”
  “你们以后住哪里?找到房子了吗?”我下意识问。
  黎璐又摇摇头:“我爸一直住养老院,我也跟高总反应过了,他答应在员工宿舍挪一个床位给我……只是这样,家就没有了……”说到最后有些伤感起来……
  我拧眉,员工宿舍?十几个人一个小房间,怎么住?
  “住我家吧!”我站起来,催促她收拾东西!反正我妈叛变投敌了,我家现在有很多空间!
  “这怎么行?”黎璐又想拒绝。
  “怎么不行?”我一笑:“我这几天帮你留意着,有合适的房子,你再搬出去,还不行吗?”
  “这……”黎璐还在犹豫。
  一直在专心吃饼干的黎父,一听到要搬家,饼干一扔拍起掌来!
  “哦!有新房子住咯!璐璐我要住新房子!”
  黎璐禁不住爸爸耍赖,只得搬进我家,不过她担心爸爸惹麻烦,不顾他的意愿,坚持把他送回了养老院。
  三天后,我找到了新房子。
  带黎璐去看。
  这是一间精装修的房子,市区繁华的路段,离高腾跃的公司也比较近。
  “这房子我买下了,你安心住吧!”
  黎璐柔柔的脸上呈现一瞬间的沉静,抚摸着家具爱不释手。这时候,我突然觉得她像岳圆圆,在越不开心的时候反而笑得越大声。从我第一次见黎璐,她就是那么活泼俏皮的摸样,又有谁能联想到,她竟是生长在那样一个破旧的房子,破碎的家庭?还好,她不是岳圆圆,她没有岳圆圆的野心。
  我心里突然感到安慰,岳圆圆的悲剧,不会再发生了……
  “学姐……谢谢你……”她梦想的家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健全的父母已经回不来了,但她很满足,很满足……
  我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她破涕为笑。
  原来施予的滋味是这般美妙,你本以为你什么也没有,愤世嫉俗的觉得大家都欠了你,你想变成最强悍的人,想要赢得所有,拥有了又怕被人抢了去,所以汲汲营营,机关算尽。累了,倦了,力不从心,你以为你又将失去,其实只是自己太不知足而已。停下来,看看身边的风景,你会发现,人生最大的快乐不是一个人站在巅峰,俯视众生那一瞬间的豪迈,而是当你前进的时候,有很多人和你一起,手牵着手,肩并着肩,步伐一致,引吭高歌。
  “学姐,我可不可以过来JOJO跟你?”黎璐问我。
  “在GTY做得不开心吗?”我直觉的这么想。
  她摇摇头,“不是的,高总对我挺好,只不过,我来GTY是因为你在那里,现在你不在了……”
  呵呵,我差点忘了,我是她的偶像!
  顺了顺她的头发:“好,我找高腾跃商量一下……”至少我不能让高腾跃以为我在挖他的墙角。
  突然,我又想起另一个人来,她曾经也是很崇拜我的……
  “钟倾现在怎么样?”再提起这个名字,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反感。
  黎璐摇摇头:“不知道……婚礼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我点点头,不在说话。钟倾……也许,她才是最像岳圆圆的那个人,一样的野心勃勃,一样的迷失自我,只希望她已经醒悟,不要重蹈岳圆圆的覆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