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的男人 No.1(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找到了!”
  我呆了一下,扔掉手里电话,迅速回头看着大叫出声的元瑾:“在哪里?”
  元瑾站在窗边,指着楼下:“那里……”
  我冲过去,一把拉开窗户,斜里打过来的雨水劈头盖脸砸下,灌进我的衣领!透过纵横交错的线条,我看到祁少遥。坐在街边的人行道,背后是来来往往撑着各色雨伞的路人,前面汽车飞驰而过,车灯打在他脸上,很快又暗去,他就像一尊雕塑,木然的仰着头……
  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很安静,很安静,就像随时准备消失一样,不留下一点痕迹!
  “遥遥——”我冲着他大喊,雨水灌进我的喉咙,风声呼啸着,吹散了我的声音。
  “他听不到的!太远了——”元瑾在我耳边吼,雨水也浸湿了他的头发,他的脸。我看着水珠顺着他的下巴滑落,突然跳起来,冲出门去,脚上的拖鞋甚至来不及换!
  我的遥遥也在外面淋雨!冰冷的冬天,倾盆的大雨,凉透了的心境,他是不是也冻僵了?僵硬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一颗疲惫不堪的心……
  元瑾随手操了一把雨伞,跟着我跑出去!
  我在马路对面停下来,元瑾刹不住车,被我一把拉住!
  他怔了一下,顺着我的视线看去——
  祁少遥刚才坐的地方已经没有人在,只留下一只孤零零的皮箱,被雨水湿透,歪在路边……
  “他呢?”我呐呐的问,难道他又躲起来了?
  元瑾四下张望。
  夜已经深了,车辆渐渐稀少下来,只是对面还停着一辆——
  高腾跃的车!
  突然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撞在车上!
  车身剧烈晃动了一下,车顶积蓄的雨水反射着路灯微弱的光芒,有一个人慢慢的爬起来,趴在车顶,疲累的喘息!
  没时间休息,他的身后又站起来一个黑影!危险笼罩在他背后,拳头举起,落下的瞬间,他突然翻身,铁拳砸在车顶!
  “砰!”又是一声巨响!
  “祁少遥!有种别躲!”那个人怒吼,又一拳挥过去!
  “高腾跃!你已经夺走了祁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祁少遥向后一闪,格开他的手臂!另一拳又接上:“满足?祁少遥,你欠我的,永远也还不起!”两个人扭打成一团!
  “我欠你什么?我们无冤无仇……”
  “无冤无仇?”高腾跃大笑着打断他,牙齿咬得咯咯响!眼神陌生而冰冷,盯着他的脸——
  他脸上毫无愧色!他居然用一副无辜的样子问他,他欠了他什么!
  他欠他一条命!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这些,他要通通从他身上讨回来!
  他仰着脖子,雨水倾泻在脸上,一片湿漉,分不清到底是雨,是汗,还是眼泪!然后他嘲讽的瘪瘪嘴角:“祁少遥,亏心事做得多了,恐怕连自己都记不清了吧?”
  祁少遥最不服气的就是这一点!也许他做错了很多事,但每一件都有原因,他始终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祁少逸先来招惹他,他才会报复祁少逸!但高腾跃凭什么?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他就是真心和他交朋友,做兄弟,他自认没有什么亏欠他的!而高腾跃不同,他认识他,接近他,就是为了这一天,处心积虑谋划从他这里夺走一切!最让祁少遥想不通的就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会有什么深仇大恨比祁少逸对他做的更严重?
  既然高腾跃找他打架,那么他奉陪!不只是你有怨气,我也有!
  两个成熟的男人打架,有时候很像小孩子,打到最后连打架的因由都忘了,输赢也已经不再重要,只知道把对方当作沙袋,一拳,再一拳!
  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但都停不下来……
  突然,一声汽车鸣笛声划破了雨夜的冷寂,高腾跃阴狠一笑:“祁少遥,今天我就让你血债血偿!”
  祁少遥愣了一下!血债……血偿?他们之间真有这么大仇恨?
  下一秒,他已经被高腾跃板住肩膀,手抵住后腰一个使力,推到了马路中间!
  “滴——”汽车再次鸣笛!
  祁少遥忙不迭转身,雪白的灯光照亮了他惊愕的脸!
  “遥遥——”
  我就站在马路边,亲眼看见车前的两盏大灯,白晃晃的光线笼罩在他周围,像一个逃不出的光圈,连绵的雨线被光柱硬生生割断,还不够,它要穿透他的身体!
  胸口猛的一窒!脑中只要一个念头——
  要死死在一起!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我已经冲向马路中间,扑进祁少遥怀里!
  “仙仙!”祁少遥抱住我突然窜出来的身体,已经来不及震惊,来不及焦虑,来不及思考,顺着我的冲力一个转身,背对着汽车驶来的方向!
  要撞,也要先撞上他才行!
  我闭上眼,紧紧搂住他的腰,耳朵贴在他的胸口,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心跳好快……没关系,就算马上,这个声音就停止也没关系……因为我会和他在一起……
  “吱——”尖锐而悠长的刹车声……
  好久……好久……
  我们还站在原地。
  车里探出一个头来!
  “想死找个没人的地方!别害我!”一声暴吼,那司机气急败坏!开玩笑,三更半夜马路中间突然冒出来两个人,还好他刹车快,不然撞死了,责任谁也说不清!
  司机将方向盘一打,把车开走了,我才慢慢张开眼来。
  我们还活着……遥遥,我们还活着……
  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我轻轻抚上他嘴角的瘀伤,他一把握住了我的手,眼里是满满的心疼,拉住我的手往前一带,拥进怀里:“你跑出来干什么……万一……万一……”他不敢想象那个万一!
  我的脸靠在他肩上,摇头……我不怕,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不管怎么样都要和你在一起!
  “啪啪啪!”高腾跃居然鼓起掌,一边笑,一边朝我们走来:“啧啧……好感人哪……”
  祁少遥一僵,下意识把我护到身后:“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高腾跃冷笑,眼里有抹嘲弄:“这个问题问得好!”
  “我想要你的前妻,跟我走,做我老婆!”
  我从祁少遥身后踮起脚来,越过他的肩膀,向高腾跃叫嚣:“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
  看见高腾跃吃瘪,祁少遥笑了,又把我重新拽回身前,一副占有欲极强的样子,揽住我的肩膀:“听见了没?死了这条心吧!”财产可以给他,公司可以给他,但老婆是抢不走的!他最在乎的人,最在乎的也是他!
  “哼!别理他!我们回家!”我勾住他的手臂,待我们回家商议商议,两夫妻联袂反击,看高腾跃的狼子野心还能得意多久!
  “要走走吧!”高腾跃在后面冷笑,“如果背着一身人命债,你们两个还能心安理得长相厮守的话……”
  祁少遥愣了一下,我拉住他,转身要走。高腾跃却仿佛料定了祁少遥走不了,他继续大叫:“还记得钟倾吗?”
  祁少遥果然停下了!
  慢慢转头——
  他找钟倾很久了,自从那天他从教堂离开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他吩咐她找人去救元瑾,叫元瑾处理祁少逸。现在元瑾是放出来了,祁少逸却没有被关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知道钟倾在哪里?”高腾跃邪恶的勾起嘴角,貌似懊恼的摸摸头发:“不知道有没有哪条鲨鱼愿意为她收尸呢?”
  收尸!?
  他的意思是……钟倾已经死了!
  尸体被他扔进海里……喂了鲨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