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的男人 No.9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咔嚓,咔嚓!
  裸照到手!
  趁白老大进浴室洗澡,用哗啦啦的水声作掩护,我溜之大吉。
  路过客厅,我看见阿木被五花大绑,倒在沙发上。刚才那一枪是***,阿木虽然还有气息,却像死人一样安静。
  我走到他面前,双手合十,一拍:“对不起了,阿木!”深深一鞠躬,我不能带你走,你就留在这里任凭白老大处置吧,我们就此别过!
  第二天,阿木果然没有再出现。我失去了两天的自由,失而复得。一个人优哉哉晃荡到公司,装模作样工作了一个上午,趁午休时间我带着手机去找周漠。
  敲开他办公室的门,“我拍到照片了!”
  他抬起头来,表情有些奇怪:“这么快?”
  难怪他诧异,我要对付的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冷血杀手,和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永远保持神秘低调,在家有重重保护网络,出门有几十个黑道精英跟班的主人。就算把白老大身边的保镖全部用计调走,我和他一对一也是实力悬殊!而周漠的任务才交代下来两天,我就已经搞定了,他不得不怀疑我是不是糊弄他!
  “你确定你拍的是白老大?”如果我真想随便找个人来蒙混过关,那我就错了!虽然见过白老的庐山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但他周漠见过,而且只见过一眼,就永世不能忘怀!
  “你看看就知道了!”我也不能确定我拍的是不是白老大,总之,阿木是这么叫他的,他总不能连自己的主子都认错吧?
  插上数据线,连接电脑,“就是这个!”
  屏幕上出现了我昨天拍的照片,情况紧迫,我只拍到两张。一张是白老大坐在梳妆镜前,即将起身,可以看到他的背部,以及镜子里的正面。他有一头栗色的细碎短发,精瘦的胸膛,还有四块腹肌!另外一张是他起身以后,那时候我已经钻回床底,所以只拍到他两条不长毛的小腿……
  “不错,就是他!”周漠敲了敲屏幕上白老大的脸。
  白老大的脸和他的姓氏一样白,由于刚做过保养,显得白里透红。由于是镜子里的倒影,并不是太清晰,但他那对大而有神的眼睛,周漠一看就认出来了!这个妖孽,生来就是勾引男人的!
  我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拍错人!但我还是不敢确定,周漠要的是**,而我只拍到上半身,他能不能满意,和我交换那百分之二的股权?忐忑不安的盯着他,只见他笑了笑:“这样就可以了!我只想证明他是个男人!”
  “啊?”他拍裸照的目的不是要挟,而是为了证明白老大是个男人?难道白老大不是男人吗?我盯着他,他显然不想多说,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是股权让渡书,“你签个字,百分之二就是你的了!”
  “你给我了?”我还以为他也会说只借给我一个月,毕竟百分之二套现的话,不是一个小数目……
  “当然!”他挑眉:“拍黑社会老大裸照这种冒生命危险的事,难道还不值得换取百分之二的股权吗?何况,你帮了我们周家一个大忙!”
  “哦!”聪明的话就不要过问别人的家事,拿了想要的东西赶紧走人!签了字,拿到让渡书,我再看了一眼屏幕上白老大的脸——怎么有些面熟?莫非以前见过?不可能,我如此遵纪守法的一个良家妇女,怎么会认识黑社会?
  甩甩头,不再想,我还是把脑筋动在琢磨自己的事比较实际一点。周漠和白老大的瓜葛,我才没有多余的精神和时间去刨根究底!
  算一算,江晨和薛璟天各百分之十,加上周漠的百分之二,我已拥有百分之二十二,只差百分之十一,我就胜利了!还有大半个月时间,我应该回去研究一下元瑾给我的股东名单,看看还有谁可以出让给我股份!
  刚回到办公室,拿出股东名单,门被敲开了,是公司的前台小妹,她给我送来一份快件。
  快件没有署名,也没有寄信人地址。
  玩神秘?我把快件翻来覆去看了看,唯一的线索是快件单上的字迹很清秀,应该是个女孩子写的,会是谁呢?
  拆开快件,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片——股权让渡书!
  又是股权让渡书?
  上面写明把祁氏百分之一的股份无条件出让给我!
  谁这么慷慨?我看了看左下角的签名——任悠然!
  她丈夫卖掉了百分之十,把祁少遥赶下台,她又跑出来送给我百分之一!他们这两夫妻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已经扯破脸,给我百分之一又能挽回什么?
  也许他们认为百分之一不过是九牛一毛,成不了什么大事,但对我来说却非常重要!谁的产业不是一分一分积累起来的,有了这百分之一,我只要再弄百分之十就可以了!但是,他们会不会有阴谋?没有理由白白送给我百分之一!何况,任家明明只有百分之十,任悠然怎么会突然之间又多出来百分之一?
  我弹了弹那张纸,还是找元瑾商量一下好了!把让渡书收好,带着点嘲讽的笑,我正想把快件包撕碎扔掉,撕到一半,发现里面还有一张纸片!
  是任悠然写给我的信。
  天啊……看完信,我整个人顿时沉重起来!
  任悠然在信里向我们道歉,原来一切都是尉迟燨搞的鬼,他不但欺骗了她的感情,还抢走了任氏,他把她软禁起来。当她知道他出卖了祁少遥,她想尽办法逃了出来,但是已经无力回天!那百分之一是她十八岁生日时,祁少遥送给她的礼物。当时她撒娇,硬是赖着三个结拜兄长每个人送了她百分之一,说什么如果以后嫁了人老公对她不好,还有私藏的小金库可以维持生计,想不到真派上了用场!她觉得自己没有脸再见祁少遥,所以决定一个人躲起来疗伤,临走前把股权让渡书寄给了我!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她现在岂不是一个人孤苦无依,流落街头?比祁少遥还惨一些……
  打了个电话给薛璟天,汇报了任悠然的情况,想不到他早就知道!他说,任悠然今天一早的飞机出国了,去的哪里不知道。既然她把百分之一给我,我就应该接受她的心意,她才能好受一些。至于她的将来,既然她不希望别人插手,那我们就不要管,让她一个人去面对,这样才能学会长大!
  做大哥的,居然连妹妹被人欺负了都不管!我又打了个电话给江晨,航空公司是他家开的,任悠然飞走了,他当然能查处她的下落!
  想不到他和薛璟天异口同声!说什么为了任悠然的将来着想,必须让她学会独立,了解人间疾苦,他是绝对不会去调查她的下落!最后还附送一句,“时间紧迫你还有时间管人家?顾好你自己吧,弄到剩下的百分之十再说!”
  他们就是这么做兄长的?真想去采访一下祁少遥,看看他是不是也和他们同一个鼻孔出气!可惜我现在暂时还不能见他,也没有时间采访他,下午我要去采访一个最近红透半边天的“小”明星!
  “小”是说她年纪小,但她的名气可一点都不小!
  她就是祁少遥不雅照的绯闻女主角——李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