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的男人 No.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为了不让高腾跃妨碍我,我要搞垮GTY,让他后院起火!
  趁着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元瑾出现在GTY门口。高腾跃居然大意的没换门锁,我用我的备用钥匙开了大门,潜进他的办公室。
  开电脑,调出客户资料,备份。
  我已联系GTY的两家最强竞争对手——“星星”和“飞鸿”,只要把资料卖给他们,我就能得到为数不小的一笔钱,再加上卖房卖车典当首饰,足够凑齐付给王茂才!
  GTY被两面夹击,还有祁氏大大小小的事务,高腾跃一定分心,没时间管我,而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去弄剩下的百分之八!
  “滴”一声,copy完毕!元瑾正想关电脑,“等一下!”我叫住他,“看看电脑里还有什么!”既然来了,干脆看个透彻,多弄点秘密卖出去,我就多赚点!
  我戴着手套,以免留下指纹,让高腾跃有机可趁告我个盗窃商业机密罪!
  把他的电脑翻了个底朝天,我找到一张照片!
  ——祁少遥不雅照原版!
  错!应该是高腾跃的不雅照!
  他竟然亲自上阵,伪装成祁少遥的样子,若不是打了马赛克谁都认不出来!好在脖子上的项链泄了他的底,这条项链和几年前跑到祁少遥车轮底下自杀的女人的一模一样,难道那个女人就是他死去的太太——林倩?
  我一直奇怪,高腾跃莫名其妙为什么要针对祁少遥,原来是为了林倩!
  由于祁少遥之前给过我一个锦囊,里面装着林倩的项链,我已联系过林倩的父母,他们至始至终都没有责备过祁少遥一句,甚至提到他的名字还表现出隐隐约约的不安,不仅仅因为有电子眼拍到了他们女儿自杀的全过程,他们手中还持有一份女儿的病例!林倩是因为生下熠熠之后,被高腾跃冷落,得了产后忧郁症,才选择了自杀!
  难怪高妈妈意识不清醒的时候,总是拉着我的手叫林倩,还劝她说高腾跃工作忙事业心强,让她不要责怪他。原来,是她的心里一直对林倩存着一份愧疚!那么高腾跃自己呢?他对外宣称,林倩死于难产,竟是个天大的谎言!
  害死林倩的人明明是他自己,他竟还迁怒于祁少遥!
  越想越生气,祁少遥凭什么要为他高腾跃的错误负责?而他又凭什么理所当然的索要祁氏作为代价?
  敲敲鼠标,复制,粘贴!高腾跃,这张照片我会好好收着!就象你在祁氏最危机重重的时候还对祁少遥落井下石一样,这张照片我也会在你最失意的时候拿出来,让你也尝尝被人火上浇油雪上加霜的“美妙”滋味!
  说起来,我的报复心似乎太强了一点,我甚至还想过,就在月底股东大会那一天,如果我顺利拿到百分之三十三,我一定要把高腾跃当初对祁少遥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我要对他说:“高先生,请你从这张椅子上站起来,然后,滚出去!”这样才能一解我心头之恨!
  光是这么想着高腾跃那张吃惊震怒踢到铁板羞愤难当的脸,我就忍不住暗爽。
  一路哼着歌,今天我回到高腾跃家的时间比平常晚,不知歆歆有没有闹。为了筹钱,我已经把我在G城的两套房子抵押出去,以及高腾跃送给我的那枚价值五千万的戒指,若不是需要一辆车代步,我会连车一起卖掉!反正都是他买的,花他的钱,拆他的台,算他自己活该!
  开了门,屋子里黑漆漆一片。歆歆睡了吗?我蹑手蹑脚回房,刚拧开门把,“啪”!头顶的灯亮了!
  “回来了?”低沉的声音出现在我背后。
  我愣了一下,感觉高腾跃正一步一步靠近,身上的酒气扑面而来。他挡在我前面,一手撑住墙壁,拦下我的去路:“这么晚,你干什么去了?”
  “关你什么事?”我冷笑,看着他微醺泛红的脸,酒醉的红色一路延伸到脖子和锁骨,那里领口敞开,露出佩戴的项链。他眯着眼眸,视线凌乱,不知是在看我,还是在看他手中的酒杯,缓慢的转了转杯中酒,他忽然把酒递上来:“要不要喝一杯?”
  “不用!”我冷淡拒绝,推门进去,高腾跃立刻捉住我的手,往回一带,门轻轻被关上!
  “今天是林倩的祭日!”他打了个酒嗝。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故意装得冷漠,心中却突然觉得一丝悲凉。不是因为此刻借酒消愁的高腾跃,而是为了林倩。一个女人甘愿为她爱的男人牺牲了自己,看轻了自己,她死了,即使那个男人还记着她又怎么样?每年祭日的一杯酒,一句思念,也许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之后还会做一个有你的美梦,然后呢,酒醒了,天亮了,他打着为你复仇的旗帜去追逐自己的名利,若你在天有灵是否会心疼心寒?究竟是你的爱情成全了他的野心,还是他的野心导致了你的离世?这么做,为他付出的一切值得吗?
  “喝一杯吧……”高腾跃的语气突然软下来,像在祈求一般,“陪我喝一杯……”
  他转身去酒柜倒酒,我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倒了满满一杯红酒,走回我面前。“你也会伤心?”我接过酒杯,但一口也没喝。他在我眼里是一个彻彻底底狼心狗肺的人!
  他苦笑着慢慢啄了一小口,“我知道,你找过她父母。”言下之意,我已经很清楚,他为什么报复祁少遥。
  “祁少遥,他夺走了我的妻子!”
  “所以呢?”我不动声色,淡淡的睨着他,嘴角还挂着一抹嘲讽的笑。他还真好意思说出口,他以为只要他不说,伪装成受害人的姿态,把矛头对准祁少遥,就可以瞒天过海,就可以把他的罪过像粉笔字一样抹掉,没有人知道害死林倩的其实是他自己?
  就算他逃过了世人的眼睛,他又逃得过自己的心吗?自欺欺人!
  他举起酒杯,轻轻碰了碰我的杯子,又慢条斯理的啄一小口,眼中闪过一抹变态的快意:“所以,我也要夺走她的妻子!”
  他端着酒杯,指住我。
  “神经病!”毫不犹豫的,我把酒杯抬高,高过他的头顶,缓缓倾斜,暗红色的液体顺着杯沿,就像一股冰凉刺骨的泉水,沿着他的头顶滴落。他站在那里,也不抬手去擦,任由红酒洗礼他麻木黯然的神色,我的心里也突然有了一种肆虐的快感。
  “杀死林倩的人是你!”
  他愣了一愣,像被戳中了心底最隐晦的伤口。“什么都别说了!”突然的暴怒,他把自己的酒杯砸碎!支离破碎的玻璃片在他脚边,倒影着他的恼羞成怒的脸,然而他还是不愿意面对现实,“把这个戴回去!”
  他从口袋里掏出戒指,抓住我的手,就往手指上套!
  我不由自主的缩回手去,他却死死不放!戒指被套上右手的中指,正是我不久前卖掉的那只!
  “你是我的未婚妻。”他好像宣誓自己的所有物一样,神经质的笑起来。
  我也不挣扎了,既然他硬要给我,我没有理由不拿着,“我现在正缺钱,你给我,我还可以再卖一次!”
  “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机会卖戒指?”他阴测测的笑,似乎在算计着什么:“我定了一艘游轮,下周我们的订婚宴将在那里举行,我邀请了各界政商名流,当然,你的祁少遥已经没有资格参加了!”
  他以为他搬出祁少遥就能伤害到我吗?我漫不经心的转了转手上的戒指,不甘示弱的回嘴:“行啊,我很乐意参加!”
  下周?我能让他轻松自在的度过下一周?我现在就像是和时间赛跑,每一天都是瞬息万变,下一周发生的事会让高腾跃焦头烂额措手不及!GTY客户机密泄露,高腾跃不雅照曝光,黎璐平安释放,我带着我妈和歆歆搬出高家,到时候给你一个没有新娘的订婚宴!
  我的计划似乎一步一步进行得顺利极了!
  15号是第二期JOJO上市的日子,我为黎璐做的事下午已经做完,读者对这篇讨论的反响很不错,被多处报纸杂志,电视网络媒体转载,还有不少人给我们的网站留言或者直接致电到杂志社为黎璐打气加油!然而,就如之前我说过的一样,公众的感情并不能完全主宰法律的判决,真正考验的还是元瑾如何把握这次机会,在法庭上为黎璐争取最大利益。
  16号黎璐开庭。
  好像是预示着阴霾已经过去了一样,当法庭宣布黎璐无罪当庭释放的时候,全场一起欢呼雀跃!
  黎璐瘦了一些,但看起来心态很不错,出来第一件事是去养老院探望父亲。
  我把车停在养老院门口,远远看着她推着父亲的轮椅在花园里散步,阳光很暖和,她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扬起头来淡淡一笑。她的笑容让我连日来沉闷的心头漾起一股暖流,她坚强得使人心疼。似乎为她做得再多,都还远远不够。不论我的未来是荣华富贵还是落魄流浪,她的幸福都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看着身边如释重负的元瑾,他凝视着花园里巧笑倩兮的女子,深情的目光,让我想起多年前的祁少遥。当时年少,仿佛永远品不出愁苦的滋味,他开着车带我四处游玩,当我穿梭在漫山遍野的鲜花丛中,他也是这般,带着宠溺的笑容凝望着我。短短几年,我们之间有过误会,有过释然,经历了生离死别的考验,两个太过倔强的人,在伤害与被伤害中渐渐磨平了棱角,两颗终于紧贴的心,却又不得不被现实的沟壑分离。
  这半个月来,周旋于形形**的人物之间,斗智又斗勇,见识了薛璟天和江晨的义气,见识了元瑾的忠诚,也同样见识了周漠的精明,阿木的阴沉和白老大的深不可测,以及王茂才的处变不惊,更重要的是一方面要与高腾跃虚与委蛇,一方面又要顾及家里那一老一少的情绪。我仿佛是把祁少遥背不动的担子,又捡起来扛在肩上,重新走一遍他当年走过的路,置身他曾经置身的世界,也体会到他卸不下的责任,如果过去的六年,每一天他都是这么度过的,该有多辛苦?
  深深的叹一口气,元瑾回头看着我。
  “我想去找他。”不知不觉脱口而出,说出口才发现思念犹如洪水猛兽,早已泛滥成灾。
  元瑾和黎璐携手站在路口,目送我离去。车子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心情竟有些忐忑起来,就像出门去迎接远游归来的丈夫。
  我到达那个小吃店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多,午饭时间已过,店里显得异常冷清,只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趴在柜台写作业。
  见我走进店里,她礼貌的抬起头来,“对不起,已经没有食物了。”
  最近她们家的生意出奇的好,自从少遥哥哥来了之后。他本来是专门负责洗碗的,却想出来好多新点子,一下子就把旁边的几家竞争对手比下去了。她精打细算的老板娘妈妈发现自己捡到一块宝,便让他从幕后走向台前,跑跑堂,算算账,偶尔还可以和她的厨师老爸学着炒几个菜。这么一来更不得了,她们家横空出世一个超级帅哥的消息一天之内风靡整条街,附近写字楼里无聊花痴到极点的未婚少女已婚少妇一个个趋之若鹜,一到中午就咋咋呼呼的过来了,就连隔壁菜市场以小气抠门爱贪小便宜著称的四朵金花也毫不吝啬的把钱砸在她们家的小吃店!偏偏人家少遥哥哥就是爱答不理,除了公式化的“欢迎光临”,“谢谢下次再来”,没有第三句话!所以她怀疑,她妈妈捡到的不是一块宝,而是一只摆在柜台,面无表情挥着拳头来回晃就万事大吉的——招财猫!
  可惜,她家的这只招财猫这几天身体不太好,老是头晕,高烧整晚不退……
  “哎……”叹口气,她好像没心思写作业了。
  我看着她一下子傻笑,一下子又唉声叹气,不禁也跟着叹口气。
  “你为什么叹气?”她好奇的问我。
  “我?”失笑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叹气,干脆道出自己的目的:“小妹妹,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小女孩挺热情,“我爸我妈在睡午觉,我在写作业,店里没别人了。”
  “我找祁少遥。”
  她愣了愣,顿生警戒:“你是谁?”
  哼,又是一个慕名而来的花痴,人家都是偷偷摸摸指指点点,她倒好一进门明目张胆开口就问!
  “我是……”正要自我介绍,突然被她一掌拍在桌上打断!
  “我知道了,你是她!”她抬手指着门口。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那是一副对面街上的灯箱广告,是我和JOJO全体主创人员拍的宣传照。
  “没错,我是她。”神秘的一笑。这张海报应该是早上才贴上去的,不知道祁少遥看了是什么心情。
  “少遥哥哥不在!”她突然冷淡起来,我一头雾水:“他去哪了?”
  “不知道!”知道也不说!本来她觉得少遥哥哥对她最好了,别人主动和他搭讪他都不爱搭理人家,就只有对她笑得最和善,还会教她写作业,帮她补习功课,和她聊他小时候的事,就只有一点她不满意,明明生病了还要硬撑,劝了他很多次他都不去医院看病,可是今天早上,外面那张海报挂出来,他就好像失了魂一样,中午一打烊他就请假去医院了!
  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少遥哥哥不是普通人,这张海报一定和他有非同寻常的关系。现在海报里的人找来了,她又有了一个更强烈的预感,少遥哥哥会跟这个海报里的女人走!
  她才不要呢!少遥哥哥明明就是她家的招财猫,凭什么拱手让人?
  撅着嘴开始收拾课本:“我也要去睡午觉了!”摆明了赶人!
  “啊?”吃了闭门羹,我顺顺额前的头发:“那好吧,我到外面等他……”
  “爱等不等!”
  小朋友的脾气果然不敢领教!
  我出了门,在台阶上坐下来,双手托腮看着对面的灯箱广告,想象着,待会祁少遥回来,会不会赞美我,干得很不错?
  一双穿皮鞋的脚出现在我面前,是一个戴墨镜的陌生男子。我呐呐的扬起头来,他挡住了我面前的光线,我眯着眼疑惑的看着他。
  “你就是高鶱霨?”他的音调刻板没有起伏。
  “你是谁?”我的记忆中没有这号人物。
  他侧身,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我们老大在等你。”
  “你们老大是谁?”我下意识问,他不说话,依然弓着腰,伸出去的手加重力道,指了指对面街边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
  这时我才看见,他衬衣的袖口,绣着一团红色火焰!
  白老大!
  车窗缓缓降了下来,我看见一头栗色的短发……
  ……
  祁少遥赶在下午生意火爆之前回到了小吃店。
  “小敏!”一进门,他就呼唤小吃店的大小姐。
  “哼!”大小姐头一甩,不拿正眼瞧他。
  “怎么了?”他好笑的拍拍她的头,而她把他当空气!
  “别理她,又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老板穿着围裙拎着锅铲走出来,祁少遥也很自觉,脱了外套,一副打算投入工作的架势。
  “哦对了。”老板回到厨房之前转过头来:“今天有个女的来找你。”
  “哦。”祁少遥无动于衷。
  “据说是那副广告上的……”
  “真的!?”突如其来兴奋的某人,让老板吓了一跳!
  “她在哪?”刚刚穿上的围裙,又迫不及待的解了下来。
  老板失笑,看来这个女人果真对他很重要!
  “你急什么?她等了你一会,你没回来就走了,不过她留下一张字条……”
  “字条呢?字条在哪?”仙仙终于出现了!阿门,他还没有被抛弃!
  老板摇摇头,无可奈何的拿出纸条:“那!看吧!”
  祁少遥心急如焚,摊开纸条——
  “我请高鶱霨吃大餐,你来不来?白。”
  纸条缓缓落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