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的男人 No.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老大是真的请我吃大餐,法国大餐!偌大的餐桌,我和他面对面,中间点着红烛,聊天要用喊的!
  “你找我有什么目的?”我明知故问!一定是为了裸照的事,当初答应周漠去偷拍他的时候,我就想到,得罪黑社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脑子里迅速盘算着,如果他对此怀恨在心,我就算是栽了!但是我要和他讲好条件,我会告诉他,他的裸照我留了底,如果我今晚不回去,明天一早它就会被打印无数份,贴满大街小巷每一个角落!虽然这件事不可能发生,我也会说得跟真的一样,先唬住他再说。如果他今天放过我,再多给我半个月时间,等我完成了我的大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就这么决定!等着他的回答。
  他的轻松和我的紧张形成强烈对比,漫不经心的掏掏耳朵:“别那么大声,我没有耳背!”
  我管你耳背不耳背,“白枳擎!”直呼他的名字,毫无形象的用叉子敲击桌面:“要不就直接点,别浪费时间!我没空跟你一道菜一道菜的干耗!”
  他高深莫测的笑着,端起红酒品一口,文雅的放下,摊开餐巾铺在腿上:“96年的Me
  lot,口感圆滑厚实,要不要尝尝,润润喉,就不干了!”
  他可真会抓字眼!我说的“干”是这个“干”吗?气结!
  “不要!”我故意把我的那杯酒推远一点,他好笑的抿着唇,我的行为有一句古老的俗语可以准确形容,那就是——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
  他耸耸肩,“大家是朋友,请你吃顿饭,何必这么紧张?酒里又没下毒。”
  朋友?我何时交了这么个大名鼎鼎的朋友?
  “我都没见过你!”你装我也装!
  “怎么没有?至少见过一次吧?”他笑。
  原来绕了一圈,还是要说我偷拍他那件事!
  “你到底想怎样?”
  他人多势众孔武有力,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良家妇女怎么打得过他?还不如干脆一点,他说出他的要求,我提供我的解决办法,这么拐弯抹角婆婆妈妈,真不像个男人!
  虽然,据我那天在床底下的所见所闻,他确实不怎么像男人!
  他眨眨大眼睛,眼神无辜:“看来你不相信我。”
  我不说话,瞪着他。我当然不相信他!他派阿木监视我,明摆着和高腾跃是一伙的,后来我又拍了他的裸照,现在我掉进他的魔爪,我还相信他?我又不是渔夫,去相信一条蛇!
  “原来你忘了……”他失望的垂下眼皮。
  “我忘什么了?”对于他的失落,我相当不解。
  “要不你喝口酒吧!”他又来了!
  没劲!我突然推开椅子站起来:“既然白老大没有要紧事,那么恕不奉陪!”我还要去找祁少遥!
  “等一等!”他叫住我,我万分期待的回过头去,他终于要说了吗?
  他捏诺一下,朝我走来:“就要上菜了,你不吃一点吗?我跟着你一天,见你没怎么吃东西……”
  “你跟踪我?”
  为什么他的表情那么怪异?他在我面前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被你发现了……”
  他吐吐舌头,我翻白眼!我觉得自己像是被他抓在手里戏弄的小白鼠!
  “我要走了!”推他一把!许是他的身材太高大,我一下没推动他,自己反而踉跄一下,跌回座椅!
  虽然椅子很舒服,可我摔在上面竟头晕目眩!
  眼前一个白老大幻化成两个,两个分裂成四个!
  “你……”我想抬起手来指着他,却发现双手无力!
  糟糕!我中了**!可是,我没喝一口酒,没吃一口菜,**是怎么中的……
  他惋惜的拍了拍我的脸,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他一手扣住我的后脑,一口抚上我的脸颊,微一使力,我的头靠在他身上:“**放在蜡烛里烧,解药溶进了酒里,叫你喝你又不喝,怪谁呢?”
  “我……你……”还想回嘴,乏力感席卷了全身,我靠在他怀里,辛苦撑住的眼皮,越来越重,最终还是抵不住药力作用,缓缓闭上……
  白老大叹了口气,盯着已经没了动静的我好半天,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一弯腰,打横将我抱起:“我们走!”
  率领浩浩荡荡的黑衣大军离开法国餐厅,目的地是——
  游轮!
  我在摇摇摆摆中醒来。眨眨眼,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不大,装饰得很特别,家具摇来摇去,像不倒翁一样……再揉揉眼睛,怎么自己也在晃?不可置信的甩甩头,我想起我中了白老大的**,现在药效退去,我的脑袋不怎么晕了,只是眼晕!
  坐起来,下床,脚踩在地面也不踏实,像悬浮在半空,一路飘着来到窗边。我的感觉就像坐船……
  一把拉开窗帘,眼前是一片蔚蓝无边无际的大海!
  我是真的在船上,不是好像!
  这是条什么船?白老大把我弄到船上做什么?他要带我去哪里?
  惊讶的睁大眼,还来不及细想,房门被人推开——
  “妈妈!妈妈!”
  是歆歆!
  她怎么也在船上?
  一把把她拉进怀里,捧住她的脸,上下打量。还好,完整无缺……
  歆歆显得异常兴奋:“妈妈!我看到——”
  “看到什么?”冷漠低沉的男声插进来!
  高腾跃!他靠在门边,俨然已是手握生死大权的王者,居高临下睥睨众生。
  歆歆吓了一跳,缩到我身后不再吭声,两只大眼睛惊慌的盯着他!高腾跃冷冷一笑,松开交叉在胸前的手臂,插进口袋里,缓缓踱过来,在歆歆面前弯下腰:“你看到什么了?说……”
  歆歆咬着下唇摇头,她不想跟他说话,可是他盯着她,看起来好可怕!她蠕了蠕唇瓣:“我看到……我看到一条……大鱼……”
  大鱼?高腾跃挑眉。
  “是啊是啊!”我妈是跟歆歆一起进来的,此时她手舞足蹈的解释:“我们刚才在甲板上看到一条好大的鱼窜出水面,歆歆说要叫妈妈一起去看……”
  “是吗?”高腾跃紧紧盯住我妈的脸,似乎在辨别她话里的真假。
  我妈没有一点逃避的迹象,极尽所能的描述那条鱼:“那条鱼啊,全身雪白雪白的,有那么长,一蹦那么高,眼睛那么大,嘴那么宽,尾巴摆啊摆啊,是这样的……”她指手画脚,说到鱼尾巴还扭起屁股来!谁都搞不清她形容的到底是条什么鱼!
  高腾跃蹙眉,他对我妈的啰嗦已有所体会,显然他认为就算再让她说个一天一夜,她也说不清那到底是条什么鱼!他不耐烦的挥手:“够了!不要说了,你们都给我出去!”
  “你出去!我妈和我女儿留下!”我紧紧搂住歆歆!我终于想起来我为什么在游轮上了,一周之前他说要在游轮上和我订婚,当时我没当一回事,觉得可以顺利逃脱,就这样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想不到他早有预谋,勾结了白老大绑架我!
  “哼!在我的地盘上,由不得你想怎样就怎样!”他一拍手,门口冲进来两个黑西装,一看就知道是白老大的手下!
  “把她们带出去!”他一声令下,两个黑西装训练有素,一个抓住我妈,一个扯过歆歆!
  “把女儿还给我!”我扑上去抢歆歆,被一手隔开,跌回床上!
  歆歆哭着叫我,在黑西装怀里挣扎!我妈也奋力的想逃脱,但她的力气怎么敌得过一个强壮的男人?
  高腾跃手一挥:“带出去!”
  我妈被拽到门边,口里还不断的叫嚣:“高腾跃!我看错你了,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
  高腾跃不为所动的冷笑,“现在才看清太迟了!我很快就会和你女儿结婚!”
  我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抬手甩他一个大锅贴:“痴心妄想!高腾跃,我死都不会和你结婚!”
  他不在意的甩甩头,“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仍过来一个礼盒,“换上这件衣服,半小时后来接你!”
  “去死吧!我不换!”气急败坏捡起礼盒朝他扔出去!
  “砰!”礼盒正好砸在他关闭的门上!
  “哈哈哈!”他在门外肆无忌惮的笑!
  我不要功亏一篑,努力了这么久,难道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不对!为我自己做嫁衣裳!
  那件礼服从盒子里掉出来,细肩带,一字领口,镶满银色亮片。
  冲上去一脚踢开!我要逃跑!
  门口站着两个男人,看见我,机敏的举手一栏。两只粗壮的手臂交叉在我身前:“对不起高小姐,您暂时不能出去!”
  我被软禁了!
  愤愤的关上门,我坐回床上!怎么办?使劲锤一下床垫,难道坐在这里生闷气?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
  可是门口有人把手,我逃不出去。难道跳窗?窗外是海。虽然我不是旱鸭子,可是船已经开远了,我肯定游不回岸边!躲起来?房间这么小,被高腾跃找到我还是要被逼婚!
  还不如跳海,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怎么办?我急得团团转!
  “扣扣……”有人敲门。我不动声色坐回床上。门开了,一个侍应生推着餐车进来。
  “滚出去,我不吃!”头也不抬,现在哪有心情吃饭!
  “吃一点吧,吃饱了才有力气……”
  侍应生说话了。这个声音……
  我猛得抬起头来!
  “遥遥!”
  激动万分!祁少遥竟然也混上船来了!
  “嘘……”食指抵在唇间,他咧嘴一笑,顿时消弭了所有阴霾!好像一块石头落地,有他在,我就不怕了!
  他穿着整齐的侍者制服,小马甲,红领结,瘦了一点,但目光依然有神。他朝我张开双臂,像张开一个巨大的羽翼,天塌下来有他撑着,我什么也不用担心……
  钻进他怀里,贴在他胸口感受他的心跳,强而有力,一下一下有节奏的震动,就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轻轻拍着我的头发,一吻印在我额头:“傻瓜,不是说好要同心协力的吗?”
  “我是不是做错了?”否则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没有。”他抱着我晃了晃,走回床边坐下,“你只是操之过急……”
  只有一个月时间,不急也是不可能的。
  “我刚才看到歆歆。”他突然说,“我让她来通风报信,她找过你了吗?”
  “来了。”我却摇摇头,原来歆歆说的大鱼就是他!“她被高腾跃带走了,还有我妈……”
  我们该怎么办?
  完全没了主意,我只是盯着他。
  “我已有全盘计划。”他胸有成竹,把餐盘推到我面前:“边吃边听。”
  “我怎么吃得下?”把餐盘推开,我皱着脸叹气。
  “好歹吃一点,我听白老大说你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他干脆叉了一块蛋糕喂我。
  “白老大?”听到这个名字我就有气:“就是他绑架我的!”
  祁少遥淡淡一笑,“他是朋友。”
  朋友?是朋友会绑架我?
  “他只是收了高腾跃的钱,帮他办事而已。”
  狠狠咬了一口送到嘴边的蛋糕,把它当作白老大嚼得稀烂!
  “他一定是报复我拍了他的裸照!”
  祁少遥听到“裸照”两个字沉下脸来:“这件事我听元瑾说过了,白老大还不知道,你要保密,最好瞒一辈子!”
  “为什么?”白老大不知道我偷拍他?难道只是为了钱?黑社会行事果然不是正常人可以堪破的,花几个钱就能让他出卖朋友!
  “这件事可复杂了!”祁少遥神秘兮兮,“以后再告诉你。现在关键的是,船上来了很多政商名流,只要想办法让他们站在我这边,高腾跃就笑不出来了!”
  “他们还会相信你吗?”他们不都是和高腾跃同流合污?
  他捏一下我的鼻子,“多亏你之前跑去要挟王茂才!”
  啊?我终于有一件事做对了!还来不及得意,祁少遥就板起脸来:“他现在怕死你了!你知道他除了成氏总裁,还有另一个政协委员的身份吗?”
  “看来我还是错了。”把能得罪的都得罪光了!
  “偷拍他的记忆卡你带了没?”他摊出手来。
  “带了。”我一直放在身上,乖乖的交出,“你要怎么做?”
  “我一会去还给他!”他把记忆卡放进口袋。
  “什么?不行!”我抓住他的手。他得到记忆卡,就更加肆无忌惮了,还不想方设法踩死我?
  “放心。”他拍拍我的手安抚,“我已和他谈好,待会他会帮你!还有老大和老二也在船上,白老大也是我们这边的,你一会出去想办法拖延时间,我和元瑾去找歆歆和妈!”
  “然后呢?”
  “然后?”他眨眨眼,朝我招手:“附耳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