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章 NO.1 丑角(倒数第二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换上了银色小礼服,不等高腾跃邀请,一个人很自觉的到了二楼甲板大厅。
  大厅里播放着悠扬的音乐。一进去就看到了高腾跃,他也换了身衣服,黑色礼服,白衬衣。端着酒杯站在大厅中央谈笑风生,俨然是今天宴会的男主角!
  不用多久,他将成为今晚的唯一丑角!
  在心里暗笑了一阵,缓缓踱进去。很快高腾跃发现了我,朝我走来。他一移动,便牵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聚焦在我身上。
  高腾跃朝我伸手,我不着痕迹的闪过,看见角落里陪着奶奶的熠熠,我招招手。熠熠跑过来:“小高妈妈!”
  我没有答应,只是挑衅的看一眼高腾跃。在自己儿子面前,他应该不敢太过放肆吧?
  高腾跃果然没有再说什么,低头转身。他似乎在笑?那样的笑容,不似刚才在船舱里看到的不可一世,也不像之前剑拔弩张时的高深莫测,反而流露出一抹轻松!
  我微微蹙眉。他轻松什么?战斗才刚刚开始!
  他在前面走,我并没有跟上去,而是调头向角落走去。
  即将订婚的男女表现出的及其不和谐,让在场宾客疑窦重重。只有薛璟天和江晨了然的朝我点点头,我礼貌的回以笑容,知道祁少遥已经和他们联络过了。
  转头,我看到远处站着王茂才。他还是那副精明干练,温文儒雅的摸样,举杯,微笑。
  心中释然,祁少遥也已和他谈妥了。
  再转头,四下张望,白老大不在场,门边及阴暗角落都站着黑西装,那些是他的人。
  我知道白老大干什么去了,他收了高腾跃的钱,把我带上船,以及负责游轮上的治安,剩下的他都不管。因此,如果有人给他钱去干别的事,他也一样欣然接受。
  不过祁少遥说,这是最后一招,不到逼不得已最好不要使用……
  祁少遥呢?宴会厅里有很多穿着侍者制服的男子穿梭其中,但每一个都不是他。
  他还没有找到被高腾跃藏起来的祖孙俩。
  但是,他保证过,开场舞之前他会回来,我必须再坚持一下,而且,我必须相信他。
  祁少遥此时在船舱的最底层,一个一个房间的搜索。
  元瑾跟着他,焦急的推开一间房门,里面没有人,气急败坏的冲出来,“这白老大也真奇怪,他不是你朋友吗?为什么不肯告诉你歆歆藏在哪里?”
  祁少遥淡淡一笑,并不像元瑾表现的那样急躁:“他收钱办事,能让我们混上船就已经很不错了,我们也不能太为难他。”
  他一边说,一边寻找的动作也没有停下。他记得白老大的暗示,歆歆就在这附近,而且看守的人都撤走了,应该很好找才是。
  白老大这个人,祁少遥只相处了短短一年,其实并不算太熟敛。大约十年前,他突然转学到他所就读的学校,又突然莫名其妙失踪,再回来,就已经是那个轻易不让人接近的白老大了。虽然平时他们难得有交集,白老大也总是冷冷的,好像和他形同陌路。但是祁少遥总是记得高中时代的他,那张真诚而又真实的脸,他相信一个人无论遭遇多少风云变幻,本性还是不会变的,否则他也不会主动联系他,把他带到船上来。他一定还是十年前那个讲义气、重感情的白枳擎。
  眼看他们已经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元瑾叹口气:“他该不会故意把我们调开,那边高腾跃好跟嫂子……”
  “不会!”祁少遥立刻否认,他印象中的白老大不是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人。何况即使他没能在开场舞之前找到女儿,他难道不会留下元瑾继续找,自己先回二楼甲板吗?再说,就算他赶不回去,仙仙又怎么可能顺着高腾跃的意思,说订婚就订婚?
  只不过他觉得她还是太冲动了一点,做的很多事都未经过深思熟虑,只要达成目标就行了,甚至顾不得会给自己给别人带来怎样的后果。偷拍白老大,威胁王茂才,出卖GTY,当他昨晚见到元瑾,听说了她这半个月来做过的所有事,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不得不说,她胆子真的很大,出手也够狠够绝,绝到不给自己,给对方留一条退路。要么你死我亡,要么玉石俱焚!让他又免不了担心,这样的做法,好像以前的自己……
  他觉得她好像是掉进了一个漩涡,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往欲望的中心坠落。这股力量的名字,叫执念!
  他知道她不是一个太贪心的人,但却十分好强,她不甘心看到他就这么毫无招架之力的败于高腾跃之手,被逐出祁氏。她只是想帮他夺回祁氏,夺回属于他的产业。然而,一个人太过执着与某样东西,往往就会蒙蔽了自己的内心,她仿佛忘记了,当初他执迷不悟的时候,她是怎样伤心而又失望的告诉他,其实她向往的一直都是平凡简单的生活。
  但是他记得!他记得自己给过她怎样的承诺,从权利欲望中抽身,用自己的双手去营造一个她向往的温馨幸福的家。无论是他还是她,都不能再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漩涡中沉沦下去,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带来的只有伤害。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元瑾叫起来,才把祁少遥从思绪中拉回。他四下看了看,敲敲墙壁,一定还有暗室!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歆歆就在附近!
  然而墙壁是实心的。
  疑惑的移动双脚——
  “咔哒”一声,脚下的地板似乎有些松动……
  “在这里!”他用脚跺了跺地板,果然有暗室!
  两个人齐心协力翘开了地板!
  里面黑洞洞的,两双惊惧的眼睛,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就像天边的星子!
  “歆歆!”他松了口气!终于找到了!
  一纵身跳下去!
  双腿落地,脚跟撞击地面,强烈的冲力震得他膝盖发麻!他顺势蹲下,确定自己没有受伤。抬头看女儿和丈母娘,她们被绑在一起,透明胶封住了嘴!
  迅速站起来,扑上前去,又蹲下,解开绳子!
  “爸爸!”歆歆一松绑就扑进了他怀里!
  “爸爸,我好想你……”
  祁少遥心中一荡,似乎被什么轻轻挠了一下,眼眶也渐渐温热起来:“爸爸也想你……”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手指穿过她柔软的发。他的女儿,他的宝贝,终于又回来了,回到他的怀抱。
  这时候丈母娘艰难的爬了起来,他也抱着歆歆站起来,“妈!”
  看见他,老人家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也许是赞赏,也许是欣慰,也许还有一点点愧疚和尴尬,然后她渐渐绽开一抹笑容。
  老人家还在微笑,祁少遥却突然向后一倒!
  “少遥!”她下意识的叫了他的名字,伸手拉住他的手臂!
  有一瞬间,祁少遥的脑袋呈现空白!眼前岳母的脸,女儿的脸,仿佛飘远了,越来越模糊……
  这么快吗?怎么会这么快就来了……
  他不置信的甩甩头!
  “少遥,你怎么了?没事吧?”岳母关切的询问,让他心中暖暖的,她在关心他!这代表他得到了她的信任,并且愿意重新接纳他,把女儿交给他!
  诚恳地咧嘴一笑,“我没事!”
  再度甩头,岳母的脸,女儿的脸又重新清晰起来。
  “啵……”歆歆重重亲了他一下,握紧小拳头:“给爸爸力量!”
  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明明幸福已经唾手可得,却又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他的欲望曾经摧毁了多少人的幸福?如果真有报应,那么上天,就请惩罚他一个人吧!
  “乖女儿!”扯开一抹笑,用力揉了揉歆歆的头发。他知道女儿需要他,妻子需要他,他不能倒下,至少此刻,不能倒下!
  元瑾已经在上面伸出了手,他把歆歆送上去,用托起岳母,让元瑾把她拉上去。然后自己拉住元瑾的手,往上一翻!
  本是一个帅气潇洒的动作,这个动作对于祁少遥来说再简单不过,竟最终失手,收鞘不甚完美——他摔在了地上!
  “遥哥……”元瑾想抚他一把,被祁少遥伸手拦住!
  “你带他们去躲起来!”
  “那你呢?”元瑾有些担心,遥哥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对劲!
  “我没事!”他的眼睛盯住元瑾,“时间差不多了,我自己去宴会厅,你们别管我!”
  元瑾犹豫了一下,才带着俩祖孙跑开。
  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祁少遥才晃晃悠悠站起来,一双手朝前方伸直,摸索着走了一步,又踉跄的撑住墙,微微喘息——
  怎么办?他看不到了!什么也看不到!
  音乐婉转悦耳的穿过甲板隔层——
  开场舞就要开始了,祁少遥还没有回来!
  我有些慌张的又朝大门看了一眼,好像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正在冒出头,却又抓不着,很快就散开了,变成心头隐隐约约的沉重。
  一个身影挡住了我的视线,是高腾跃。
  他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往场中一带,两个人一起滑了出去——
  “你干什么?”想挣脱,他却搂得更紧!
  “今天是我们两个订婚的日子!”
  我这才恍然意识到,开场舞已经开始了,场中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带着我旋转,其他人围成一个圈,笑吟吟的望着我们。
  这是一曲华尔兹。优美的旋律,轻柔的节奏,是相爱的人在胡说衷肠。然而我和高腾跃?
  嘲讽的撇一撇嘴角:“我不会和你订婚!我有丈夫!”
  “祁少遥?”他依旧不肯放松,一手扣住我的肩膀,一手扣住腰。
  “没错!”力量比不过他,口头也要争个高下!
  “你们离婚了!”淡淡的语气,他在提醒我之前的难堪:“你忘了那一百张离婚协议?”
  再提起那一百分离婚协议,心里酸酸的。才发现,愤慨和绝望早已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淡淡的感伤,心疼他的用心良苦……
  “这样吧!”我吸了口气:“我和你赌一把!”
  本来这把是祁少遥和他堵的,可是他到现在还是没有出现。又看了眼门口,我不能再等下去了,高腾跃步步紧逼,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赌?”高腾跃冷笑,仿佛我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你拿什么和我赌?”
  “祁氏百分之二十三的股权?”他的样子仿佛在嘲笑我,仅有的百分之二十三,不配和他的百分之三十二赌!
  原来他已经知道了!但是没有关系,我还有别的筹码:“激情派对和GTY的未来,够不够和你赌?”
  他愣了一下,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咬着牙:“原来潜入GTY盗取客户资料的是你!”
  “没错!就是我!”我直言承认,既然做了就不怕你知道!我有些得意的仰头望着高腾跃,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GTY也算是你一手创立起来的,你竟然下得了手?”
  他一句话堵得我胸口一闷,想起了当年为GTY打天下时的辛苦,但口里依然逞强,不甘示弱:“有什么下不了手的?反正不是我的!”
  “哼!”他冷哼,脸上竟闪过稍瞬即逝的失落:“很好!妄我一心一意待你……”
  “一心一意?”我好笑的打断他,“你是一心一意的把我丈夫往死里整!”
  我加重了“我丈夫”三个字的发音,我和祁少遥是连在一起的,他的成功就是我的成功,他的失败就是我的失败!
  “在我们第一次去祁氏开会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你前夫!”他低吼,仿佛在证明什么。顺便用“前夫”两个字提醒我,我和祁少遥其实并没有一点关系,他整他,并不是针对我。
  “那你又想说明什么呢?”
  说明他真的喜欢我?第一次求婚是出于真心?那时的真心实意,到了最后已经变了质,如果一开始我还能把他当作朋友,那么现在,他就是我的仇人!
  我只记得那天晚上的暴风雨中,他是怎样一拳一拳毫不留情的砸在祁少遥脸上,践踏着他早已千疮百孔的尊严!
  他的语气软了下来:“你还记不记得,你刚来GTY一个月,那时候有一个大型的招商引资会议……”
  我挑眉。我当然记得,就是从那个会议开始,我慢慢崭露头角。
  他继续说着:“你当时还是个新人,什么都不懂,我带着你从一点一滴做起……”
  “那又怎么样?”他是想说他对我有多大恩典?
  他恍然未闻,仿佛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甚至连林倩分娩我都没有回去……”
  “呵!”我终于明白他要说什么了!
  “你的意思是,害死林倩,我也有份?”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急忙辩解:“我只是想说……那个时候我已经爱上了你,所以才更加愧对林倩……”
  “哈哈哈!真好笑!”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有一个人,用如此诚恳的语气,如此真挚的表情对我说“我爱你”,我会笑得这么不可抑制!
  他恼火的抓住了我的肩膀:“你笑什么?”
  难道他现在的样子很好笑?一直以来他都分不清楚,自己处处为难祁少遥是为了什么?究竟是为了林倩,还是为了眼前这个嘲笑他的女人?
  直到林倩祭日那一天,他去了她坟前,见到了她的父母。两个老人自从林倩去世就将他拒之门外,那一天他们在墓园巧遇,也许时隔多年他们已经释怀,也许因为不久前有人找过他们,他们给了他一本林倩的病例,以及她生前的日记,他才知道,他错了,错得离谱!
  也许他就是一个傻瓜!害死林倩的竟然是他自己,而他还理所当然的去找祁少遥算账!严格说来,祁少遥也是受害者,莫名其妙卷入了一个疯女人被自己冷漠的丈夫折磨到厌世轻生的悲剧之中!
  如果他还有血有肉,有心有感情,哪怕还有一点点良知,他就应该放弃手中的一切,把该祁少遥的都还给他!然而他竟然犹豫了!握着手中被高鶱霨卖掉的订婚戒指,他突然不甘心!
  想起就在半年之前,这个女人还和他肩并肩携手打天下,而祁少遥,他帮他策划如何向她求婚!是他亲手把自己的女人交给了他,他凭什么放弃?祁家的财产,是他祁少遥自己没有能力守护,他又凭什么还给他?
  如果他是错的,祁少遥又对了吗?他们都是同一路人,用同样强取豪夺的方式争取自己的利益,祁少遥输,是他活该!
  他把我的肩膀抓的生疼!
  “放开我!你这个神经病!”我猛得推开他!音乐戛然而止,周围跳舞的男女全都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我们!
  高腾跃静静的盯着我,阴沉的脸色看不出他此刻的思绪。
  生怕他对我动粗,薛璟天和江晨慢慢的不着痕迹的靠近。
  忽然,高腾跃长臂一挥!
  后吓得倒退一步,正好薛江二人已经走到我身后,左右护法一样掺住我!
  高腾跃的眼神从我们三人的脸上一一划过,尖刻的一笑:“如果我不赌呢?”
  “你看到他了没有?”我往宴会厅前方一指,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降下一块屏幕。白老大坐在屏幕左前方,他面前是放映机,刚才的音乐就是他关掉的。
  他抬起手来比了个OK的姿势。
  我知道他已经准备好了,满意的一笑,转头盯着高腾跃:“既然我看过你的电脑,怎么会放过里面最精彩的照片呢?”
  那些照片我刻成碟,刚刚交给了白老大。我的最后一招杀手锏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把高腾跃陷害祁少遥的不雅照曝光!
  “你……”高腾跃无言以对,原来照片也在我手上!
  “腾跃……”静默之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软绵绵的声音,是高妈妈。她坐着轮椅,熠熠跟在她身旁。担忧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儿子:“发生什么事了?”
  她以为今天是办喜事,怎么突然之间就吵起来了呢?
  “哼!”我冷冷一笑:“你不会希望你妈看见那些照片吧?”
  高妈妈身体刚刚好一点,谁也不敢保证她看了那些劲爆的照片会不会受不住惊吓,再一次暴血管!而船上简单的医疗设备,很明显,来不及医治!
  高腾跃已经别无选择,咬着牙低吼:“好!我赌!”
  赌桌被抬了进来,放在大厅中央。
  “你会玩梭哈吗?”薛璟天拉住我,悄悄问。
  我看着他,叹口气,摇头。
  本来是祁少遥和他赌的,可是他没到场,只得我上。
  “没关系。”江晨似乎并不太在意,看了一眼白老大。白老大懒洋洋的,坐在原位不动,他又看他一眼,脸上的表情由请求变为哀求然后露出一点点威胁的锋芒,最后锋芒尽褪,只剩下无可奈何!白老大依然无动于衷。
  看起来他不想插手——他收了钱保护游轮治安,收了钱等我一个暗号他就放照片,但他没收钱帮我出老千!
  “算了。”我扯扯江晨的衣袖。梭哈嘛,虽然我从没玩过,但我在电影上见过,五张牌比大小,靠的是运气。
  一切就交给上天去决定吧!
  我在赌桌一端坐了下来,高腾跃走向另一端,一边走一边找了个理由把母亲和儿子哄了出去。
  至少,他还是有点良心的,不愿意母亲为他伤心。也许他早已料到,不论这场赌局是赢是输,我都会叫白老大公布照片。
  而事实上,我也正是这么想的!如果我赢了,我要效仿他那天欺辱祁少遥一样,让他也尝尝被落井下石的滋味。如果我输了,我更不会让他逍遥自在!
  赌局开始,挑了个老实的侍应生发牌。
  第一张,底牌。
  我的是张黑桃K。
  不大不小。再看一眼高腾跃,他淡淡一笑。
  继续发牌,我的黑桃9,他的黑桃A!
  明显的差距!
  他先叫:“你有百分之二十三是吧?”他看起来胸有成竹,“那么我这把就下注百分之二十三,你跟不跟?”
  百分之二十三已经是我的全部!
  薛璟天和江晨对视一眼,我的黑桃9太小了,而黑桃A在他那里。如果这轮我把百分之二十三全押进去,下一轮我又赌什么?
  他这是想速战速决!
  但我不会就此认输!
  “好!百分之二十三,就百分之二十三!”
  继续发牌。
  他又是一张A!
  而我的是黑桃Q。
  还是他叫。
  “你还有照片是吧?”他已经开始渐渐的得意起来,“但是我觉得那张照片只值……百分之一。”他捏起一个筹码扔在桌上!
  是的,那张照片确实不能算是什么威胁。如果他的亲人已经不在场,那么他顶多也只是,丢脸而已!
  “发牌!”我忍住气。
  看到发在他面前的那张牌,我不禁抿了抿唇,在场甚至有人笑出了声!
  那是一张——2!
  还有更小的吗?
  这次轮到我叫。
  我先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牌,黑桃10。
  现在桌面上有一张9,一张Q,一张10,底牌是K,如果下一张是黑桃J,我就赢了!
  就拼这么一下!
  “我要你手上剩下的百分之九!”
  高腾跃显然没有因为那一张2就失了底气。
  因为——他的底牌是张A!他就不信,我能拿到同花顺!
  “你觉得你有什么东西可以和我交换百分之九呢?”
  “你说呢?”把问题丢回给他。其实我很清楚他下面要说的话——
  “我要你!”
  就是这句!
  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已经豁出去了,如果这场赌局我输了,我一样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不在意的耸肩:“看来我挺值钱的!”
  等于默认,继续发牌——
  “不可以——”
  最紧张的时刻,祁少遥出现了!

章节目录